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彭家浩:民政署「杯葛」區議會於理何在?

2020/5/8 — 18:2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彭家浩(中西區區議員(西環)、中西區區議會政制及保安事務委員會委員】

杯葛區會千方百計ㅤ動作粗暴做法難睇

中西區區議會原定於五月六日召開政制及保安事務委員會(政保會),惟中西區民政事務專員及中西區區議會秘書處分別先後致函予全體委員,表示政保會的命名、職權範圍及討論內容,不符《區議會條例》所訂明的區議會職能,因此全體政府部門及秘書處將會「杯葛」是次會議;政府各部門將不會出席回應質詢,而秘書處則不會提供秘書支援服務,更鎖上區議會會議室大門。

廣告

我們仔細研究並翻查資料,發現該信件內容均為一派胡言,毫無理據。以下將會逐點反駁政府的謬論,以正視聽。

一、秘書處擅抽議程行政打壓區議會

廣告

秘書處致函眾委員,表示因為議程不符區議會職能,因此拒絕提供支援服務;在此之前區議會秘書處曾抽起數項「不符職能」的議程。此舉實在毫無法理依據之餘,更有失職之嫌。

首先,根據《區議會條例》第 69 條 (1) 及 (2):

(1) (區議會可委任秘書)為執行區議會職能的目的……
(2) 區議會可決定根據第 (1) 款獲委任為秘書的人的職責。

而《中西區議會會議常規》中則訂明秘書(處)的職責為:

第 7 條 (1)(i):秘書須為每次會議擬備會議議程……供主席批准,並須把已經批准的議程及一切有關文件,送交所有議員。
(3) 秘書須負責撰寫會議記錄,記錄議員的出席詳情(包括抵達和離開會場的時間)、討論事項以及區議會所作的決定……
(4) 秘書須負責準備會議過程的錄音……
(6) 區議會屬下的每一個委員會會獲得提供一名秘書。

我們再看看區議會秘書處自己編注的「中西區區議會秘書處簡介」

  1. (職能/角色)為中西區區議會、其屬下的委員會及工作小組提供行政支援及負責有關會議的秘書工作……
  2. (服務提供)為區議會會議提供行政支援……

以上條文,均反映區議會秘書處的職責,乃跟從區議會指令,執行秘書工作。若區議會秘書處拒絕執行區議會指令,是為疏忽職守。而區議會秘書處職員乃為公職人員,公職人員疏忽職守則有可能犯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後果嚴重。

就算不從法律層面去看待事件,只從常理去看,區議會秘書處從來只擔當著「行政支援」的角色,沒有為區議會決策的權力;而會議議程一向都是由民選議員(主席)負責審批,何時輪到只作行政支援的秘書處說三道四?是次事件秘書處擅作決定,做法極不合理,完全是配合政府行政打壓民選議會。

二、民選議會欠監察權?政府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另外,中西區民政專員致函裹提到區議會是「向政府就特定項目提供意見……而當中並沒有與監察相關的職能」;而由於政保會中的職權範圍的第 3 及 9 均具有「監察」執法或政府部門的字眼,因此政保會不符合區議會職能。

翻查資料,政府以往曾多次「認可」區議會其實是具有「監察」權。例如在一份政府在早前出版的《區議會角色、職能及組成的檢討諮詢文件》多次提到區議會在監察方面的職能:

1.2 ……除了反映民意、促進社區建設外,區議會在監察地區層面的公共服務,以及推廣政府措施方面,也發揮積極作用。
2.2 區議會在地方行政計劃中擔當非常重要的角色,除了監察政府提供地區服務的情況之外,還就各項地區事務向政府提出意見。

審計署的報告亦指出區議會具監察的職能:

區議會的職能,是就地區事務向政府提供意見,以及監察政府為地區提供各項市政服務……

另外,近年前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亦親自在立法會認可區議會具監察政府部門及公共服務的權力,例如在立法會:民政事務局局長就「強化區議會的角色及職能」議案開場發言,他提到:

在區議會的充分參與下,積極監督及跟進公共服務的提供。

他又在立法會:民政事務局局長就「強化區議會的角色及職能」議案總結發言提到:

與此同時,區議會也扮演着協助監察政府部門的角色,就加強處理店鋪阻街問題向執法部門提供意見……

數份文件及局長發言稿寫得相當清楚,區議會是有「監察」政府部門及公共服務的職權;政府部門及公共服務,當然是包括警察等紀律部隊及執法在內的公共服務,而政保會的職權範圍乃是討論這些事項,例如是區內執法人員的操守等等的議題,有何問題?

另外,相信有常識的人一理解,均會認為專員的說法,是由頭到尾的文字遊戲:如果區議會欠奉監察權力,又何以就不同議題提出意見?整個論點根本毫無理據,荒謬絕倫。

三、變天後的區會亦變天ㅤ討論空間迅速收窄

反抗陣營在去年十一月勝出區議會選舉後,主導多區區議會。顯而易見,議會在組成、討論內容及討論質素方面均已「變天」,與過往親中派主導的區議會截然不同。

據專員及秘書處信件所言,政保會的職權範圍及討論事項,均與區議會只屬討論地區事務的職能無關。我們又翻查資料,發現政府又再次自打嘴巴,又再次雙重標準。

就全港民生議題而言,中西區區議會曾於 2019 年 1 月 3 日的大會上討論由親中派議員動議的「網上電子交易安全問題」議案;又曾在 2018 年 3 月 8 日討論由親中派議員動議的「強烈要求政府優化 1823 服務」議案。而在全港政治議題方面,中西區區議會亦有在去年討論由民主派許智峯議員動議、吳兆康議員和議的要求「落實真普選」議案,最後會議在親中派議員贊成下,通過兩個支持中共八三一方案的動議;而 2014 年中西區議會亦討論並通過動議,反對雨傘運動

而政府的文件亦是如是說,《區議會角色、職能及組成的檢討諮詢文件》在開首 (1.2) 便提到:

……區議會自一九八二年成立以來,一直在地區以至全港事務上擔當重要的諮詢角色……

由此可見,無論在過往做法,還是政府的文件,均指出區議會一直有參與全港政治及民生議題。如今區議會「變天」,由過往輕易通過支持政府的動議,到現時通過反對政府的議案,政府及民政署的態度立即一百八十度轉變、雙重標準及「搬龍門」,做法相當低端亦難睇。

總結:獨裁政權打壓區會乃事實議會街頭國際線周旋到底

就如我上一次在立場的投稿所言,政府以行政手段議打壓議會的粗暴舉措,必定接踵而來。是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由此及彼,從政權對付區議會的手段可見,接下來政權必定千方百計在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以各種手段打壓反抗陣營,阻止其立法會過半,以防反抗陣營奪取資源,在議會等戰線抗爭。政權大力打壓區會,正正反映出區會大勝為政權帶來威脅;因此,議會戰線必不可失,35+、否決財政預算案及其他惡法的行動必須進行。同一時間,街頭抗爭及國際遊說工作絕不能怠慢。從早前 612 包圍立法會剎停送中惡法、港台友好讓流亡義士有所定居等等,議會戰線、街頭抗爭與國際遊說三者互相扣連,為彼此注入力量:惟有三者相輔相成,全面挑戰暴政,與傀儡港共政權周旋到底,香港才有望破局光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