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彭家浩: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與香港政治服從小丑選舉主任

2020/7/27 — 17:3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彭家浩,中西區(西環)區議員 】

是次立會選舉主任出現民政事務專員跨區互調,似乎害怕 DQ 候選人後,共事時引起尷尬。如果是害怕尷尬,意味政府還會顧慮民政事務專員主任之顏面,希望專員在日後區議會面對報名參選過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仍然可就住民生議題「又傾又砌」,減少「用完即棄」的味道。選舉主任可能因此而較安心做醜人,卻沒思考到做醜人的代價不淨只「醜」這麼簡單。

選舉主任其實未必是「大奸大惡」,未必平常與港共高層炮製統戰香港的手段。他們與很多香港人一樣,抱著「我都係打份工」的心態,「上頭 order 咁樣落到嚟,我哋都係要照做」。那既然是這樣,所有錯事都能以「我都係打份工」作為開脫吧?你也知道沒可能,便可說明為何這些選舉主任會面臨被國際制裁的局面。

廣告

這讓我憶起二戰後的一個故事。

在二戰過後的 1961 年,以色列耶路撒冷法庭有一場全球矚目的審判。美籍猶太裔政治學家漢娜.鄂蘭旁聽審判過程,看到受審者阿道夫.艾希曼彬彬有禮地坐在審判席上,原來他卻是納粹德軍,有份執行猶太人大屠殺,但鄂蘭形容他不陰險,也不凶橫,看起來非常冷靜理智,曾在獄中探訪他的牧師說他不像反猶太主義者,沒有作出任何反猶行為,甚至有精神科醫生認為他對待家人的態度不單止正常,還堪稱為理想典範。

廣告

他並非納粹德軍高層決策者,他認為法庭控告他謀殺罪是不合理。他稱自己從來沒殺過猶太人或非猶太人,亦沒有下令殺任何人,同時十分自豪地稱在控制運送猶太人的車輛方面,沒有人比他在這崗位做得更好,他讓車次運行得快,更具效率。他身為德國公僕,他都只是服從和執行上級的命令,而這些命令是當時德國法律所容許和要求的。

最後艾希曼都被處以絞刑,原因很簡單 — 他有份促成大屠殺。鄂蘭說到艾希曼死於沒有思考和判斷權威所下達的命令,對威權無條件服從,放棄個人判斷權利,這罪惡就是「平庸之惡」(編按:鄂蘭著作《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當中「Banality of Evil」應為「邪惡之平庸」之意,於華文世界則逐漸衍生「平庸之惡」一詞。),他不認為自己犯罪,但他意識形態犯了無思想和無責任罪。相對「平庸之惡」,還有極權主義的「極端之惡」,像現時 DQ 制度及種種惡法的發明、政權威逼利誘等,而前者更比起後者有過之而無不及,沒有「平庸之惡」,就不會產生「極端之惡」,政治家伯克曾說:「邪惡盛行的唯一條件,是善良者的沉默」。

看香港,不只是選舉主任,還有很多「平庸之惡」者抱住「我都係為香港好」、「我都係聽 order 咋」、「你知我冇得揀㗎」、「都係執緊法啫」之想法。在一個缺乏公民素養,獨立思考,監督政治人物等實質公民參與的社會,所有所謂的繁華穩定都是海市蜃樓。不只是香港公務員要三思自己所作的每一個決策,香港人亦要獨立思考和察覺自己日常的「平庸之惡」。鄂蘭曾說:「想法並不危險,危險的是思考,但放棄思考才是最危險的。」

看到那張艾希曼在玻璃帷幕裡的著名歷史照片,我不禁想起自中小學歷史課堂中,教科書和老師所經常提到學習歷史的意義 —「歷史是不斷重複,而人類永遠無法吸取歷史的教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