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李傲然:保皇黨對大學問題嘅了解仲係 1999 未瞓醒

2021/1/21 — 9:22

2020 年 11 月 19 日,逾百名中文大學學生於校園內發起「畢業遊行」。

2020 年 11 月 19 日,逾百名中文大學學生於校園內發起「畢業遊行」。

【文:李傲然(油尖旺區議員、前理大學生校董)】

2021 年 1 月 19 日「假借武漢肺炎為名實際驚選舉輸到仆街的至少延任一年立法會」,簡稱「延任立法會」在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大學校園和保安問題」,席間還邀請了各大專院校的管理層到立法會與委員討論相關事宜。

廣告

唔聽由至可,聽完發現保皇黨對於今時今日大學管治的認知膚淺到不得了,可見保皇黨既是問錯焦點、也是對今日大學面對的情況亦是大錯特錯,思維仍然在停留一種家長式管治「我咁樣講係為你好咋!」、「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等過時的看法,難怪今時今日的大學生對於制度內的一切一切失望和憤怒,所有事都源於權貴對現實情況有認知差異。

一眾保皇黨通通都以統一口徑,在議事廳內盡說一些似是而非,也是親政府陣營常見的表述。例如「大學生成黑暴、大學管理層最大責任」、「為何大學對學生變壞視若無睹」等等的說法,後來翻看會議片段時,也看得我哭笑不得、「頭都痛埋」,似乎這班親中派保皇黨仍然未知道問題的癥結所在,「可憐的」大學高層在立法會議事廳內卻又「無辜地」被責難,最後有只能夠將社會公眾的壓力,透過保安向學生施壓了,中文大學更是首當其衝,校園保安又準備做戲插水惹人發笑了。

廣告

當然,其實他又真的不是無辜的。

社會矛盾未解決 年輕世代受煎熬

現時社會問題分歧仍然嚴重,只是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仍然肆虐,群眾的精力集中處理疫情,從前貧富懸殊、社會公義和世代價值分歧等等深層次矛盾,其實一直存在,甚至在可見的未來一兩年,亦因為疫情肆虐後的經濟蕭條,令這些社會問題將會變得更尖銳,年輕世代的反彈和對社會上流的厭惡只會有增無減。

自從 2019 年反送中運動之後開始,年輕世代推政府無視民間訴求、對市民的怨氣視若無睹,早前強行通過一地兩檢等等的囂張跋扈,年輕世代無從掌握向上流動的機會。當中在七月一日內的示威標語「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更反映過去數十年來和理非集會和遊行的手段經已失效,這樣不聽從民意的政府和親中派保皇黨,難道還沒有醒覺,就是因為自己只顧自身的利益和權力,就忘卻了民間疾苦,如今又想推卸責任,將下一代「唔聽話」的罪名和責任,推到大學管理層身上嗎?

而事實上,本身香港有許多年輕人一直以來都關心社會時事,而且默默耕耘之餘,也是樂意貢獻社會的一群人,但因為彼此的共同經歷差異,令社會的上流對今時今日青年世代追求的公義和價值觀一無所知,誤以為成立什麼青年事務委員會、在 Instagram 打幾個卡就可以和年輕人「we connect」,還是親中牌保皇黨還是覺得「我無錯!要錯通通都係你哋錯!」彷彿過去數十年青年政策失誤,這些親中派保皇黨丁點兒責任都不用負,而且錯誤理解年輕世代的需求,以為香港人只有經濟動物、單純享樂主義就可以滿足到下一代,卻忘掉了社會公義等精神滿足都同樣重要。

校園保安 大學城管

在不同的權貴向大學高層施壓下,不同大學順理成章聘請「專業的」保安公司,安排不同所謂的「專業保安」在大學校園附近徘徊和守候,更有不少是退休警員擔任顧問的保安公司,守住不同大學校園的出入口。當中所謂專業保安,對大學生的態度有如過街老鼠,眼神和態度充滿敵意,呼呼喝喝更不在話下,恍似是殺父仇人一樣,卻忘記了沒有大學生就沒有大學,他們的所謂飯碗老早就不保了。彷彿基本尊重,在這些所謂專業保安面前通通都不是一回事,間中在學生面前插水和呼呼喝喝,就像城管獄卒對待監犯一樣,只需要重重控制、聽聽話話,就可以成為社會上默默耕耘的齒輪,只要乖乖地推動社會前進,不需理會個別蟻民的意見,這樣就是美好和諧的社會了。

然而,大學高層明顯不知道大學生腦海在想什麼,特別是今時今日的大學生基本上對於大學高層全不認識,試問一間大學的校長,或者管理層團隊,又能否記着二萬多個大學生的所有人和事?更何況本身大學生就是要追求獨立思考和追求知識,但通通都是在學術自由下,自行發展學術的研究,高級管理層根本沒可能知道大學生的一切一切。所謂的大學管理層責任,其實通通都是打稻草人而已。

浸大前校長錢大康接受商台訪問時曾表示「不同意放棄年輕人、要給予希望和以溝通解決問題」、「反修例風波不應只歸咎教育界」等言論,可見其實有許多教育學者對問題的處理方法心中有數,只是身在其位,又沒有道出問題所在,反映大學高層對社會輿論和親政府陣營的攻勢無力招架,只好默默承受,將壓力卸到大學生身上,看兩代學生會會長如何被冷待就知道了。

昨日在議事廳的大龍鳳,通通都會成為大學校園內新一輪打壓的催化劑,在可見的將來,大學生受到的壓迫只會有增無減。在準備換屆的學生會投票日子來臨,似乎新一年的各間大學學生會要走的路更加困難,或者就要大家放長雙眼,看看這個世界的權貴要對大學校園摧殘到怎麼樣的地步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