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李嘉達致林琳女士的公開信:論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2020/4/23 — 11:53

《視點擂台》截圖

《視點擂台》截圖

【文:觀塘區議員 李嘉達】

港台節目高質不用多講,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林琳女士願意出席遭受不斷強烈打壓的香港電台所製作的節目《視點擂台》,亦足顯建制派新一代的胸襟與膽量。既然認同真理愈辯愈明,而文字亦可免卻「疊聲」的問題,筆者不才,但仍意欲向林女士賜教。 辯題是《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認為必須好好定義幸福,才能開展有效的討論。林琳女士表示她定義的幸福是「小確幸」,這個字詞的來源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解作「微小但確切的幸福與滿足」。在網站Google的搜查器中,「小確幸」多與「日本」和「台灣」相關,很多人亦會形容日本及台灣的生活是「小確幸」。既然林女士崇尚日本和台灣的「小確幸」,筆者建議可以考慮移民日本或台灣,因為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和「小確幸」的世界,實在是天淵之別、差天共地。這個「小確幸」的幸福定義,恕筆者不能同意。既然辯題的主語是香港人,那麼對於幸福的定義,就不能是林女士或是黃之鋒的個人定義。然而,香港人對幸福的定義,是誰可以說了算?

小確幸 vs 香港人追求的價值

廣告

坊間有不少相關問卷調查,但若引用任何一份,其中立性亦一定引起爭議。林女士是上屆荃灣區議員,民選代議士當然有資格說自己代表民意,所以她說「小確幸」曾經是香港人的幸福,有一定的說服力。然而,時而世易,2019年區議會選舉林女士以1808票之差落敗。而綜觀香港479個選區,其中389個選區是由支持民主價值的候選人當選。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是香港有史以來投票率最高的選舉,其結果應被視為歷年來最能反映民意。或許2019年6月前,「小確幸」是很多香港人追求的幸福;然而,選舉結果告訴我們,現在大多數的香港人,真正追求、重視的價值是什麼。

不得不承認,筆者和林琳女士很多的立場都非常一致。她在節目上說過:「I know,林鄭真係做得好差呀,我都成日鬧呀。」作為立法會最大黨民建聯的黨員,相較很多香港市民有更大的權力影響政府施政,對於特首做得差,我十分好奇,除了和公園阿叔一般「成日鬧」(當然他們當中有很多相比某些政客更有智慧),民建聯還會做些什麼、還可以做些什麼?因為若果他們能夠及早協助政府修正錯誤,香港社會便不會如此撕裂。就以送中條例為例,6月4日民建聯副主席陳勇以及6月8日民建聯梁志祥仍然認為毋須理會6月9日遊行人數多寡,立法會仍要處理修例,支持通過草案。林鄭先寫篤灰報告向中央告狀,說建制派未有與她站在同一陣線,而林女士又在節目和林鄭公開割蓆,實在教支持政府的選民情何以堪。連立會最大黨民建聯對林鄭施政失當也只能「割蓆」而不能讓她下台,在過去10個月,普通香港市民更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制衡這個失控的政權。

廣告

林女士認為香港人不再幸福,因為有很多「私了、打人、燒人」的情況出現。當然,大家都知道警方在跟進抗爭者「私了」的違法行為不遺餘力,任何參與「私了」的抗爭者都需要承擔被捕風險、法律責任。然而,我們不要忘記,抗爭陣營開始出現「私了」行為的時間是在7月21日「元朗恐怖襲擊」警方39分鐘「唔見人」之後。當晚肆意攻擊香港人的幾百名白衣人,最後又有幾多受到抵裁?筆者絕不是意圖鼓吹「怨怨相報」,但我們要理解由6月「香港人加油」到9 月「香港人報仇」的原因。法律具有懲罰性的原意是「合法、經公平審判的報仇」,然而警方執法卻出現如「721元朗恐襲」和「831太子恐襲」般的重大錯誤,加上太多選擇性執法的例子,如「不起訴開車撞向示威者的的士司機」。當合法途徑不能達致公義的時候,受壓迫的人民出現仇恨及憤怒情緒是必然的事。消除「私了」的治本方法一早告訴了大家,「解散警隊」,重組一支真正政治中立的警隊,在公平的司法制度下,讓應受到制裁的人都受到應有制裁。

「法治」與「治安」觀念

林女士亦有提到香港法治已死,筆者再次不能不認同林女士的觀點。然而,林女士認為「法治已死,係因為有一班人(示威者)Ignore呢件事」,然後又再重覆以上「私了」的論據。筆者今次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回應,首先,我們要弄清「法治」、「治安」和「政治」的概念。「法治」側重於法律對政府權力的控制和約束,作為700萬份之1的普通市民是很難影響香港的「法治」,他只能夠破壞「治安」;相反,掌握公權力的警隊和律政司選擇性執法及檢控,才是真正殺死法治的兇手。而當願意違法達義的不只1位香港市民,那就不再是「治安」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以治安方式意圖解決政治問題,例如撥款讓警隊升級裝備、增加人手,是誤判形勢,只會令情況惡化。

林女士認為自己的人權、民主、自由在過去9個月受到嚴重威脅,「本身我都覺得okay幾幸福」,筆者就不再解釋2019區選結果如何告訴我們,多數香港人不認同她所認同的幸福。香港全球最高的堅尼系數正在說明,過往香港一少撮人(包括林女士)感到非常幸福,而絕大部分香港人生活在貧窮當中,承受著地產霸權及一眾既得利益者的壓迫。若林女士作為商人,筆者認為此等想法並無不妥;然而,林女士作為從政者卻選擇漠視香港絕大部分市民的幸福感,同為從政者,筆者不能明白要如何厚顏無恥才能說出此等言論。

林女士亦有於節目中提出「係咪有啲野我地就即刻去到盡?玩到爛哂?攬炒可以更幸福?」,筆者希望作出兩點回應。第一,並不是「即刻」的,五大訴求出現在上年6月,當時抗爭主流仍是和理非行動,然而,政府仍然無動於衷,對人民的聲音不屑一顧。抗爭力度的升級亦從來不是抗爭者主動的,抗爭的底線從來不是抗爭者設定的,要問只能問當權者的暴政、黑警濫捕濫暴的底線在哪裡。抗爭的本質只反抗,是反作用力,壓迫愈大,反抗愈大。第二,在堅尼系數全球最高的香港,攬炒的過程的確會重創一少撮既得利益者的幸福感。然而,人民一起生活、守法、維持社會穩定的前題是這個社會是公義地設計的,當香港堅尼系數全球最高,已反證香港這個社會並不是公義地設計。黃子華的「魚蛋論」雖然有點民粹主義,但仍屬人之常情。

「民主,為何不是好東西?」 

在該集《視點擂台》,評判之一創建力量首席顧問謝偉俊提出民主國家西班牙防疫工作失敗,來意圖論證民主不一定是個好東西,這是明明白白的偷換概念。台灣有總統選舉,台灣的防疫工作成效亦是有目共睹,但筆者並不會意圖以此說服民主制度就是個好東西,因為這樣是不符合邏輯的。民主精神除了體現在投票選總統,更體現於人民罷免總統的權力,以及於下次總統選舉以選票懲罰表現失當的候選人。西班牙人民若認為他們的總統行為失當,於民主制度下仍有制衡他的權力。可惜在香港,連民建聯的林琳女士也「成日鬧」的林鄭,卻仍然可以坐穩特首之位,於平民百姓深受疲情影響生計期間,依舊薪高糧準、高床軟枕。 人民對幸福的定義隨著時代而改變,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能夠在不用流血和死傷的情況下更換政權,從而讓一個更懂當時人民幸福的政府上場。林琳女士,我想請問:「民主,為何不是好東西?」 

(小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