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李嘉達:立足本土ㅤ燃起蠟燭

2020/6/3 — 22:13

六四維園晚會(資料圖片)

六四維園晚會(資料圖片)

【文:李嘉達,觀塘(協康)區議員】

「香港一日無民主,中國都唔會有民主」

1989 年 6 月 3 日夜晚至 6 月 4 日凌晨,中共於天安門血腥鎮壓,殘殺眾多追求民主自由的中華民族人民。「六四」對於香港民族的意義,除了在於揭示中共這個殺人政權殘暴不仁,相信亦是很多香港人對民主自由追求的啟蒙。1989 年的「5.28 大遊行」,有 150 萬名香港人參與,在英殖時期、奉行資本主義、重視經濟利益的香港,這種程度的公民參與實在是前所未見。1989 年至今亦已 31 年,每年維園的六四晚會、和近年在各區舉行的遍地開花六四集會,更讓莘莘學子共同追溯歷史,認識中國先賢願意犧牲生命所追求的民主自由精神。

廣告

筆者對「六四」的認識發生在中六,當時任教通識科的老師帶了我和幾名同學一起參與了「六四晚會」。接著數年,由 09 到 13 年,我每年都有到維園燃起蠟燭,悼念為追求民主自由而被暴政殺害的先賢們。除了「六四晚會」,就讀大學期間,我亦有參與「六四報哀音」活動,以音樂及街頭劇形式喚起香港人對「六四」的記憶及感受,亦鼓勵香港人共同思考香港的民主前途問題。對於六四晚會的印象,除了是「哭腔式叫口號」和「接近每年都落大雨」外,就是香港上一代人 30 年的堅持。

1989 年曾經是中國最有希望的一年,或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中國知識份子已成功帶領中國走向民主政制。然而,1989 年「六四」血的歷史,正是教訓我們要揚棄幻想,認知到中共獨裁政權的本質。30 年後的 2019 年 6 月,香港人同樣在為本土民主自由而戰。經歷雨革、反送中,香港人亦應一早認清中共的專橫跋扈、無可救藥。「建設民主中國」是帶著良好意願的天真幼稚,或許我們應該學習試著說「香港一日無民主,中國都唔會有民主」,回歸爭取本土民主的唯一正途。香港人在悼念「六四」的同時,更不要忘卻香港民族本土的抗爭進程。由雨傘革命到魚蛋革命,再到 2019 年 6 月兩次的百萬人遊行,香港人成功摒棄過去對代議政制的迷信、「外判抗爭責任」的壞習慣,親自肩負起這個時代責任,與港共暴政周旋,抗爭到底。

廣告

筆者認為與其批評過往「六四集會」行禮如儀、形式化,不如共同思考如何將本土抗爭事件發展成為對香港下一代的政治啟蒙,以延續香港本土抗爭運動。2019 年 6 月,絕對是香港本土抗爭重要一章。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應發揮創意,共同商討出多種方式,將6月定為香港本土抗爭紀念月,並於社區及國際宣傳香港本土抗爭的理念。筆者先在此拋磚引玉,建議香港人於 6.9、6.12、6.15 和 6.16 身穿黑衣表態,各區民主派區議員同時在社區宣揚香港本土抗爭運動的理念及進程,以至協助光復連儂牆,以推動香港本土抗爭運動發展。

回到 6 月 4 日的討論,筆者呼籲香港人,無論你身處何方,請你穿上黑衣,燃起燭光,悼念歷史上第一批敢以性命抗共的中華民族先賢。 六四過後,讓我們回歸務實理性,揚棄建設民主中國的大中華思想,專注於香港民族抗殖、爭取本土民主自由。

筆者主張的「燃舊化新 民族抗殖」並不代表站在「智者」高地否定前人所有努力,燃舊只為化新,筆者認為本土更應重視歷史,不論中國或台灣先賢的抗爭歷史,都有助啟發香港本土抗爭方向及策略。筆者相信本土思潮終將取代舊有香港抗爭陣營主流論述,願各位本土派人士有如攬炒巴所言的胸襟、海納百川的氣魄,共同帶動本土思潮進佔主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