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梁國豪:民間議政平台 是重生還是初生?

2020/9/28 — 16:5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梁國豪(離島區長洲區議員)】

「公民議政平台」、「民間議會」的討論,自年初區議會選舉後開始被帶進公眾討論之中,及至立法會民主派別初選,有部份候選人以相類構思作為政綱主張;乃至最近,戴耀廷提出「拉撒路計劃」,提倡全港市民參與商討,謀劃香港未來出路。

「重生」還是「初生」?

廣告

戴耀廷提出的全民參與的原因是認為香港已經像一棟已倒塌的大樓,所以拉撒路計劃的重點放在「重生」,旨在讓香港公民想像假使香港可以「重建」。我同意在地區層面創造議政空間,但相對於「重生」,實際環境似乎更像是「初生」。

首先撫心自問,作為香港人,我們一直以來是否熱衷參與政治討論呢?撇除某些大議題,對於地區性,甚或全港性但不大影響自身的政策,大部分人都是抱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沒錯,在反送中一系列波瀾壯闊的抗爭活動中,香港人展現出了無比的毅力,到此刻已超過一年,但要反思的是,究竟香港人是真正提升了政治參與,還是只提升了「政治事件參與」?

廣告

參與度奠定香港未來

所以我支持議政平台的第一個原因,就是這個平台提供一個空間讓香港人可以提升政治參與,可以讓香港人實際體會到主權在民,體會到政治不再是議員的事,而是每個人切身的事。將政治討論帶進生活,或者是「將抗爭帶進生活」,就是議政平台可以做到的事,全民參與討論,未必會談得出香港未來;但全民參與這件事自身,正正就奠定了香港未來將會如何。

區議會應肩負推動責任

自疫情開始,「民間自救」四字深印於港人腦海,而「自救」回應的就是政府的失策。在立法會選舉延期之下,可預見的是至少未來一年,不單止政府在除了國安議題外會消失身影,立法會也會進入真空狀態。而能填補論政、行政真空的,由民選議員主導的區議會將是最佳選項。一方面區議會是最為近期的大型選舉,區議員理應最具認受性的民意代表,比起立法會議員是否應留任一年所帶來的爭拗,前者可減少爭議內耗。另一方面,既然平台是以盡量提升香港公民參與度為目標,由與市民關係更為緊密的區議員去牽頭,迴響及效率必然更大。

地區議政平台不是萬靈藥,甚至可能根本解決不了任何一個現存的問題,但卻製造了空間、機會,讓香港人可以繼續「進化」,去主動定義自身、社會以及政治。而區議會作為民選議會,有能力亦有責任在此計劃上出一分力:如何去帶動市民街坊討論,怎麼實行討論結果,以甚麼形式建設平台,我希望區議會的各同事都可以一同思考。

面對言論自由的收窄,議政平台就創造言論空間;面對運動冷卻,議政平台就細化抗爭至政治參與。無論如何,總不可以忘記香港人正在追求的目標。所謂「重生」,也許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但香港人為未來奠基,卻於此時此刻就可實行。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重生?初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