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梁晃維:杯葛委任議會 — 回應蔡子強鄭松泰質疑

2020/8/16 — 14:54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梁晃維(中西區區議員,2020 年民主派初選出線人)】

人大常委會已宣布第六屆立法會將「延任」不少於一年,以填補選舉押後所產生嘅立法機關真空期,現任民主派議員會否加入來年議會成為焦點。

對於中大講師蔡子強,以及唯一宣布會接受委任嘅非建制派議員鄭松泰,對包括我在內嘅本土派初選出線人提出杯葛來年議會嘅質疑,請容我在此逐一回應,亦希望藉此繼續推動相關討論。

廣告

1. 蔡:延任議會不能與臨立會相比 / 鄭:延任方案與第六屆立法會無分別

蔡子強同鄭松泰都分別指出,由於人大方案冇要求議員重新宣誓,亦無其他附加條件,甚至連被 DQ 嘅 4 名現任議員都能夠過渡至出年嘅議會,因此性質上只係現屆立法會「延任」一年,唔能夠同臨立會比擬。對於兩位出身政治學及社會學嘅學者只執著係人大方案細節,而得出如斯結論,本人感到失望。

廣告

點樣稱呼來年議會只係一個偽命題,無論大家叫佢「臨立會」又好,「萬年國代」又好,「看守議會」也好,佢本質上都係一個欠缺民意授權,以及建基於當權者單方面決定押後選舉嘅違憲議會。正如之前都講過,不講民主派定親共派,各位尊貴嘅民意授權喺 9 月 30 日就會到期,10 月 1 日起就冇人再有資格以代議士自居,亦唔應該再行駛相應權力。有意繼續留喺議會嘅議員必須認清事實,你未來一年嘅權力同地位唔再係由人民賦予,而係來自當權者。講白啲,大家來年喺性質上係同人大政協冇分別,都係冇得到人民認可嘅所謂代表。

鄭松泰有嘗試過回應民意授權嘅問題,佢認為喺冇附加條件、冇 DQ 議員嘅情況下,「民意授權不會有任何變動」。事實上,大家 2016 年投票嘅時候,只係授權議員們擔任代議士四年,亦冇人預料過有第五年嘅出現,故此當時嘅民意授權亦不能延長至四年以上。

2. 蔡:何不身先士卒辭任區議員 / 鄭:民主派不再參與各級選舉才考慮杯葛

蔡子強同鄭松泰不約而同提到,本土派若果認為 10 月 1 日開始嘅委任議會不義,參與就等同為政權背書的話,本土派,乃至整個民主陣營都應該杯葛未來各級選舉,以及先行辭任區議員,因為過往同未來嘅選舉都曾經出現或將會出現候選人被 DQ 等不公平嘅情況。

我絕對意同由 2016 年起,香港每場選舉都係不公不義,每一次都有候選人因為政治立場而被政權拒諸門外。但同 10 月 1 日開始嘅議會唔同,過去當選嘅議員至少係經由選舉產生,得到香港人嘅授權同認同,包括鄭松泰在內嘅各位議員亦因此有民意基礎履行職務。

現時有唔少支持留任嘅聲音都將「杯葛一年委任議會」同「完全放棄議會戰線」混為一談。一年之後,大家會否繼續以當選為目標去參選,已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嘅我實在冇太大嘅話語權去左右各位;而無論大家對議會戰線嘅睇法係有用定冇用都好,亦不能改變委任議會欠缺民意授權嘅問題。

至於蔡子強認為本土派自利嘅講法,我不作深入評論。但如果政權以相同手段押後甚至取消 2023 年嘅區議會選舉,並向我等開出延任一年嘅 Offer 的話,我相信包括我在內嘅絕大部分區議會同事都會毫不猶豫選擇杯葛。

3. 蔡:公眾聽不到長遠路線圖

蔡子強,以及眾多支持留任嘅民主派人士都認為,本土派呼籲議員杯葛委任議會嘅時候,應該給予大眾一個未來抗爭路線圖,以說服大眾脫離議會。

我必須承認,喺街頭抗爭沉寂,國際線亦唔能夠再喺本地繼續之際,本地抗爭陣營的確陷入咗一個政治議題真空嘅狀況。而直至此刻,我亦唔能夠清楚話比大家聽到底要點樣做先至能夠促成下一個「破局」,亦即係中共失去理智再之強勢打壓香港嘅時刻。現時我亦只能用我嘅說話同地區工作去延續香港人嘅抗爭意志,然後煮到埋嚟就食。

但當各位質疑杯葛派冇路線圖冇計劃嘅同時,將會選擇接受委任嘅一方亦應該清楚向香港人交代未來一年佢哋喺議會入面嘅工作方向,以及如何連結本地抗爭運動,令群眾接受諸君走入一個不民主嘅違憲議會。「寸土必爭」,我相信係市民對留任者最基本嘅期望,但除此以外,大家會採取咩行動,尤其係過去四年未做過嘅事,去逼使政權再次撕破面具,先至係市民希望聽到,亦係各位接受委任前必須要準備嘅藍圖。

最後,不厭其煩再講一次,接受委任與否唔應該係 22 位現任議員嘅決定,而係香港人嘅決定。人大公佈決定至今,初選出線人尚未與現任議員有任何形式嘅接觸同會面。時間緊迫,無論現任議員希望以公投、民調等方式了解民意,定係直接同香港人喺 2020 年選出嘅代表 — 即一眾初選出線人商討都好,相關工作都必須儘快展開,以確保香港人有足夠時間同空間參與其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