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潘智鍵:中大學生會封殺令

2021/2/26 — 21:43

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

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

【文:潘智鍵(屯門區議會議員、第 46 屆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副會長、第 47 屆中大學生會代表會主席)】

香港中文大學於 25 日晚上,即第 50 屆學生會大選完結後不久即發出聲明,指幹事會當選內閣「朔夜」因在「經勸喻及提醒後並未澄清涉嫌違法及失實的言論」,決定作出多項封殺令,使新莊仍未上任,就已經喪失大部分依章履行權責的能力。我本以為自己的區議員席位都朝不保夕,卻未想到自己服務多年的中大學生會比區議會更早失守;大學,果然是社會的縮影。

可能有不熟悉中大學生會運作的朋友會不明白校方聲明中五點決定的具體影響,容許我表達一下自己的淺見,望請各位朋友指教:

廣告

(1) 暫停為學生會代收學生會會費。至於學生會附屬組織向大學領取津貼及其他財政支援安排,則不受影響 ﹔原有由學生會幹事會所提供的學生服務如受影響,將由學生事務處跟進

中大學生會會費目前為每人每年港幣 $100(《會章》第五十八條甲一),由中大校方代收。具體方法為在每一個中大生繳交學費的戶口中增添一項 $100 的帳目,讓中大生於交學費時順道交會費。這是學生會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幹事會、學生報、電台等中央組織都靠這維持日常運作;這 $100 按會章訂明的比例分配,如幹事會就可分得 49% 的會費(《財務章則》第六條 1)。

廣告

問題就出現了:中大校方停止收取的是整個學生會的會費,還是只限幹事會部分的會費?單憑字面了解,校方應指的是前者;中大校方不會犯下「幹事會即是學生會」這種低級錯誤吧?若然如此,中大校方今次就是借幹事會不聽勸改為由,向整個學生會體制的財政收入開刀,要一次過使整個學生會體制財政停擺。其實早於 2019 年,代表會(一個類同立法會的組織)就有通過撥出港幣 103 萬成立「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反送中基金」,以支援在任何形式民運活動中受傷或被檢控的中大學生(《2019 年反送中基金條例》);中大學生報及校園電台亦多次到達衝突前線進行報導。以現今中大依附政權的行徑看來,要一次過整頓中大學生會的司馬昭之心,絕非空穴來風。

而由學生事務處 OSA 代替幹事會為學生提供服務,更是匪夷所思。OSA 是一個直屬大學輔導長的行政組織,與民選幹事會在本質上有住天淵之別。一群行政官僚真的可以從學生的角度了解學生的需要並提供服務嗎?幹事會會在衝突事件前後為學生提供現場資訊,並即時作出被捕支援,跟進到底,你們做得到嗎?還是你們根本已經正在準備另立一套學生管治架構,全面取代學生自治?

(2) 要求學生會註冊為獨立社團或公司,自行承擔法律責任,註冊方式與其他本地大學學生會及校友組織相同

要求中大學生會另起爐灶的聲音不是今日才出現。早在數年前,在我兼任代表會屬下團體管理委員會主席時,因應有不少屬會表示難以循正途開設銀行戶口,就有包括 OSA 職員在內的人士建議可以考慮學生會註冊為獨立社團或公司,以便屬會幹事持中央學生會發出的證明到銀行開設社團戶口。但部分學生代表認為《香港中文大學條例》附表 1 規程 25 第 7 項訂明「香港中文大學可設有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其章程須經大學校董會批准」。既然中大學生會的地位經已列明於成文法例當中,是屬於香港中文大學的法定部分,再另行註冊似乎不妥,此建議才不了了之。

但到了今天,這個在當年僅出現於非正式討論的建議,居然要勞動到中大公關組出聲明來提出。「自行承擔法律責任」一句似乎意味著校方認為,一日中大學生會不是獨立社團,一日中大就有需要承擔因中大學生會言行而招致的法律風險。學生出事,不思考如何救學生,反而急於割蓆,這就是中大校方希望帶給社會的信息嗎?

我們也無需強調在 2021 年中大學生會可以在香港警務處或公司註冊處成功註冊的機會有多接近零。獨立註冊事關中大學生會的根本,亦不是幹事會可以自己處理的事。只要學生會不選擇啟動相關程序,這要求都只會繼續是一個要求。除非中大校方借《條例》中的一個「可」字,主動宣佈不再設立中大學生會;但恐怕作為中大學生會成員的一眾書院學生會,以及見證此事的萬千校友們絕不會冷眼旁觀,法律及政治後果也不是中大校方可以想像得到的。

(3) 暫停學生會幹事會相關學生在校內不同委員會的職務

往年 3 月幹事會新莊上任時,OSA 都會邀請學生會就大學內不同事務委員會提名學生代表。這十多個校務委員會都與中大人的福祉息息相關,包括「范克廉樓膳堂管理委員會」管飯堂質素、「資訊科技服務處(ITSC)用戶諮詢小組」管大學 WiFi 及 reg 科系統等。中大學生會亦有設立章則規管具體提名程序(《大學各校務委員會條例》)。簡單來說,就是幹事會作公開招募及遴選,然後將名單交由代表會通過作實。

幹事會成員及其他同學參與這些委員會,在各個會議中發表意見,是幹事會履行校政政綱、以及學生參與大學管治的重要途徑。校方此舉,明顯是以政治凌駕學生參與校政的權利;不單止在政治上打壓學生,更要剝奪幹事會履行政綱、改善校政的職能。此舉無異於 2019 年區議會民主派大勝之後,政府禁止議員在會上討論全港性議題,在改善民生工作上處處阻攔,意欲使當選者無法做出成績。

至於屬管治架構的教務會,《香港中文大學條例》附表 規程 14 第 1項則訂明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是教務會的成員之一。所以除非中大校方表明不承認新當選內閣的會長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否則他在教務會的席位則不應受到影響。但這裡用個「應」字,是因為,我們都無辦法肯定中大校方會不會做出更瘋狂的事。

(4) 暫停校方為學生會幹事會提供的行政與大學場地支援

校方提供的行政與大學場地支援,幹事會最常用到的包括由 ITSC 協助廣發電郵予全體本科生(通稱 Mass Mail)、由註冊及考試組(RES)提供借用課室及講堂服務等。如今校方明令暫停,具體效果就是使幹事會失去向本體本科生發放資訊、以及借用場地舉辦活動的機會,直接折下幹事會推行會務的雙翼

但情況可以比上述的更差。目前,由幹事會直接管理的設施包括范克廉樓地庫的學生會會室、福利品部、范克廉樓對出的文化廣場及民主牆。理論上說,中大校方有可能會要求幹事會交還上述場地的管理權,包括收回一直作為幹事會基地的學生會會室,作為「暫停場地支援」的一部分。具體會做到如何過份,聲明沒有寫,相信只有中大校方才知道。但如校方果真要將以正當途徑當選的幹事會掃地出門,收回會室的場地支援,我相信學生會與校方的關係就會徹底決裂,再沒有修補的空間

(5) 大學將因應情況,在有需要時採取進一步措施

大學重申,基本法是香港法治的根基。基本法尊重和保障大學學術自由、個人言論表達自由和結社自由,亦有保護國家安全的條文,大學絕不容許校園出現危害國家安全之事。若有學生作出煽動違法言論,大學將予以嚴厲處分,包括着令有關學生暫時停學或將有關學生開除。

之前四項決定,校方都是針對幹事會履行職權的能力。第五項則是直接威嚇幹事會成員作為中大人的身份,準備要拿真刀動手了

寫到這裡,想到五年前的自己,也是抱住滿腔的抱負和理想去上莊;同樣的熱誠,為何到了今天就要面對這樣沉重的打壓。「趁青春,結隊向前行」,他們做錯了甚麼?

朔月無光,夜聚繁星;星星之火,燎遍山城,照亮香江。

願我們在這漫長黑夜中互相守望。黎明必會來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