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辭職潮】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辭任南區區議會 斥政府奪走選民投過的一票

政圈連日盛傅,政府將大手 DQ 逾二百名民主派區議員,並追討上任至今所有薪津,有關消息,官方連日來不置可否,但已觸發區議員辭職潮。民主黨主席、南區區議會主席羅健熙今(11 日)確認,已決定辭任區議員職務。連同羅健熙,至今最少有九名區議會主席辭職;據《立場》統計,南區暫僅餘兩名民主派區議員。

斥政府以「放風式」處理宣誓問題

羅健熙下午四時半在網上開記者會,回應辭職問題,他斥政府以「放風式」處理宣誓問題,做法令人感到無奈,他說:「究竟呢個政府仲要講幾多大話、雙重標準呢?」他續稱:「對2019年出來投過票的市民,佢哋呢一票係畀政府攞走咗」。對於「DQ」議員準則及會否追回薪金等「消息」,民主黨兩日前(9日)已去信特首林鄭月娥求證,但政府一直沒有回音,羅健熙批評:「一條新法例可追返兩年前的誓言,仲要可追返一年多的薪金,如真是做,對所有在香港打過工的人,非常難以理解,完全不能接受」。

「如一邊做地區工作,一邊做小生意」

他表示,今(11日)午四時,已向政府提交了辭職信,他指自己過去兩三天用了許多時間思考自己工作,他說自己辭職有數個原因,包括見到到政府的回應,仍非常模糊,不願講清楚立場,「這對我們十分困難」。他指如不能知道將來如何,對自己推動地區工作,會有很大影響,他希望可「確定啲」,「等我服務可專心、一致地做好」。近日盛傳政府會追回被「DQ」議員的薪金,羅健熙坦言,財政負擔,也是他決定辭職的其中一個原因,他說:「今天我做了這決定,十分遺憾,因沒法完成任期、我會持續在社區服務居民,我對居民的承諾是長遠的」。他表示辭任區議員後,仍會繼續地區工作,「會另外發展一些工作模式」,「有些人講過可以開生意,如地區內一邊做地區工作,一邊做小生意」。對於民主黨未來會否參選立法會,他表示,要待九月會員大會決定。

消息指,民主黨內近兩日流傳羅健熙向黨友發出的內部訊息,指經幾日思考後,已決定會辭任區議員位置,並指近日曾在辭職與留任間來回數次,終作了最後離任的決定。民主黨今日下午則代羅健熙向傳媒確認指,他已決定辭任區議員職務。

不需持續受 DQ 威脅影響地區工作

據了解,羅健熙辭任主要原因,是希望「工作有 certainty」,希望可以在離任後專心一致地落實一連串在地區繼續服務的計劃,而不需要持續受 DQ 威脅而影響地區工作;另一原因是對風險的評估,因完全無法理解追回在任期間酬津的理據,但要花精力和金錢在法庭處理這些問題感十分折騰。

南區區議會原本有 17 個議席,民主派佔 15 席。惟經過連日辭職潮,南區已有 13 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包括六名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周五(9 日)晚已集體宣布辭職,包括陳炳洋、陳欣兒、黎熙琳、潘秉康、徐遠華和嚴駿豪,當時的辭職名單並未包括羅健熙。南區區議會僅餘兩席為司馬文、彭卓棋,暫未就辭職與否表態。

民主黨主席、南區區議會主席羅健熙周五(9 日)早上曾去信林鄭月娥,促澄清將有二百多區議員被取消資格( DQ ),且將被追討上任至今的薪津,消息是否屬政府政策,並公開宣示說明理由。

最少 9 名區議會主席辭職

此外,觀塘區主席蔡澤鴻昨早(10 日)亦於 Facebook 發文宣布辭職,連同羅健熙,至今最少有 9 名區議會主席辭職,包括東區黎志強、深水埗楊彧、中西區鄭麗琼、黃大仙許錦成、沙田程張迎、大埔關永業、屯門陳樹英。另外亦有至少 5 名區議會副主席已請辭,包括油尖旺余德寶、九龍城鄺葆賢、北區陳旭明、東區趙家賢、黃大仙黃逸旭。

荃灣陳劍琴:體制外對抗高牆

民主派辭職潮仍持繽。荃灣(祈德尊)陳劍琴昨日深夜發文指,已辭任區議員,明日生效,但表明「場仗未完,我不會放棄」,她表示,會脫下「區議員」的外套,繼續在體制外「用盡雞蛋的力量對抗高牆,守護公義」。觀塘(秀茂坪北)鄧威文發文指,周五已辭任,對未能完成整個任期感非常難過。中西區任嘉兒發文指,明日將離任區議員,她謝謝相伴走過的伙伴,寄語「極夜終會過去」。

最少五區區議會失主導權

原本在 18 個區議會中的 17 個佔多數的民主派,經兩日辭職潮,北區、九龍城區、觀塘區、南區、灣仔區的民主派區議員數目均等於或少於建制派區議員,即民主派已在五區區議會失主導權。

民主派在 2019 年 11 月的區議會選舉取得壓倒性大勝,惟經歷人大修例要求香港區議員宣誓,加上近日有傳政府追討 DQ 區議員薪津,大批民主派區議員辭職。當年區選民主派贏得的 389 個議席,現在至少有過半數的 211 席將因辭任、還押、判囚逾 3 個月、離港等原因而懸空。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