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報捷一周年:新任區議員的四種傾向

2020/11/29 — 11:47

【文:楊文俊】

一年前的第六屆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在全港 452 個區議會民選議席中取得 388 席,獲 17 個區議會的控制權。民主派有如此成績,除了是因為市民將區議會選舉視作五大訴求的公投外,更是親中派錯誤地將選舉主題操作為「用你一票,止暴制亂」,嘗試以反對五大訴求爭取支持,而非通過親中派素來擅長的地區工作箍票,最終玩火自焚。事隔一年,社會運動已經丟淡,區議員的工作除了恆常的政治表態外,剩餘的就是地區工作。

本次選舉中,不少當選者均是以往從未參與選舉,於本次選舉中借政治議題一擊即中。他們不少均缺乏長久的社區工作經驗,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地區工作者。簡單將全部民主派新任區議員作分類,可分作以下四種:

廣告
  1. 上任後以進行傳統的地區服務為主
  2. 上任後以提升全港性政治知名度為主,積極跟進各全港性政治議題
  3. 上任後並無方向,辦事欠積極
  4. 上任後進行非傳統的地區服務

絕大多數的新任區議員,均是介乎第 1 類和第 2 類之間,在爭取全港政治知名度與專注地區服務間徘徊。同時,亦有不少區議員介乎第 2 類和第 3 類之間,在無法爭取到全港政治知名度後開始自暴自棄,放棄地區工作。除此以外,還有第 4 類新任區議員:他們不宥於傳統的地區工作模式,希望以破格的方式改變民眾的思想,使民主落地生根。傳統政黨出身的新當選者,由於受政黨文化所影響,一般皆屬於第1類,而新興政黨或沒有政黨背景者,則傾向屬於第 2 類、第 3 類或第 4 類。

立場進步與否,實與是否採取傳統的地區工作方式沒有關係。從八十年代起至今天,香港人皆以從事第三產業為主,性質上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原有的地區工作模式實可繼續沿用。連聯繫群眾也做不到,遑論使民主理念散落民間。民主派從來都缺少資源,然而,傳統的地區工作方式仍然可帶領不少資深民主派區議員在驚濤駭浪下,在親中派以十陪百陪資源圍攻下屆屆連任,足證傳統地區工作方式的價值和可貴之處。

廣告

不少區議員在上任後,急於建立全港性知名度,忘記了當務之急是要鞏固社區關係,防止親中派重奪社區陣地卷土重來。這種行為本末倒置,實屬可惜。需知親中派在如此的社會環境下仍取得四成多得票,實力不容小覻。不少新任區議員皆於民主派毫無基礎的社區落戶,更應該加緊社區工作,在行有餘力後才再爭取全港知名度。

至於第4類的新任區議員,可謂重蹈了第二屆灣仔區議會的覆轍。從 2003 年區議會選舉產生的第二屆灣仔區議會,由一群新興的進步民主派人士主導,他們並不提供傳統的地區服務,以提倡公民參與為主,結果僅一屆就打回原型,民主派在灣仔區議會所佔的民選議席由十一席中佔七席大幅跌至十一席中佔三席,及後更長期積弱,於本屆才在楊雪盈議員帶領下重奪控制權。相反以傳統地區服務為綱的民協,其於深水埗區議會一直有限度地保持優勢,第五屆的深水埗區議會更是當屆唯一一個親中派無法過半的區議會。

民眾對於區議會議員的要求,實非常清晰,於 2007 年七一效應消退後,未附合民眾期望者通通皆被攆走。正如前文所述,香港人在近三四十年來皆以從事第三產業為主,其思路並無重大變化,固傳統的地區工作模式才是皇道。

區議會對民主運動的用處,是領取政府發出的資源使民主理念落地生根。誠然,做好了地區工作,不代表下屆區議會選舉就一定會連任,可能會被禁選,也可能選舉直頭被取消,區議會被廢除。在電影《Spider-Man:Homecoming》中,有一句發人深省的對白: ”If you're nothing without the suit, then you shouldn't have it.”。將之套至區議會議席上,如果一個人要有議席才進行地區服務,那個人根本不值得擁有議席。有幸在第六屆區議會選舉當選者,皆應該把握機會,努力連結廣大市民,使民主理念傳播至每一位市民的心中。

曾國衛於上週五接受採訪時指出內地設票站「沒有說一定做或不做」,更指計劃「沒有時間表」,言下之意就是暫不會設內地票站,這實為對民主派的一大警號。若民主派表現優秀,親中派不可能再單靠現行投票制度獲得滿意的成績,政府策略上當然會毫不猶豫地推行內地票站以提升親中派勝算。然而,政府卻一反常態地對設內地票站表現冷淡,這已反映親中派有可能已找出在現有選舉制度中攆走香港民主派的策略,廣大的民主派必需保持警愓。

作者臉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