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是「好好玩的遊樂場」?

2020/5/12 — 19:31

徐英偉 (圖片來源:RTHK facebook live截圖)

徐英偉 (圖片來源:RTHK facebook live截圖)

㐂娥戰隊那五位新殭屍王,真的是笑料百出。一方面反映㐂娥戰隊已經陷入無人可用的境地,第二方面當然就是這五位殭屍王,水平非常有限。近期最紅的,當然是「CU-Un」局長,又或者可以叫「好想見你的底底局長」,他連口罩的招標,製作程序也不清楚,便「搶住出嚟柒」!自我證實毫不熟書。另一位當然是「嘉士伯」局長。他竟然形容區議會是「好好玩的遊樂場」,而被多個區議會議員,群起而攻之,指責為褻瀆,貶低區議會角色,並要求他下台。

至於「獻世派」,也向西廠打小報告,指他在獻世派選情慘淡的情況下,仍然大吹和風,明顯沒有緊跟阿爺路線。難道駱公公收到密令,治港手段有所緩和?否則的話,嘉士伯何以如此「天真嬌」,弄得裡外不是人呢?我實在是看不通,還是打個電話,向游老師請益一下好了!

游老師從電話聽筒中,聽到我的提問,便哈哈大笑,說:駱公公雖然已經是閹人,但還是每天「偉哥當零食」進補呢!他不但沒有軟下來,反而硬如狼牙棍,已經達到「無雀勝有雀」的境界。我們看到西廠的皇榜,已經算是溫和。他對內的手段更是可以用一個:「狠」字來形容。游老師反問我,你有留意到最近駱公公,不動聲色斬了位「羊腱」嗎?我表示:當然有,現在還不知他的下落呢?游老師說:還有什麼下落?已經變成一碟下酒小菜了!

廣告

此話何解?原來這位奸臣,負責文體宣傳多年,但大大皇帝的網絡戰、輿論戰,往往逢戰必輸!既欺上瞞下,又嚴重偏聽,甚至結黨營私。2012 年反國教之後,他表示要搶佔什麼青年輿論陣地,就搞了個什麼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結果導致「評論員」這三個字,比粗口更難聽。所發表的,無非是沒有社會影響力的「飛機文」,兼且只可以,亦只有在太公報、盲匯報兩份,市佔率不到 0.5% 報章中看到,還要是「比錢買版位」刊出,差一點未標明是「廣告文章」。

五年之前,他準備退休後「嘆世界」,表面上為阿爺省資源,要求「公盲合體」;實際上是打太公報舊鋪主意,在原址自設公司,並任董事長,那便可以繼續在香港殘民以自肥!但這種偷龍轉鳳,私吞阿爺資產的行為,駱公公從前在山西看得太多了!經查明後,來港不到三個月,便首先斬了盤羊腱下酒,你說多狠!所謂前車可鑑,香港現時的康樂、文化事務全歸嘉士伯管理,他沒有理由不明白立場不夠堅定,不緊跟阿爺路線,極有可能只會剩下一個啤酒罐,等回收的份!

廣告

那我就更為大惑不解了,若要一硬到底,嘉士伯應該要更為立場鮮明,才政治正確,何以會以「好好玩的遊樂場」來形容區議會,這是把自己置身在險地當中呢?游老師輕嘆了一口氣,然後跟我說:美德你隨我多年,為什麼看問題,還是如此偏面呢?他的立場已經很鮮明,只是大家被「遊樂場」這三個字迷惑了!我猛然一醒,馬上請游老師為我指點迷津!

游老師說:嘉士伯主要是回應區議會並非鬥獸場之說,若他同意區議會一如鬥獸場,對家又會指控他,辱罵各區區議會議員是畜禽獸生。在電光火石間,他要兩害取其輕,就只能以遊樂場回應了!何況,關鍵在後頭,他的原聲帶說法是:「只要大家遵守規矩,就會玩得好開心。」從阿爺的辯證思維,即是他暗指:「現在大部人,好唔守規矩,所以大家都好唔開心,包括阿爺都好唔開心。駱公公聽罷,自然心領神會!」

「美德呀!那後面的 action point,相信都不用我多言了吧!你說他會抗命懷柔?還是會來硬的呢?」我沒有回應游老師,只是隔著電話聽筒,心中盤算著,立法會將會在 5 月 27 日恢復二讀辯論,極具爭議的《國歌法》,黃藍對決又會重演,要知道嘉士伯是「食阿爺嘅飯,飲阿嫲嘅奶」長大的,相信他在吹和風,才是「好傻,好天真」,只是還未到他下重手的時機吧!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