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史無前例

2020/8/20 — 11:55

1 月 16 日,中西區區議會討論譴責警方濫暴,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即時離座,在場的中西區民政專員黃何穎詩亦率領其他政府官員離席。

1 月 16 日,中西區區議會討論譴責警方濫暴,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即時離座,在場的中西區民政專員黃何穎詩亦率領其他政府官員離席。

由民主派主導的新一屆區議會雖然只是運作逾八個月,但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卻史無前例。議會外多位區議員甚至主席因協助調停社會上的公眾活動而被捕,議會內雖然有建制派淪為少數派不足為患,卻引來體制內的公務員刀手民政事務署。近日政府更新內部指引去處理區議會會議,包括民政事務署專員及官員無需出席越權議程及不需要提供秘書服務、如議員對出席官員使用冒犯字句,可選擇離席。而這類區議會內部指引已經有12年無更新過,為何今年有此安排,相信不言而喻。

其實縱觀今屆各區議會,就算沒有更新以上指引,民政專員和警方離席、不提供秘書服務並不是甚麼新鮮事。以油尖旺區議會為例,由1月至今民政專員和警方合計離席、不提供秘書服務至少4次。7月民政又離場稱油尖旺區議會通過促設立「教學專業議會」不符職權。5月油尖旺區議會討論六四紀念館安排,民政專員帶隊離場。5月油尖旺區議會食物環境衞生及工務委員會上,要求列席警員展示委任證,警員拒絕拉隊離場。4月油尖旺民政專員稱「重組警隊,停止濫暴」議案不符區議會職能,會上他及秘書處、警隊等代表離席。官員故意離席及拒絕讓秘書處提供服務是沒有盡責履行公職,嚴重縮窄區議會職能。

民政專員一改過去政治中立,針對民主派主導的區議會削權。筆者為兩屆議員,上一屆由建制派主導的區議會,當然未見過官員故意離席或者拒絕讓秘書處提供服務,民政專員只是默默地參與議會,甚少表達意見。明顯地,今屆由民主派主導下,民政專員開始收到特首級的政治指令不斷僭建權力和違反區議會決意,企圖架空區議會的權力。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公開支持民政專員離場抵制區議會會議,同意日後政府官員也不會出席「違反區議會職能」的會議,民政事務署也不會為越權的會議提供任何支援 。民政專員的政治任務當然不只在區議會層面,還在最近的立法會選舉。政府安排民政事務專員出任選舉主任,最新安排更是由其他選區的民政專員跨區出任,可能令選舉主任可無後顧之憂地執行DQ命令。

廣告

架空區議會單靠民政事務署當然不足夠,還有最忠誠的聯盟建制派。民政事務總署委任區議會建制派落選人加入分區委員會,一改過往委任當區議員的做法。分區委員會委員名單一出爐,名單上絕大部分係建制派人士,建制區選落敗者也佔不少。油尖旺分區委員會成為落選人俱樂部,名單上有約10人係舊年區選落敗的前區議員,包括油尖旺區議會前主席葉傲冬等。架空真的區議會,民政事務總署覓建制派敗將另組影子區議會,像是一群趕不走的蒼蠅,用區議會選舉結果已經充分表明香港人不要建制,但他們仍然以領袖的姿態出現人前,香港人真累,與其籌劃香港如何再出發,倒不如好好想想自身如何要出發,腳踏實地找一份工作,不要再用政治飯票。

狄更斯説過:「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區議會由民主派主導下,看似馬上可以議會革新。事實上,由政府體制上至林鄭月娥指責區議會沒有建設性,下至民政專員在區議會僭建權力,加上建制派保皇黨在議會內外助攻,願我們在這時代一起撐下去。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