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 2019】刁民投票指南:做個策略選民

2019/11/23 — 17:33

選舉的精粹,不是不是不是選出最喜歡的候選人,而是而是而是設法令不喜歡的候選人落選。

請收起情感,變得冷血。可能你是認識現任的,他或她對你家的老人很好,也聲稱爭取了巴士路線經過你家門口,你和你家人都覺得他或她很「做得嘢」。但若他或她是建制派或假獨立真建制,他大概已在其他地方出賣你。除了政治表態(支持明日大嶼、支持止暴制亂、支持警察執法),還有區議會龐大撥款如何運用。因此,不用再擔心候選人是否「做得嘢」,反正大多得不嘗失。

我看過某一區議會大會的會議記錄,很奇怪每月一次的大會都是談些雞毛蒜皮的事,或請政府官員列席給議員糟質一番。某一角落的停車場何時建成、打風後何時收拾殘局等,這些不用開會也可以處理。也許我太愚鈍,看了某區幾年的會議記錄,完全看不到當區的區議會有甚麼願景。

廣告

而全港區議會坐用數以億計撥款,在區議會大會的公開會議記錄幾乎完全見不到有討論如何使用,但偶爾會見到有區議會屬下委員會正副主席的選舉。不過,遍尋區議會網站,都找不到這些委員會的會議記錄。這些委員會分派資源搞社區活動,在建制派把持下的區議會,缺乏透明度的運作,資源分派給誰自不待言。除了社區大白象,有多少轉化為蛇齋餅糭、廉價旅行團?有多少用作改善社區、回應居民需要?區議會的資源更養活了建制派及其衛星組織,生生不息。蛇齋餅糭令建制派在選舉更易勝出,正反饋。

如何善用選票?如果是民主動力協調的候選人對建制候選人,則投民主動力的候選人就好,不用討論。可能你見也没見過這民動支持的候選人(太多素人了),但讓這人勝出總比讓建制派或隠形建制勝出好。

廣告

大混戰如何是好?活生生例子: A 是現任,報稱獨立,深得民心,但投票取向與建制派一樣; B 經民主動力協調出選,但不得街坊歡心; C 也報稱獨立,與建制的連繫卻人所共知。 AB 相爭 C 得利,如何阻止 A 當選?關鍵是選民認為 A 較差還是 C 較差。假設 A 的投共值為 5 (一半機會投共)、 B 為 1 (十分一機會投共)、 C 為 10 (必然投共),那麼投票的目標是令 C 不能當選。可是,若大家只按個人喜惡投票,結果將是 A 、 B 皆落選, C 坐收漁人之利。出路是集中票源投 A 、 B 兩人中勝算較高的一人,但這亦是難度所在。

我不同意談選舉都是「吃人血饅頭」、「收割」等。區議會是另一條戰線,若成功光復,除可重奪社區資源,更可控制選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 1,200 席中的 117 席,這絕非小數目,隨時在下次特首選舉中左右大局。不是說好「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嗎」?「射落海」、「一票不投泛民」,客觀效果都是讓建制派繼續把持區議會,繼續派蛇齋餅糭自肥、繼續乖乖選出共產黨屬意的特首。

很多年前,時值反高鐵,有教育界人士揶揄我:「你反對政府都唔會畀返啲錢你㗎啦」。極權政府之存在,建基於眾人的服從與合作 (Gene Sharp) 。極權政府最希望你認為「反對都唔會畀返錢你」、「反正鬥唔過政府,去飲茶好過,投乜鬼票」。 "Do not obey in advance."

Timothy Snyder 面對極權的第二課:捍衛制度。 2019 年 11 月 24 日,我們以選票捍衛制度的尊嚴。起碼現在投票仍是抗爭,不要輕言放棄。

延伸閲讀: 2015 區選刁民投票指南。事隔四年,結構未變,文中建議仍然有效。

後記:這次選舉正值香港動蕩時,投票日有多少「茅招」實未可料,故大家請盡早去投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