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一年】大局逆境下,小政治的意義

2020/11/28 — 14:23

攝於去年 11 月 24 日在街站拿《文匯》報頭版親題「插標賣首」,旁邊是滿滿的民建聯義工,語出關羽連破顏良、文醜,立即震攝了旁邊街站的對手。(作者 Facebook 圖片)

攝於去年 11 月 24 日在街站拿《文匯》報頭版親題「插標賣首」,旁邊是滿滿的民建聯義工,語出關羽連破顏良、文醜,立即震攝了旁邊街站的對手。(作者 Facebook 圖片)

區議會選舉一周年時本來想寫點什麼,只是近日的新聞太衝擊,一時不知怎講,我不時想,自己還連任的話,面類無窮的迫害和衰退,會做得到幾多,可以貢獻幾多。

我認同眾人心中仍有那團火,只不過外在條件難以作為。社區或許還剩下點發揮空間,但大概很多區議員都絕不輕看隨時而來的打壓、覆滅。

但就算有天它們說要 DQ 所有人,區議員有一特別 — 你的影響力不僅是公職,還有本身在區內的威望。很多人對區議員的寄望,也有社區要一同參與,不要被土共的機器污染的元素在內。那麼問題就是,無論有沒有公職,社區領袖、地區的凝聚力可以持續多久,抵受極權寒冬的問題。台灣戒嚴時期如是,柬埔寨反對派全被流放解散後亦如是。

廣告

實不相瞞,這一年我改居油尖旺,一個小社區,就看到其實我們很多人就算大局逆境,小政治也不是沒有意義。

我是重慶大廈常客,就算我幾喜歡吃印巴料理,真正叫熟的店家,沒有幾間。但陳嘉朗任當區議員以來,積極與社群連結,你是可以看到那裡很多家店都貼滿他海報,和他 connect,和前任民建聯議員有明顯對比。渡船街附近有大廈火災,他和朱慧芳等率先到場。胡穗珊、朱子洛的海報也散見於油麻地,就算好多連登仔訕笑的陳梓維,亦是頻頻現身,有幾次見他在柯士甸站和居民溝通,我是旁觀在內。(也沒有和他們說幾句,費事啦,平日唔會有人見到我,亦都唔會有黃店叫我去做店員(酸))

廣告

如果每一做區者,都有勤勉服務之志,至少短期,我們是不應該憂慮地區代表性會為他人所僭奪(我明白大政治早覆滅了香港本身),體制在,則善用剩餘職能,探監、跟進社區問題、建立互助圈。體制不在,則端乎我們還有幾多人延續共濟互助精神。

雖然距離下次有公平選舉好像有點渺茫,但如果還僥倖有,我是認同社區應該換走不達標的區議員。這點我作為團結膠,本不該說,因為會引起有心人造亂,但團結不能盲目,威望都沒了還能怎樣?亦因為不達標,土共就可以重回社區。不過這考慮有點多餘,因為真的很可能再沒有公平選舉,也是見步行步。

沒法找到再起之機,則不妨想想可以保存幾多。不是做到甚麼的問題,而是為他日做到時建築幾多條件的問題。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