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之後(二):從「點、線、面」建構「黃色社會網絡」

2019/12/23 — 18:27

群眾慶祝何君堯敗選

群眾慶祝何君堯敗選

【文:古亦】

筆者上文談到,在反修例風波的影響下,非建制派在今屆區議會選舉成功翻盤,換來往後四年在區議會層面當家作主的機會,未來應如何將區議會的弊病逐一擊破。然而,選舉的勝利只是一時,如何將催生出的「黃營」選票轉化為支援革新社區、甚至是延續往後社會運動和政治改革的力量,是不同層面的「同路人」皆需要深思的問題。接下來,筆者嘗試以「點、線、面」的概念作切入點,希望能夠引起讀者思考:當「黎明」真的來到,屆時同熱愛這篇土地的你我他,還能為我城繼續貢獻些什麼?

延伸閱讀:區選之後(一):逐一擊破區議會「五大弊病」 實踐區政改革

廣告

「點、線、面」是構成影像的三個基本元素:點與點之間可連成一條線、線條交錯可構成平面;不同形態、位置和顏色的「點、線、面」可產生不同的視覺效果和具有不同的意義。另外,從幾何學和企業管理的角度看,「點、線、面」亦分別代表着不同的空間維度和人的思考層次。

廣告

假如社會是一張畫紙,那麼生活在社會上的每個人就像是畫紙上的一粒粒「點」,雖然有不同的顏色和大小,但每粒點在畫紙上都有不同的意義。這就像我們日常生活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及長處:有些人有財力、有些人具社會地位、有些人充滿想像力、有些人能寫出一手好文章、有些人有強健體魄……只要善加利用,必然能夠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另外,現時愈來愈多人嘗試投身「Slash 一族」,即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該為選擇過有多重職業及身分的生活;而在互聯網 3.0 的時代下,人們吸收知識和發展事業的空間的門檻愈來愈低,機遇也愈來愈多,一個人若要「百足咁多爪」,早已不是難事:一個愛攝影的文員,下班後以專欄作家的身分與他人分享攝影心得;研究環保問題的專家,利用自己的學識和人脈,開公司推廣生態旅遊;健身教練,可以同時是電腦程式員……社會上的每一「點」,早已不是固定一個大小或單一色彩,而是靈活多變,能夠似乎需要而變換身分角色。

當兩點之間連在一起,便成為了直線,若與其他的點再連接起來,它在「畫紙」上所佔的空間就愈大,存在感亦變得更明顯;當兩個人走在一起,他們透過溝通而互相認識,繼而建立關係,再以此為基礎,認識和凝聚身邊的人,群體亦由此而生。人際關係的「線」,讓每個人的獨立思維有了交流和碰撞的機會,透過了解其他人的感受和想法,讓自己有所啟發,或是產生出共同目標。

此外,縱然每個人都有過人之處,但畢竟能力有限,而處於同一條「線」的人,可以透過各自貢獻自己的優勢,並運用獨立思維謀求共識,共同解決困難,或是讓身邊的人皆有所裨益,這就是社會發展的根本。

線與線之間只要有角度,不斷伸延的話,總會找到相交點;社會上,群體之間亦非一條條平行線。「一枝竹仔易折彎,幾枝一紮斷折難」,志同道合的組織或機構透過合作而互惠互利;或是產生協同效應,擴大自身的影響力,這在商業社會或社會運動中皆是尋常事。另外,有些組織,你以為永遠都不會有機會接觸到,但原來只要加一點想像力,再鼓起勇氣走出 comfort zone,就能找到連結的契機,從而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

建立了點、線、面,然後呢?

持續逾半年的反修例運動,讓香港迸發出無數的黃色「點、線、面」:普通市民與專業人士、選民與非選民、打工仔與退休人士、城內城外的香港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參與其中;「和」與「勇」不再是平行線,「和勇不分」、「核爆都唔割」已成為不少人的共同信念;有心人利用自己的專長連結同路人,劃出國際線、勇武線、學術線、運輸線、醫療線、文宣線、區議會線,甚至嘗試建立「黃色經濟圈」……共同完成一個又一個主線及支線任務。

然而,運動持續至今,眼見政府仍未積極回應「五大訴求」,加上區議會大勝、美國通過《人權與民主法案》等「階段性勝利」,不少群眾開始擔心運動失焦,甚至自我瓦解,重蹈雨傘運動的覆轍。筆者認為,反修例運動正踏入休整期,研究如何鞏固和延續群眾力量固然重要,但即使運動能夠以令人滿意的結局告終,亦只是一個章節的落幕,如何將今次運動所建立起來的「點、線、面」好好經營下去,進而建構出一個跨階層、跨界別、具持續性的「立體」—「黃色社會網絡」,由下而上地實踐社會變革,是更需要研究的課題。

筆者對兩篇有關區議會選舉的評論文章和媒體報道影響深刻:一是名為「區義員」專頁發起人的專訪,談到有見不少泛民區選候選人欠缺人脈,難以籌組助選團拉票和接觸街坊,遂想到利用網上力量,召集「流動共享義工團」,鼓勵市民為自己所屬選區的候選人、甚至跨區為有需要的候選人助選,既能鼓勵市民為社區付出,亦能壯大非建制派的選舉力量。

二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建議,所有非建制派區議員每月捐出部分薪金,成立一個基金,重點支援那些因為參加反修例運動而被控告、坐牢、出走的前線朋友,並委任一些勇武派和本土派相對信任的人士負責營運基金;再以支持運動的中產人士為對象,成立配對基金,慢慢建構出「和勇命運共同體」。

雖然上述行動或建議都是與競選工作或選後「連結和勇」有關,但背後的理念相當值得參考,那就是「共享資源」和「眾籌資本」

透過將個人剩餘/未完全運用的資源(如:物資、自身勞動力、知識)共享,能夠提高資源的使用率,減少浪費,既讓人與人之間各取所需,亦能宣揚「互助互信」的概念,有助加強社群的凝聚力,在經濟利益以外所創造的社會價值,不容忽視。

至於「眾籌」,則能夠讓發起眾籌者以低成本方式、在短時間內籌集啟動其計劃所需的資本。願意支持眾籌項目的人士,大多都是因為認同眾籌者所開發的產品或服務背後的理念,不會視自己為單純的消費者,而是多了一份責任感,覺得自己有份促成項目的誕生,會留意項目的進度、甚至主動向身邊的人分享有關資訊,鼓勵他們一同支持眾籌。因此,眾籌者能夠與所接觸到的目標群眾(target audience)建立更緊密和長久的關係。

筆者嘗試把「共享」和「眾籌」的概念用於建構「黃色社會網絡」,提出以下兩大方向,希望能夠啟發讀者們的思考:

一:素人區議員支援基金

一場反修例風波,激發了不少素人參加今屆區議會選舉,當中不少人成功當選。這些素人普遍被認為財政資源緊拙,如何能夠確保他們在四年的任期內有穩定而充足的資金來源推動地區工作,是其中一項需要解決的問題。筆者認為,以眾籌形式成立基金,鼓勵曾投票支持素人的選民每月進行小額捐獻支持自己的代議士,是一個可行做法。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在上月底的一篇文章,曾定義何謂「素人」區議會選舉候選人:一、並非代表泛民政黨及在 6 月 9 日反修例運動前已成立的地區組織;二、6 月 9 日以後才在地區開展工作;三、候選人名字在選前有在各泛民協調參選名單中出現過;而假如按此定義統計,今屆區選共有 115 名素人參選,其中 81 人當選。

假設該 81 名當選素人各有 2,000 名選民投票支持,而每名選民每月捐出 20 元,那麼一個月已可籌得 324 萬元(有報道指,泛民第一大黨民主黨,去年黨慶晚宴僅籌得 500 萬元),一年可籌得 3,888 萬元、四年則逾 1.55 億元。以上金額只屬保守估計,若把落選素人支持者,甚至認同素人理念卻沒有投票權的年輕人亦計算在內,可籌得的金額可能會更高。至於如何鼓勵支持者投票後還繼續提供財政支援,就是「地區服務線」和「文宣線」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這個基金對素人的支援可以很廣泛,主要用作應付營運議員辦事處的開支、亦可撥出部分款項就地區議題進行民調或深入研究、到外地考察訪問等。另外,素人們可以選出一些獲其支持者所接受的社會賢達或專業人士,負責管理基金及審批款項,確保程序公開透明;而 18 區每區可委任一名當選素人作為代表,彼此定期會面,商討需要共同推行哪些計劃或活動,並向基金申請撥款。

二:共享義工/智囊/專業後援團隊

反修例運動持續至今,讓很多「和理非」進一步覺醒,在參與大型遊行集會和捐款捐物資以外,思考如何運用自身的專長和知識,為運動持續提供助力。從前文所述的「區義員」和各條「行動線」的例子可見,城內城外還是有很多有心、有力、有智慧、有涵養的香港人。那麼,如何讓這些「點」和「線」未來繼續在地區層面發光發熱?筆者有以下想法:

1. 幾個選區之間的非建制派區議員,統籌所屬選區的街坊義工互相幫忙,既可以令人手資源運用得更有效益,又可以令街坊對自己居住環境以外的事情加深了解,加強地區凝聚力。這些義工,可以是單純幫忙派傳單和量血壓的一般街坊,亦可以是具備專業知識(如:法律、會計、維修等)的退休人士,彼此貢獻所長,助人亦自助。

2. 文宣組繼續透過網上或社交群組動員發揮所長,呼籲有心人協助區議員、黃色小店或中小企設計文宣,以義務或收費形式幫助他們提升形象和接觸目標群眾,而這些目標群眾不再局限於單一社區,而是擴展至全港,甚至可以連結海外(如:協助中小企推廣產品到外地)。

三:延續「多線合作」模式,創造新的合作「面」

兄弟爬山,不一定各自修行。反修例運動令虛擬世界和現實社會皆催生出許多大大小小的平台,這些平台有各自的行動目標、行動者及受眾,若善加利用,有助創造新的社區活動模式:

1. 區議員可考慮將傳統的地區旅行團升級及重新包裝,透過與其他區議員跨區合作,聯同友好地區組織或學術機構合辦一日遊,例如九龍居民到新界鄉郊體驗農耕、新界人入港島欣賞古蹟,從中滲入本土/歷史/環保/教育元素,亦可以趁機光顧黃店。這種議會、地區、學界和經濟四線合作模式,相信大有可為。

2. 香港電台與香港大學學生發展資源中心(通識)在 2016 年合辦《大學問》講座,邀請來自不同界別人士到大學講堂與學生進行世代對話;毛記電視亦在自今年 10 月起推出首個演講節目《齊上齊學》,推廣「讓腦袋 Full Gear,思想 Be Water」的概念。同路人能否參考上述例子,聯同學者、研究組織、文化及藝術工作者等人士,在地區舉辦類似座談會或講座?內容既可以是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討論大是大非的政治議題或重要的政府政策措施;亦可以是從電影及文化藝術等較大眾化的角度切入,探討各式各樣的社會議題。但不論題目為何,本意都是為了促進市民關注和認識時事,亦可促進不同範疇人士的交流。

記得反修例運動的初期,不少同路人都將「Be Water」掛在口邊,但隨着運動發展下去,很多人開始感到迷惘,甚至有點進退失據,彷彿忘記了「水的哲學」—堅如冰,流如水,聚如露,散如霧。

靈活變通、適應力強,向來是香港人的優良特質;從政治夾縫中奮力求存,也是你和我的共同命運。行動有時、休整有時;張弛有時、聚散有時。大家都明白,黎明遠遠還沒來到,但這樣又如何?「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但即使迎來了日出,香港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開放胸襟接受新思維、新行動模式,開放腦袋啟發個人及他人思考,如何將「如何建設更美好的香港」以貼地但嶄新的方式一步步實踐,是極需要研究的課題。每一點、每一條線、每一個面,都盡力做其能力範圍內可做的事。今天的社會,已容不得我們沉默和躲懶了。

「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作者攝)

「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作者攝)

腦袋 full gear,思想 be water,才能 last forever。願榮光歸香港。共勉之。

 

作者自我簡介:在「普洛托斯時聞」撰寫專欄《牛馬風塵》。生活逼人,覓得一角,記下所思所聞。

原文刊於《普洛托斯時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