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後的 N 堂課(七)與政府的關係

2019/12/17 — 19:31

大埔區議會會議(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大埔區議會會議(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到會議桌前開會了,先是所有議員一起坐下檢討上屆和展望來屆,然後開始計劃和實行來屆願景,並找政府相關局署人員來會研究;那一邊廂,各局署也會有不同項目交給區議會討論。所以區議會與政府各局署有著微妙的雙向關係,此時此刻,尤須在開屆時好好處理,往後才能實行我們的願景。

之前已談及,我們須有心理準備因你懂的原因撥款與資源來不到區議會落不到區,但請勿因此懷恨在心,更不要對出席的政府人員怒目相視,惡言相向。因為政府其實不是一個人,而是三樣關聯甚密卻各自獨立的事物,大家可以當作頭、軀幹和四肢,或是腦、心和手腳。這是在說甚麼?

在這裡或上面決策大方向的是頭內運轉的腦,負責參照大方向制訂各領域政策的是軀幹內日常搏動的心,執行政策並跟市民接觸的是手腳四肢。我們在會內見到的多半是手腳,有時運氣好可能見到軀幹,至於指使軀幹和四肢向已定的方向活動的頭腦,根本不會見到。所以如削減撥款、裝你懂的街燈這些,手腳軀幹全都無緣置喙,既然不能在會內與頭腦直接交鋒,那我們還得想想靈活的方法在軀幹和四肢所及範圍內成就我們的事,我能想起幾個簡單方法的,也供大家參考:

廣告

一、在議會表達的方法儘量溫和客氣禮貌,因為這不會減弱要表達之意義和情感,舉例說,反對裝你懂的街燈,全體議員一起靜靜舉手說不,跟一起長篇辯論加大聲爆粗,內容其實一樣,越溫和,越簡單,潛藏的力量反而越大,而且出席會議的政府人員既只是手腳四肢,何必要人家難堪,今天他背著任務要帶街燈議案到會,明天我們不也希望他在會內答應我們修葺全區的升降機嗎?既然我們只能反對街燈議案,沒有討論交易空間,人家明白回去覆命便是,我們還想他明天願意再來跟我們討論經常壞的升降機,那就在人的層面上對人家好點吧。

二、手腳軀幹的特點是大處無法決定,小處可以迴旋。所以我們要善用這點,經營好雙向的尊重和合作關係,到我們的願景需要時,逐小逐小跟他們研究實行辦法,最好能設身處地提供他們範圍能力所及的辦法給他們考慮。舉例說,我們發願要全區所有道路無障礙,人家說今年度沒有撥款,那我們總不能就此作罷遣他回家的,跟他談,例如本年手上有多少修路個案在當區,個案的範圍和預算,跟我們想做的有沒有相關或交集,每宗個案署方有多大空間「優化」工程計劃等,許多時候其實署方在沒有額外或主題撥款下已經在做跟我們相似的事情,我們要跟他們談相似,讓人家感到雙方其實同路,如此在計劃隨後的工程時會慢慢反映出來。當然這樣比獲批一筆過主題撥款要迂迴得多,但最後做到就是做到。

廣告

三、除此以外,政府一大能力是動員區內市民和民間資源,若由政府動員,一般會比當區議員自己做成本更低也更有效。手腳軀幹除了執行上頭方向以外,也需要自己積累政績,所以特別歡迎不多用資源主題無傷大雅接觸面高的活動,我們可在實行願景的計劃中留這些部分給政府參與,減輕自己的負擔。舉例說,因為你懂的原因沒有了托兒撥款,當區原有的托兒服務被迫暫停,那可以建議局方辦嘉年華般的一兩天活動,推廣鄰里互相關懷,聚集區內大家同歡,然後各區議員即場招募鄰里義工建立互助托兒小隊,繼續托兒服務,不也很好。

四、談判的藝術我們需要掌握,尤其是我們當中首次當區議員的同路。議會外是堅持訴求,天塌不動,寸步不讓,議會內卻是開天索價,落地還錢,寸土必爭。要記住,這不是妥協,而是在把握這次難得的機會實現我們重建地區公民社會的願景下思索我們各自的角色,區議員有區議員的角色,有些事情由區議員做對我們整體效果最好,也有些事情不適合區議員做,這些還須上下求索以體驗,我們才剛起步,路漫漫其修遠兮,互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