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後的 N 堂課(五)蛇齋餅糉乎?

2019/12/11 — 20:13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入位以後,開第一次會前,我們的來屆議員將已在自己服務當區與市民一同生活好一段時間了。許多繼承了原本由對方議員服務的區,問題來了,蛇齋餅糉應否繼續進行?

這一陣子有不少討論,不少與政治倫理社會原則哲學有關的,但比較貼近現實的,是沒有應該還是不應該,而是根據當區市民的年齡分布和需要決定。舉例說,整體市民年齡較年輕的區比起整體較年長的區,對蛇齋餅糉的期望和需要較低,這是可預期的。

首先要弄清楚,蛇齋餅糉是要來幹甚麼的。長者需要尊敬和關懷,是人之為人的常識,上有高堂而不能或不去奉養,是倫理或經濟問題,沒有親族晚輩奉養而獨居一隅的,是社會問題,應如何表達及實現對長者的關懷,是方法及其背後的哲學問題,全沒一樣是政治問題。蛇齋餅糉對長者來說,是晚輩其中一種對他們表達尊敬和實現關懷的方法,至乎予蛇齋餅糉長者的人懷如何之心思,高尚者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低下者以收買人心以致選票,只得自己知曉,旁人沒能揭心而視。

廣告

所以,是低下者將原與政治無關的蛇齋餅糉變成政治問題,將表達及實現關懷的行動變成權術操作,將自己應尊敬和關懷的長者變成增進自己的工具。若其本心只為不忍當區長者無人尊敬關懷,那不只蛇齋餅糉,還有送飯陪看醫生入屋修電器等,應全只是達到尊敬關懷長者這目的之不同方法,若目的達到,方法不違道德,何以不為?反從長者角度出發,蛇齋餅糉的意義也不在於蛇有多肥糉有多綿,而在於晚輩對他們這一行動,讓他們真切感受到被愛和被尊重。

所以,問題不是蛇齋餅糉應否繼續進行,而是當區市民真切需要甚麼。舉例說,長者想識字完讀書夢,議員卻只顧努力供給更多更優質的蛇齋餅糉,更甚者,長者其實只想晚輩陪他們聊天為他們每天送送飯,但議員又只是蛇齋餅糉,全區最後只得蛇齋餅糉,雖然長者可能也感受到這唯一的無處不在的蛇齋餅糉背後可能含有的尊敬和關懷,但對他們自己身心來說卻無甚意義,蛇齋餅糉最後變了思想懶惰的議員襯衣袋裡的萬能鑰匙,任何本來可能含有的人性意義都給過度的重複的使用而給掏空後的儀式符號。

廣告

所以,若大家真切知道服務當區的市民需要蛇齋餅糉,那就以尊敬和關懷的給他們吧。舉例說,不少長者會真切的過傳統節日,中秋月餅、端午糉等是節日的一部分,這是需要,應該尊重。

但若當區市民只是期望但實不需要蛇齋餅糉,那就另當別論了。舉例說,從來也有供給,既是免費,不要白不要,但得到了卻沒需要用,只滿足了得著便宜的一種無端的欲望,那蛇齋餅糉不只是對市民的無甚意義的浪費,供給蛇齋餅糉還是引領市民以致整個社區向佔據全部心神的物質欲望墮落的寬闊快道。本來服務市民是要細心觀察體驗市民需要甚麼,並與他們一同奮鬥,精進個人和社區的物質及精神生活,蛇齋餅糉模式卻背道而馳,成為議員不負責任的一種社會奶嘴,鼓勵市民飯來張口,錢來張荷包,以最少的付出找最多的著數,然後市民變得被動,社區精神生活荒廢,議員越發懶散,最後物質生活也倒退。

要為市民提供他們的需要,我們需要創意。我們財力不能比上對方,也預期來屆各種資源活動批核會遭遇各式延遲阻滯,我們更需要創意。下一課深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