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結果的意義及長遠作用

2019/12/3 — 21:14

11.24 區議會選舉

11.24 區議會選舉

政府在上周的區議會選舉前那些「狼來了」式的暴力警告,又以有權終止選舉作威脅,都沒有嚇怕香港的選民。可見選民的決心沒有被政府挾權作惡及警暴擊倒,香港人抵抗強權的意志再一次顯示了堅強的靱力。

這一次選舉畢竟是在連續半年的抗爭運動中舉行,整個社會仍然被當前的政治氣氛籠罩。香港民意研究計劃週五發表的區選研究數據清楚指出,出來投票的新舊選民、支持民主派的或支持建制的選民都好,不少都確實抱着公投的心態來投下他們的一票。因此,區議會的職能以至候選人的政綱相對變得較為次要。

正因如此,選舉結果的象徵意義也遠比過往任何一屆區議會選舉更重要,對香港長遠的政治生態也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廣告

選民透過手中的選票,清楚向政府及建制派說不。與一屆比較,足足多了 145 萬選民出來投票,即是說除了近期新登記的那 39 萬選民之外,有超過 100 萬在上一次沒有出來投票的人,都在當前的環境下知道了他手中那一票的重要性。

造成當前政治亂局的林鄭月娥窘態百出,一時就發聲明說會對選舉結果作出「反思」,隔了一天就說選民是透過選票表明「反對暴力」。但差不多同時進行的民望調查,她的民意支持剩值又創了歷史新低。如果不是香港的制度扭曲,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資格繼續擔當政治領導人,還要恬不知恥,捩橫折曲地作詮釋,可以說是作為一個人的基本尊嚴都要捨棄。

廣告

而那些建制派政黨及他們的頭頭,選舉之前就說有暴力威嚇,選舉落敗後又歸咎於對他們不公平的選舉氣氛。究竟是那一個派別候選人的宣傳品受到不公平對待、受到破壞、受到由建制派操控的各類街坊組織及法團抵制?選舉前被毆打、被暴力威嚇的也差不多全都是民主派的參選人!如果說議員辦事處曾經被破壞就是不公平,那對於那些沒有陣地也沒有辦事處,出來挑戰建制派的政治素人,「公平」兩個字又可以從何說起?而且,造成當前政治氣氛的,不正是政府及建制派嗎?

香港人最無奈,最憤怒的,正是在這種不合理的政治制度之下,似乎奈不了這一些人何。幸好這一類政治謊言已經騙不了人;香港的制度扭曲已經再難以掩飾;大量出來投票的選民,已經表明拒絕繼續忍受這種局面。

過去在建制派把持之下,區議會可以說是禮崩樂壞。部分區議會的議會程序陷於淪喪,決議過程馬虎草率,利益申報制度名存實亡。香港人用了大量公帑養活了一大批建制派的政治奴才,他們有人利用手頭上的公司中飽私囊,也敗壞了議會文化,令香港的基層政治走向淪落。

政府對此不但視而不見,而且樂得有這一種完全不能擔當政治制衡的議會作政治工具。有什麼重大的政治或政策爭議,就動員由建制奴隸派主導的區議會作討論,然後差不多必然得出對政府有利的決議;甚至只是動員 18 區區議會的主席聯名支持,便作為民意的依據,從而讓政府胡作非為。

經過這一次選舉,區議會得到了超過七成選民的直接授權,可以說是改革地區政治的契機。可以預見,區議會在未來幾年將會成為一個十分重要的政治平台。獲得選民如此明確的授權,新當選的區議員也不要辜負選民的付托,應該有決心革弊創新。

首先當然是要在基層把地區事務做好,打穩地區根基。另一方面,不同派別的民主派議員及組織也要共同努力,趁區議會差不多全數由民主派主導的大好形勢,把這一級基層議會的運作重新納入正軌,把被破壞了的議會機制扭轉過來,建立一個操作上更合理、更問責、也更能回應市民訴求的議會。要令以後的區議會都可以有效回應香港市民的期望,更有意識地向選民作交代,防止區議會將來再被建制派把持及攤派政治利益,也不要讓政府繼續利用區議會作政治工具及打手。

經過這次選舉,香港的政治權力格局也難免有變。得到如此高投票率作明確授權的區議會,將會變得更有政治能量。相對於被功能議席及分組點票扭曲了的立法會,區議會對全港性事務及涉及政治體制的話語權將會有所提升。民主派組織應該更有意識地利用區議會作為基層政治總動員的平台,鼓勵市民積極參與社會事務。也要以現在這一個更有政治認受性的區議會作為培養政治人才的基地,為有志投身政治及參與社會事務的年輕一代提供更多機會,讓他們部分可以成為議會的接班人,部分也可以有機會成為更幹練的政務後勤工作隊伍。

經過了這一次政治抗爭運動,香港社會已經跟以前不一樣,這一屆區議會選舉只是一個開始。勝利的喜悅只是一時,要延續未完的抗爭,要建立更合理的制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願取得了議席的區議員、政治組織、及它們背後的工作人員都繼續努力,勿忘初心,繼續爭取市民的支持和信任,從而繼續代表香港市民打拼及爭取一個更合理的制度。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