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6 萬區選公投票說明了什麼民意狀況?

2019/12/9 — 9:00

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投票日前,很多評論者都不敢過分高估民主派的勝算。雖然 9 月以來的民調一直顯示抗爭運動有大多數市民支持,但民調傾向低估建制支持度幾個百分點,是香港政治研究裏的常識。同時,大家不敢低估建制派的動員能力,也對可能存在的種票等舞弊狀况有疑慮。說到底,這次區選沒有正常的選舉宣傳過程,選前也少見任何選情觀察和分析,所以不確定感尤其大。

選舉結果令運動支持者鬆一口氣,也打破了建制派「沉默大多數」的說法。不過,民主派雖然贏得超過八成議席,兩邊得票卻並不懸殊。表面上,很多名不經傳、亦沒有花多少力氣進行選舉工程的民主派候選人都勝出,似乎印證了這次選舉是一次關於反修例運動的公投。但若說這是公投,是否代表有四成市民反對當下的抗爭運動?我們可以如何結合區選結果和民調數據,了解當下的香港民意?

首先要指出的是,有人說選舉結果是最準確的民意,這說法本身並不精確。若我們想知道「市民會在區議會投票給誰」,那麼選舉結果當然就是最終答案。但若我們想知道「市民是否支持當下的抗爭運動」,我們就不能簡單地把選舉結果當成答案。有多少市民把這次選舉視為公投,是一個程度問題。若要以選舉結果作為基礎計算抗爭運動的支持度,我們要有額外的調查資料作輔助。

廣告

區選公投票 206萬 民主派71.2% 建制派28.8%

香港民意研究所(PORI)在過去幾個月一直有進行網上調查。網上調查較為依賴市民主動參與,難以做到隨機抽樣,所以在過去一段時間的調查中,不同政治態度的市民的參與比例很不一樣,但若我們把不同政治取向的被訪者的意見分開處理,然後在整合時重新加權,總體結果仍然有參考作用。

廣告

PORI 在 11 月 26 日至 28 日之間的一次調查,就問到被訪者在區議會選舉投票時的考慮因素,其中一題是:「社會上有意見認為今次區議會選舉是一次抗爭運動的變相公投,你今次投票時有沒有這種心態?」在投票給民主派候選人的被訪者中,87.8% 說自己有此心態,投票給建制派的被訪者中,只有 49.2% 說自己有此心態。

調查中投票給民主派和投票給建制派的被訪者比例非常懸殊(12,647 人和 286 人)。如上所述,這是網絡調查的局限。但若我們假設這兩個子樣本(subsample)能分別代表民主派候選人的支持者和建制派候選人的支持者,我們可以推論,區選民主派候選人總共拿下的 1,673,834 票中,有 1,469,626 票是「公投票」,建制候選人所得的 1,206,645 票中,有 593,669 票是「公投票」。兩邊的公投票加起來有 2,063,295,民主派佔 71.2%。換句話說,若只計算公投票的話,民主派和建制派的得票比例是 71.2% 對 28.8%。

這就跟 9 月以來的民調結果很接近了。例如 9 月中大替《明報》進行的民調中,問到誰要為連續不斷的警民衝突負上最大責任時,認為特區政府、中央政府,或建制派要負最大責任的約佔 74%,認為示威者、民主派,或外國勢力要負最大責任的是 26%。這大概就是當時調查反映出來的支持和反對抗爭運動的比例。至於 74% 和 71.2% 之間的差異,可以是抽樣誤差,也可以是 9 月和 11 月之間輕微的民意轉變。

運動踏入第三個月 市民對抗爭運動看法漸趨穩定

從以上的分析出發,我們可以再引伸出幾點。首先,進入 9 月,或甚至再早一點,市民對是次抗爭運動的看法其實已經變得頗為穩定。香港市民在整體上支持和反對是次抗爭運動的比例,大約就是 7 對 3,若一些運動訴求(如獨立調查委員會和重啟政改)得到部分反對運動者的支持,該些訴求的支持度就有可能貼近或超越八成。從政治心理學的角度看,當運動開始時,市民已經掌握到的關於運動的資訊不多,所以任何新資訊都較有可能影響人們的態度。但隨着運動持續,市民累積了非常多關於運動的資訊,這些既有資訊會成為人們詮釋新資訊時的基礎,所以新資訊要轉變人們的態度,雖不能說無可能,但會愈來愈難。

其次,說民意穩定下來,也代表對運動或個別訴求的支持度難以持續上升。例如獨立調查委員會,8 月和 9 月的中大民調中已有八成支持,10 月調查中支持度更有 88%,本來就不太可能再升。事實上,11 月 PORI 運用之前中大民調的一些題目再作跟進調查,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市民回落至 84%,同時,支持重組警隊和認為林鄭應該下台的比例也同樣下跌約 4 個百分點(但都仍然超過六成)。除非這些比例在未來數月持續下跌,否則這一個月的輕微轉變算不上逆轉,那很可能只表示民意開始在一個範圍內起伏。

明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得票率續有上升空間

第三,以上的分析也代表着幾個訴求的支持度很可能會持續高企,而經過幾個月密集的資訊接收,市民對時事的掌握非常充分,在以往一般情况下,很多市民可能搞不清楚檢討委員會和調查委員會有什麼分別,但在當下,政府是難以魚目混珠的。區選的確緩和了社會氣氛,帶來較為平靜的一個星期,但這情况在 8.18 民陣大遊行和 10 月下旬其實都出現過,政府不積極回應訴求的話,抗爭和衝突不會停止,這在剛過去的星期日(12月1日)已經可見。

最後,回到選舉本身,據以上的計算,這次區議會選舉有 206 萬公投票,佔總票數七成,民主派在議席上大勝,的確是因為大部分選民視今次選舉為變相公投,而公投票又較大幅度傾向民主派。但同時,區選中仍然有為數不少的非公投票,這些非公投票大幅傾向建制,所以建制的總得票率仍然不太低。如果香港在 11 月碰上的是立法會選舉,整體投票率可能更高一點,公投票比例可能更高一點,民主派的得票率也可能再高一點。明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得票率進一步上升,應該是有些空間的。

原文刊於明報, 標題及小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