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專頁

2020/9/11 - 12:49

【十五歲少女之死.上】轟動全港的謎團 11 天法庭研訊能否找出陳彥霖死亡真相?

 
「涉案死者彥霖只有 15 歲,在全身赤裸的情況下離世,是一件難過事情。」
2020 年 9 月 11 日,陳彥霖死因研訊第 12 天,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引導陪審團。案件早前完成舉證,料陪審團將於今午退庭商議。
15 歲知專設計學院學生陳彥霖,去年 9 月 22 日被發現浮屍將軍澳魔鬼山對出海面。由於遺體被發現時全身赤裸,加上其時有報道指她生前是跳水好手,及曾參與反修例運動,死因惹來揣測。甚至在過去一年社會運動中,陳彥霖一直是代表運動犧牲者的重要標誌之一。
儘管警方在報道刊出同日透過記者會澄清,否認陳彥霖曾在反修例示威中被捕,但在社會一片質疑警暴的氣氛中,陳彥霖被警察殺死棄屍之說,一直甚囂塵上。其後陳母接受無綫新聞訪問,表示相信女兒是自殺,並否認女兒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卻反而令事件越描越黑,甚至傳出真實陳母已遭滅口,接受訪問者實屬演員的傳言。
隨著死因庭召開,歷時超過兩星期的研訊中,陳彥霖家屬、男友、個案社工、法醫、接報到場的水警等,一共 32 名證人逐一被傳召出庭作供,呈遞 35 份文件證據。法庭透過拼湊陳彥霖生前的經歷、精神狀態、失踪前的去向,以及解剖結果,嘗試解釋少女死亡原因。
不過如高偉雄總結案情時指出,歸納所有證供,由彥霖失蹤至發現屍體期間,案件並無任何目擊證人或直接證據,知道死者最終為何身故。高偉雄提醒,陪審團只能按庭上證供推論,但不能作任何沒有基礎的猜測:
「死因研訊負責找出事實、死亡原因,作出結論。」「但死因研訊無權過問民事或刑事過失,這些只能交由其他法庭處理。」
過去一年坊間的疑問,庭上呈現的證供,回應了多少?還剩下多少疑團未解?
市民自發為陳彥霖設置祭壇。
* * *
疑問一:出庭作供者是否真正陳母?
過去一年,網上一直流傳說法,指去年 10 月接受無綫新聞訪問、聲稱相信女兒是自殺的女子,並非彥霖母親何姵誼本人,而真正的陳母已失蹤或離世,故何姵誼在研訊首日出庭作供,引起社會討論,當日甚至遭滋擾及追罵。
何姵誼為本案第一證人,死因研訊主任曾藹琪首先請何確認陳彥霖出世紙、失踪人口報告等證明文件,並曾在審訊期間,邀請彥霖的個案社工唐穎恩、女童院助理主任黃燕麗、專家證人馬宣立等在法庭上認人,多人確認庭上何姵誼為他們所認識的陳母。
為了釋疑,政府化驗師衛永剛為何姵誼及彥霖進行親子鑑定。他供稱,透過去年檢取彥霖肝臟組織的 DNA,及今年 7 月 9 日取得何姵誼的口腔拭子,結果顯示兩人 DNA 吻合,有強烈證據(strong evidence)證明兩人為母女關係。馬宣立作供時確認,自己為該次 DNA 採樣到場擔任證人。
2020 年 8 月 24 日,死因研訊第一天,(左起)陳彥霖外公何潤來、母親何姵誼及堂姐陳芷君出庭應訊。
何姵誼出庭作供時透露陳彥霖身世,憶述到女兒生前點滴時,更不時抽泣及拭淚。何姵誼表示,自己在 2004 年未婚誕下女兒,最初與彥霖生父一家三口同住。但至彥霖 3 歲,因陳父吸毒及家暴,何帶彥霖離開。兩人搬到外公位於元朗的家短暫居住,其後彥霖由外公照顧,何則搬走,兩人一星期見面一次。何姵誼稱,旁人眼中兩人猶如兩姊妹,雖然二人會為彥霖拒絕上學的問題爭執,但彥霖多數會主動和好。
外界另一項質疑,是指何姵誼去年 10 月接受無綫訪問時聲稱相信女兒是自殺,而非他殺,因為女兒在 8 月開始曾經透露「聽到一把男人聲」,令她懷疑女兒有思覺失調。但這番言論被部分運動支持者批評對女兒死因草草定論,不似一個母親所為。
不過何姵誼出庭作供期間,並未如接受訪問時一口咬定女兒自殺,反而強調女兒自去年 9 月離開女童院已變正常及變乖,決心改過要努力讀書,及承諾不再找以前的壞朋友。何又重申,彥霖失踪前數天一直有與她通訊,表現愉快及貼心,亦從未提及自殺或有自殘行為。
何作供時又強調,雖然彥霖同年 3 月試過一次在女童院以膠袋箍頸,但她及後從彥霖通訊紀錄得知,彥霖該次只是貪玩「扮自殺」,而非有自殺傾向。言談間,何一直流露對女兒突然死亡無法理解。
彥霖生平
 
2004 年 7 月 16 日
何姵誼在屯門醫院誕下陳彥霖。
 
2007 年
何姵誼帶彥霖離開同居男友,彥霖開始與外公在元朗同住。
 
2017 - 18 年
彥霖中一期間曾學跳水一個多月,其後因傷腳後放棄跳水。第一次離家出走後失踪,尋獲後入住女童院一段時間。
 
2018 年
社署社工唐穎恩開始跟進陳彥霖個案。
彥霖中一期間兩次轉學。
至少兩次離家出走,尋獲後入住女童院。
 
 
2019 年 3 月
彥霖離家出走後,第四度被判入女童院。期間情緒不穩,試圖以膠袋箍頸被送院。
彥霖出院時逃脫,失蹤一個多月。
 
2019 年 5 月
彥霖被警方尋獲後,再度被判入女童院,及後向母親及社工稱失蹤期間當陪酒維生。
 
2019 年 8 月 10 日
與舅父及母親吵架後離家出走。
 
2019 年 8 月 11 日
到尖沙咀購買蛋糕時中催淚彈,其後到九龍灣找男性朋友,期間吸食過大麻。
 
2019 年 8 月 13 日
涉嫌在塘福懲教所外踢傷女警,被警方以襲警罪拘捕,及後被關押於女童院。
 
2019 年 9 月 12 日
獲批保釋外出,返回外公家居住。
 
2019 年 9 月 16 日
第一日在知專設計學院上課。
 
2019 年 9 月 19 日
最後露面日。
 
2019 年 9 月 22 日
市民在將軍澳魔鬼山對出海面發現彥霖遺體。
疑問二:知專閉路電視中的女子是否陳彥霖?她有否參與社運?
去年 10 月校方發佈了 16 條閉路電視片段,一個相信為陳彥霖的少女在校園內徘徊。女子在部分片段中穿上黑鞋、手上持有物品,但部分片段中則為赤腳及兩手空空。片段發佈後,有人質疑部分 CCTV 片段中的少女並非彥霖本人,而是由演員假扮,企圖掩飾彥霖的真正行踪。
死因庭向證人出示多幅 CCTV 截圖,當中包括女子穿鞋及赤腳的畫面。何姵誼、彥霖外公何潤來、個案社工唐穎恩、及彥霖的知專同學趙鈞誼,均辦認出少女為陳彥霖。何姵誼解釋彥霖赤腳的原因時指,彥霖在村屋長大,覺得熱時會脫鞋,即使在公眾場合也會脫下;同學趙鈞誼亦稱彥霖經常在課室脫鞋。與彥霖同住的外公,則認得她當日上學的衣著。
2019 年 10 月,知專設計學院公開部分閉路電視片段,片段顯示在 9 月 19 日,即彥霖最後露面當天,下午近 6 時在校園內多處徘徊。
陳彥霖在知專設計學院遊走的路線
在 8 月 28 日的研訊中,庭上播放一段經警方剪接、約 30 分鐘的知專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彥霖在 2019 年 9 月 19 日下午 5 時 47 分進入知專校園,至近 7 時離開。當日她進入校園時束髮髻或短馬尾、穿黑色吊帶上衣、鬆身長褲及黑鞋,但離開時赤腳。
知專職員供稱,閉路電視顯示的時間與真實時間可能有數分鐘誤差,只能作參考之用。據閉路電視顯示,彥霖當日在 5 時 47 分至 5 時 54 分,曾出現在學校李惠利樓 9 樓,她當時頸上掛著一條黑繩,手拿著白色索繩袋及一些紙張。
(下列所有時間為閉路電視鏡頭顯示時間,或與實際時間有誤差。)
 

知專設計學院

17:54

李惠利樓 9/F

17:49

李惠利樓 G/F

17:47

進入學校

 

知專設計學院

17:54

李惠利樓 9/F

17:49

李惠利樓 G/F

17:47

進入學校

但至 6 點 13 分,她出現在 B 座 2 樓時,身上的黑繩及其他物品已消失。有知專職員在法庭上供稱,同日晚上約 7 至 8 時,有人在學校 2 樓平台拾獲彥霖的物品,其中包括個人證件、由香港青年協會印製關於大麻的小冊子,以及一條穿有鎖匙的黑繩。不過,法庭未有任何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彥霖放下物品的情況。
 

推測彥霖在 10 樓

期間丟失了鞋。

18:31

18:27

18:30

18:28

18:13

18:10

18:12

18:13

18:11

同日晚 7 至 8 時,有人於 2 樓平台拾獲彥霖個人物品。

 

推測彥霖在 10 樓

期間丟失了鞋。

18:31

18:27

18:30

18:28

18:13

18:10

18:12

18:13

18:11

同日晚 7 至 8 時,有人於 2 樓平台拾獲彥霖個人物品。

鞋子方面,片段顯示她在 6 點半到達 9 樓平台花園時,腳上仍穿著黑鞋,其後她循樓梯走上 10 樓,並懷疑在 10 樓丟失了鞋,當再有鏡頭拍攝到她循樓梯上 11 樓時,彥霖已為赤腳,沒有鏡頭拍攝到彥霖脫鞋的過程。
鏡頭拍攝到,彥霖在 11 樓時一度嘗試打開天台的門,但不成功,遂赤腳返回 9 樓平台花園。另外亦有鏡頭拍攝到,當彥霖從 7 樓位置,通過連接李惠利樓及 B 座的天橋時曾拿起一塊黃色告示牌,並放在天橋路中心;及後,彥霖曾在同一層的升降機門口,先後三次按下按鈕,但最後均沒有乘搭升降機。
警員李豪傑供稱,調查期間曾詢問清潔職員有否拾過彥霖的黑鞋,惟職員表示沒有見過。
 

18:36

C座 11/F 一度嘗

試打開天台門

18:47

彥霖將黃色指示

牌放在路中央

18:42

18:36

18:47

彥霖三度按下升

降機按鈕後離開

18:54

扶手電梯(俗稱天梯)

18:59

離開學校

 

18:36

C座 11/F 一度嘗

試打開天台門

18:42

18:47

彥霖將黃色指示

牌放在路中央

18:36

18:47

彥霖三度按下升

降機按鈕後離開

18:54

扶手電梯(俗稱天梯)

18:59

離開學校

去年有傳媒訪問彥霖朋友,指彥霖生前不時出席遊行示威,網上流傳一段彥霖在 8 月 11 日遭催淚彈擊中後的自拍片段,言談間透露對運動的支持,網上更有消息指彥霖為一個文宣群組的管理員,是運動的積極參與者。但時任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曾在去年 10 月 11 日的記者會指,陳彥霖無因任何反修例公眾活動被捕。
彥霖男朋友伍紹剛目前正於塘福懲教所服刑。見過彥霖的伍父伍錦雄出庭作供時透露,於去年 8 月 12 日晚上 7 時,曾於東涌看到彥霖與反修例人士一同派傳單,伍父引述彥霖當時表示「我幫佢哋手」,惟伍當時感覺彥霖與其他人不認識,亦非朋友。
伍紹剛出庭作供時表示,彥霖曾對他說,覺得市民被警察打「好慘」,但伍表示,自己不太喜歡這類話題,因此當時只是輕輕帶過。知專同學趙鈞誼作供時亦確認,彥霖曾對她談及社會運動,但趙自己不關心這方面事情,沒有特別理會。
彥霖的個案社工唐穎恩庭上供稱,陳彥霖於去年 6 至 8 月有參與社會運動。唐引述彥霖表示,她的立場是「幫學生」,但並非站在最前線,亦無付出很多時間參與,不算「瞓身」或中堅分子。唐指,彥霖向她透露於去年 8 月 11 日曾到尖沙咀買蛋糕,替堂姐慶祝生日,一度中催淚彈。彥霖堂姐則指當日,彥霖在尖沙咀中催淚彈後,曾在 Instagram 上傳相關片段。堂姐當時也在尖沙咀,問過她在哪裡,惟彥霖無回應。
 
網上流傳彥霖生前的自拍短片,顯示相信是去年 8 月 11 日,彥霖在尖沙咀中催淚彈後情況。彥霖在曾在片段中表示:「請問我做錯咩呢... 大家都係出嚟行街」;又表示「你哋有事,我會陪住你哋,因為我都係香港人... 手足們唔使擔心我。」
疑問三:彥霖生前是否游泳健將?她是否遇溺?
陳彥霖案最大疑點之一,在於最初曝光事件的《蘋果日報》引述其好友透露彥霖生前曾參加跳水隊,並曾奪得校際游泳比賽獎項,令人懷疑一個游泳健將,何以最終浮屍海面。
彥霖母親供稱,彥霖自學游泳,兩人曾一起到泳池游泳。彥霖在中一時報讀跳水課程,惟有一次接她放工時「拗柴」,需要停學跳水。彥霖自腳受傷後變得反叛,其後更因不想上學,多次離家出走。社工唐穎恩則指,認識彥霖時候,她已受傷沒有再跳水,但閒時仍會與朋友游泳。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曾問法醫李毓樺,如果一個人懂得游泳,會否選擇跳海自殺?李表示以經驗而言,這情況並不多見。
負責解剖的衞生署法醫李毓樺出庭作供指,彥霖遺體被發現時已呈初、中度腐爛,發漲,身體多處變紅及綠色,亦因長期浸水出現皺皮及甩皮。解剖結果顯示,死者左右胸腔膜各有 550 及 50 毫升的深紅色腐爛液體,部分可能是肺部腐爛後流出的積水;胃部則有 10 毫升澱粉狀液體。李毓樺指,遺體上沒有發現致命傷勢。毒理檢測未發現體內有藥物或毒品,亦沒有證據顯示死者曾被施用迷暈氣體如哥羅芳。
李總結死因不確定,但考慮到環境證供,認為有可能是遇溺,但稱只是排除性死因。李又估計,彥霖死亡時間為她最後露面日期,即 2019 年 9 月 19 日的一日之內。
解剖報告
發現屍體日期
2019 年 9 月 22 日
高 160 厘米
重 55 公斤
 
遺體被發現時全裸
呈初、中度腐爛程度
有血水流出,皺皮,估計浸水 1-2 日
 
沒有致命傷勢、沒有明顯病理
體內未發現任何毒品或藥物
死因:不確定
身體各處解剖結果
 

喉部

喉部及軟骨沒有骨折

頭部

頭骨沒有破裂

大腦沒有出血

心臟

正常

右胸

右肺重281克

右胸腔膜內有50毫升的腐爛液體

左胸

左肺重347克

左胸腔膜內有550毫升的腐爛液體

胃部

內有10毫升澱粉狀液體

肺部、胰臟、脾臟、腎部、腎上腺、甲狀腺及氣管等亦開始腐爛

私處

沒有傷勢未發現不屬死者的DNA

指甲

未發現衣物纖維

血跡與死者DNA 吻合

右小腿內側

有大約4吋長、2吋闊擦傷

 

喉部

喉部及軟骨沒有骨折

頭部

頭骨沒有破裂大腦沒有出血

心臟

正常

右胸

右肺重281克

右胸腔膜內有50毫升的腐爛液體

左胸

左肺重347克

左胸腔膜內有550毫升的腐爛液體

胃部

內有10毫升澱粉狀液體

肺部、胰臟、脾臟、腎部、腎上腺、甲狀腺及氣管等亦開始腐爛

指甲

未發現衣物纖維血跡與死者DNA 吻合

私處

沒有傷勢未發現不屬死者的DNA

右小腿內側

有大約4吋長

、2吋闊擦傷

不過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的資深法醫馬宣立則認為,一般遇溺死者的肺部會因為吸入水而漲大,平均可重達一千公克,兩邊肺部的水量理應接近,胃部亦會有水。惟彥霖遺體兩邊胸腔內的液體容量相距甚遠,肺部非特別重,胃部沒有積水,馬宣立認為情況「稍為古怪」。不過他指出,有文獻指出部分人喉嚨特別敏感,落水後喉嚨收縮,有機會無法將水吸入肺部及胃部。
馬宣立指,解剖無法找出任何陳彥霖死因的具體證據,沒有證據證明他殺或自殺,同意解剖報告所指彥霖死因不明,認為未能證明彥霖是遇溺而死。
不過馬宣立重申,本案遺體被發現時全身赤裸,且沒有任何解釋,是令他「非常唔安樂」的地方。馬宣立指,如果是很鬆身、例如吊帶裙類衣物,有可能被海浪沖甩,但內衣褲是很貼身的衣服,不容易被沖走。
馬宣立又提出,法證學上其中一個分析遇溺的方法,是透過分析死者肺部及血液中的矽藻,與發現遺體的水域中的矽藻做對比,即能判斷死者下水後一段時間是否仍有呼吸及血液循環。
不過李毓樺稱,據他所知,因本港水質污染嚴重,進行矽藻測試有困難,衞生署法醫至少在 2015 年後已無再用此方法進行鑑證。
2020 年 9 月 2 日,資深法醫馬宣立以專家證人身份出庭作供。馬宣立指,解剖報告無法找出任何彥霖死因的具體證據。
疑問四:彥霖最後露面當天去過什麼地方?她失踪前的精神狀態如何?
綜合呈堂證供,彥霖最後一次露面是去年 9 月 19 日,彥霖當日的行踪及精神狀態成為研訊重點。
除了聲稱曾接載彥霖到日出康城的的士司機周泰來,最後見過彥霖的知專同學趙鈞誼,是出庭作供的第 13 號證人。趙鈞誼供稱,當天學校中午下課後,彥霖曾去整理自己的儲物櫃,並把櫃內的東西全部拿走。趙鈞誼供稱,彥霖當時表示自己晚一點會再回校執拾。趙當時詢問彥霖為何不等翌日上學再執,但彥霖堅稱自己晚上會回校。
其後,趙鈞誼和彥霖、及另一名同學 Nia 一起乘地鐵離開調景嶺,趙指,住元朗的彥霖本應在美孚轉車,但她當日沒有下車,並向 Nia 表示自己要去荃灣買東西。
根據調景嶺港鐵站閉路電視片段,當日下午約 5 時 35 分,一名身穿黑色吊帶上衣、懷疑是彥霖的女子在港鐵站 A1 出口外出現,在站外一個石壆上坐下一會兒,之後站起來離去。根據港鐵清潔職員供詞,她其後在該處拾獲屬於彥霖的物品,包括手提電話及畫具等。
2020 年 8 月 27 日,知專學生趙鈞誼出庭作供,透露自己最後一次見到陳彥霖是 2019 年 9 月 19 日在美孚港鐵站。
研訊期間,死因庭播放多段分別從調景嶺港鐵站、知專、都會駅商場以及善明邨撿取的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彥霖當日黃昏的行踪。片段顯示,彥霖於下午約 5 時 47 分進入知專校園,在校內不同樓層徘徊一段時間後,至近 7 時離開知專。近 7 時,港鐵站鏡頭拍攝到彥霖從 A1 出口進入調景嶺站,並穿過 B 出口進入都會駅商場。及後,多個都會駅商場鏡頭拍攝到陳彥霖沿扶手電梯走到商場 2 樓,並從 2 樓出口離開商場,進入善明邨範圍。
彥霖最後露面的片段,是她在善明邨善智樓附近出現,並向翠嶺里遊樂場旁邊走去。當時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時間為晚上 7 時 11 分。
的士司機周泰來於去年 10 月主動向警方報案,指自己曾於 9 月 19 日接載過一名懷疑是彥霖的赤腳女子。周泰來於庭上供稱,當日傍晚,他在知專設計學院外景嶺路接載過彥霖,當時彥霖要求前往日出康城緻藍天。周稱,彥霖當時赤腳,因而對她特別有印象。
周泰來供稱,的士駛至環保大道及康城路交界時,彥霖突然要求靠右轉入的康城路,最終要求在緻藍天後門旁的一個地盤下車,該處距離海邊百多二百米。周泰來表示,自己當時曾向彥霖表示該處「好靜」,但彥霖回應「得㗎啦」,並支付車資。
周指,他認為該處尚算有燈光,加上附近有保安員,於是讓彥霖下車。不過他表示,由於當時天色開始昏暗,他從倒後鏡中看不清楚彥霖下車後的行踪。
負責此案的警員李豪傑指,根據的士司機描述彥霖下車位置,該地盤有一個閉路電視鏡頭向迴旋處方向拍攝。但警方翻查該閉路電視片段,未發現彥霖踪影。不過李豪傑指,該處閉路電視鏡頭比較模糊,加上燈光較暗,不排除彥霖曾行經但未被清晰攝錄的可能性。
趙鈞誼表示,當日二人在美孚分別後,她覺得彥霖神情有異,曾 Whatsapp 指她「今日好似有啲嘢」,表示「好擔心你」,又叮囑她趕快回家休息。彥霖下午曾回覆趙,表示自己只是想上學「開開心心,做返自己」,希望之後可以「影多啲相、畫多啲靚畫」,又相約趙第二天早上在調景嶺站見面一起上學。二人 9 月 19 日的最後一個 Whatsapp 訊息,是趙鈞誼提醒彥霖記緊做中文作文功課,時間為晚上 7 時 22 分,彥霖並無再回覆。
陳母何姵誼表示,彥霖性格開朗,惟升中及腳傷後變得反叛,曾五度離家出走。彥霖去年 8 月 13 日到塘福懲教所探望男友後被指襲警,何姵誼指,她被捕後被帶返警署時,她在警署內不停行來行去、自言自語,何形容當時的彥霖無法與人溝通,個案社工唐穎恩亦形容彥霖當晚猶如「黐咗線」。
彥霖其後入住女童院,8 月期間曾有兩次因情緒不穩定被送入醫院,但兩次為她應診的青山醫院精神科醫生均診斷她沒有思覺失調,只是患對立反抗症(ODD)。除了鎮靜藥物供有需要時使用,醫生未有為彥霖處方其他藥物。
彥霖外公何潤來形容,彥霖一向只是「少少反叛,無咩其他嘢」,但何潤來指,她在失蹤前一晚通宵執拾房間,眼神恍惚,又稱有人在她耳邊不停說話「騷擾」她、「唔畀我瞓」。何潤來認為彥霖當晚的表現並不正常,但彥霖翌日早上有出門上學。
不過,包括陳母何姵誼、外公何潤來、堂姐陳芷君、男朋友伍紹剛、個案社工唐穎恩、知專同學趙鈞誼、及三名親身接觸過陳彥霖的精神科醫生,至少 9 名證人表示沒有聽聞過彥霖有自殘或自殺念頭。
精神科醫生何美怡以專家證人身份作供,何美怡透過分析家人及個案社工提供資料,認為彥霖19 年 8 月曾作出怪異行為,例如自言自語、未能與他人正常溝通,可能是首次出現思覺失調症狀。何美怡又引述社工資料指,彥霖曾於 8 月 11 日吸過兩口大麻,不排除彥霖出現藥物誘發的精神障礙。
彥霖在 9 月 19 日最後露面當日,同學指她曾在同學枱底睡覺,及 CCTV 拍攝到她在校園內漫無目的徘徊,何美怡認為這些都是怪異及無原因的行為,顯示彥霖當時精神混亂。何美怡又指,思覺失調患者自殺機會大於正常人。回應有陪審員問及思覺失調會否導致失去原本技能,例如本身懂得游泳變成不懂游泳;何則表示文獻沒有相關記載,但她認為如果患者思想混亂,有機會造成手腳不協調。
* * *
案件原定審訊 11 日,最終歷時 12 天完成,期間傳召約 30 名證人,呈堂證物 30 多件。轟動的少女離奇死亡案,即將由五人陪審員商議後作出裁決。
過去一年,無論庭內庭外,無數港人曾為不認識的少女追查真相。庭上的真相,能否服眾?當法庭呈現的證據,與當初預想有所不同,人們如何面對?付出過努力與堅持,是否就能換來回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