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分鐘的希望

2021/3/5 — 3:27

(左起)朱凱廸妻子區佩芬、岑敖暉妻子余思朗、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梁國雄妻子陳寶瑩。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左起)朱凱廸妻子區佩芬、岑敖暉妻子余思朗、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梁國雄妻子陳寶瑩。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馬拉松式聆訊,去到第四個全日,被捕的47名泛民人士,由到警局報到那個晚上起,渡過了五天四夜的漫長而難捱的時光,終於待到法官宣佈保釋結果的時刻。

整天早上和下午,繼續有被告人自辯,也有律師代被告人申述補充資料。其中,代表曾經長時間任空中服務員,關注勞工權益的吳敏兒的辯護律師,提及50歲的女被告人的家庭狀況和過去經歷時,穿着粉紅外套,戴着眼鏡的吳敏兒在犯人欄裡,聽着律師說自己故事時,悲從中來,由飲泣到痛哭,用紙巾拭淚,旁邊的毛孟靜摟着她肩膊安慰。

廣告

30歲的何桂藍也作出陳述,她穿着黑色的上衣和闊身長褲,手袖摺到手臂上,常把手插在褲袋裡,她走到律師附近的咪高鋒發言:「testing , testing」,說完她自己的保釋申請時,敏捷地跳起翻過隔着律師區域和犯人欄的矮牆。

今天下午發生了一件小插曲。法官問道,「小姐,妳是否在看報紙。」「小姐」是指何桂藍,不知她從那裡找到報紙,看得津津有味。自被扣押後,被告人的手機被沒收,與外界消息隔絕。

廣告

一份實體報紙,忽然成為了資訊來源。「從來未試過覺得實體報紙那麼好看。」這是被告們的心聲。何桂藍答,報紙在地下拾到的,法官說不是要責備她,只是說聆訊過程即使不關她的事,也需要大家留心聽。後來她把報紙交出,「那把報紙扔掉吧」,法官說。珍貴的報紙就被棄掉了。

由於家屬只獲准到隔壁的法庭觀看直播,連續五天四夜,家人連跟被告人親身相見也不可能。於是,唯一的通訊方式就是通過律師。被告人拿着紙和筆,伏案寫下自己的心情和近況,透過律師交給家人。家人也只能把握時間寫紙仔交予被告人。整天審訊,看到不同人把紙條從犯人欄的玻璃窗隙縫遞交出來,大家也互相協助傳遞紙條。

整天休庭兩次,最後一次等待法官承諾於晚上7時出來宣佈結果,等待的時候,氣氛還算輕鬆。何桂藍和岑敖暉,兩個佻皮的青年人,不住地向旁聽席的人士做心心的姿勢,有時是用手指比心心,有時自己把手放頭上形為兩個人形心心,兩人更一起夾份一人做一半把一個心砌出來。何桂藍亦有輕拍岑敖暉的頭髮。有一陣子,區諾軒顯得頹喪,黃碧雲、何桂藍三人圍在一起談話,何桂藍更擁抱了區諾軒,拍拍大家肩膊互相激勵。

法官出來之前,控方代表忽然步出法庭以外,這一個異動,後來成為了記者覺得耐人尋味的一刻。控方代表多次清楚表明,反對47人的保釋申請。

宣佈結果之前,法庭的警員人數明顯增多,九名男警和女警,站在犯人欄附近,令氣氛頓時變得緊張。

法官終於出來了,說考慮了各種因素,請以下號碼的被告人站立。「8 、10、11、14、16、17、20、24…….」被告眾多,記者都不時翻查人名列與被告號數的列表。法官讀了15個人的號碼,表示這批人可以保釋,代表其餘32人要還押。

法官之後逐個處理每個人的保釋金額和人事擔保資料,連「報到」時間和警署地點,宵禁時間,都詳細解釋。此時,獲得保釋的人士,包括前飛機師譚文豪,張可森等,都在拭淚,不獲保釋的,仍坐在原位的被告人,包括岑子杰也在哭泣。法官還問被告明不明白保釋條件,有人語帶哽咽道:「明白」。

獲得保釋的人,還在細心把保釋條件抄寫在手上的紙張上,生怕錯過了細節,部份家屬已在腦海想像,今天晚上如何迎接家人回家,老人家或要安排「碌油葉」替後輩洗澡…..但是這一絲迎來親人回家的希望,就被控方的技術性語言殺個措手不及。

「律政司正式上訴…..跟據法例第X條針對保釋作出覆核申請。」法官聽後,仍然聲線溫柔地抄寫筆記。法官和控方繼續交換對話,那只是熟悉法律程序的人才聽得懂的對話:「48小時內完成程序。」

有人發出提問:「那些保釋金不用拿出來吧?即係唔洗畀錢啦。」

法官指,由於部份被告人解僱了代表律師,他要解釋一次讓大家明白,按照政府即律政司一方申請,他必須命令15名剛獲釋的被告人繼續還押。

簡單來說,就是政府就這次五天四夜的馬拉松式保釋申請結果作出上訴,由上一級法院再於短時間審理,基於如此情況,所有被告人即使獲得保釋,也因為新的法律程序,需要繼續還押。

五日四夜的折騰,換來了的希望,如同肥皂泡般被戳破。

從天堂掉進地獄,那是15名被告在10分鐘內的處境。

法官離席,47被告人唯走進那道小門正式成為還柙人士,有被告人把握機會大聲叫喊:「政治犯無罪!香港人不死!政治檢控可恥!」黃之鋒離開前還喊了一句:「多謝各位律師!」旁聽席傳來有人喊:「之鋒加油。」

被告人或許還在消化結果,但有家屬已經情緒崩潰,有母親輩的女士在法庭的走廊抽泣痛哭,也有家屬在法庭停車場奔走尖叫哭喊,一位旁聽的年輕女子在法庭外更休克暈倒要由救護車送走,法院裡一片愁雲慘霧。

其中三位家屬,包括梁國雄長毛的妻子、岑敖暉的新婚太太、朱凱廸的太太,已是較「硬淨」的三位女士,她們在法院地下會見傳媒。朱太說:「這宗案件反映香港的政治環境,和言論自由的倒退,令人傷心和憤怒,但我們做丈夫的做妻子做子女的做學生的,和收押所裡的人也是坐在同一條船上,我們要堅強,我們家屬要互相扶持。」

昨天晚上,法院外聚集了數百人,一邊喊口號一邊唱歌,有警方再舉起警告旗幟。直至最後,仍有不少市民要送囚車離開,今天微雨風大,警方把多架警車停泊在法院外,拉起橙色防線把禁區封鎖到老遠。但仍有市民不忍離開,佇立在路邊守候,只為了要讓囚車內的47人,在夜深的街角,看到為眾人為他們,於漆黑中舉起手機點亮的一點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