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內,香港上網要翻牆?

2017/9/17 — 10:15

我家附近有位精神狀態不太好年紀也不小的清潔工,時常一邊打掃地上的落葉,一邊大聲在咒罵着什麼。別看她總是喃喃自語,偶爾高聲大叫嚇人一跳,她清理環境的工夫可是做得很認真的。難得清潔公司願意聘她工作,附近街坊也待她不薄,周不時把一些廢紙集合起來給她去賺些外快。最近廢紙回收停頓,她的生活應該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吧。比起近日吵得鬧哄哄的「港獨」爭論,坦白講,我覺得中止廢紙回收這個新聞的份量要重得多了。為什麼香港直到現在,還會有那麼多過了退休年紀的公公婆婆,要靠拾荒這樣的體力勞動來維持自己的生計呢?為什麼他們要用辛苦了大半天的代價,才能為自己的飯桌多添一小盤蔬菜呢?但在像何君堯議員這樣的特區新貴看來,持續追擊港獨似乎才是今日香港的頭等大事。為什麼我們的城市會對自己腳底下這片土地上正在發生的真正慘事視而不見,卻要執迷於一團恍如空中樓閣的幻影,並且把它描繪得越來越細緻呢?回想過去幾年我們走過的路,便能發現種種支撐那團幻影的執念與情緒,其來有自。

幾年前,我在這裏寫過一篇題目叫作〈仇人也是鄰舍〉的東西,內容卑之無甚高論,無非是想指出我們全都被迫要和政治立場殊異於己的人共居一城,因此我們必須理解那些人為什麼會和自己這麼不一樣而已(再囉嗦一次,「理解」和寬容是兩回事)。結果這個題目被一些朋友笑話到今天,覺得這是「大愛左膠」的典型病徵,總是想勸大家要同情那最不值得同情的主張,多理解別人背後的苦衷。在一些人看來,政治上的敵人無異於殺父仇人,根本不共戴天,怎麼能說他們也是我們的鄰舍,又憑什麼要求我們的理解?可是最近很奇怪,當年一些痛斥我那些說法「維穩」的論者居然也在要求理解了。他們不至於贊同恭喜蔡若蓮副局長喪子的言論,但要批評涉事青年涼薄的人去想想,那些青年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不滿,他們不滿的根源又是什麼?聽來有點道理,但為什麼你的論敵要理解這個呢?他只管恨你罵你就夠了,不是嗎?

我們之所以走到這一步,其中一個原因正正在於很多人不肯從自己的偏狹情緒裏頭跳出來,稍稍理智一點,稍稍不那麼離地的去看這幾年來的政治軌跡,反而放縱自己的偏見和仇恨,多推一把,將局勢終於推向無可挽回的地步。

廣告

寫評論不是算命,所以我一向不太喜歡預測時局走向。就算偶而為之,並且言中,也不可能高興,因為那通常不是什麼好事。2014年,人大常委會決定普選框架前夕,友人約晤,我當時就從早成昨日黃花的「D&G事件」與「內地小童旺角街頭便溺」說起,談到一套維穩政治和維穩經濟正在香港出現,藉着推高陸港矛盾,以民族大義和國安問題的原則展開鬥爭,使得一國兩制漸漸變成一國一制。現在重看這篇名為〈悲見香港好大鑊,搞到咁局面邊個有着數〉的過時訪談,我發現證諸後來這三年多的種種事故,其基本推論還是可以不用變的。但我最大的錯誤,是犯上了後來《成報》的毛病,以為這多半是中間一群專吃維穩飯的,和一些靠鬥爭來達到政治目的的人在作祟,低估了這是既定大方向的可能。

那篇訪問發佈之後,照例被一些右翼本土主義者(包括後來被叫做「港獨份子」的人)狠批,認為我是主張大家不要抗爭,不要煽風點火,任由政權高壓才好。的確,後來我還寫了好一堆批判港獨和右翼本土主義的東西,因為我從不相信他們這種抗爭是有意義的真抗爭;鬧了這幾年,我也從來沒見過他們為自己的目標提供過可信可行的路線圖。相反地,他們只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給出藉口去讓香港一切珍貴的價值逐步淪喪。你真的認為比起老無所依的現實慘況,富豪廉價租借官地,香港獨立是個更值得大家集中全部精力去完成的一件大事嗎?

廣告

但我知道事已至此,今天再說這些話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接下來,我們將會看到沿着鬥爭港獨的主軸,社會上各個領域的變化。首先學林鄭的說法,「打壓言論自由和學術自主這種情況是不存在的」,因為違法的港獨言論根本不該出現,正如內地官媒所言,幾乎等同於「主張納粹」,所以消滅它並不違背言論自由和學術自主的精神。當然青年們是會抗爭下去的,尤其是像辱罵大陸同學為「支那人」的周竪峰,這類人將來還會陸續登場。說來奇怪,把港獨和納粹相提並論,本來牛頭不對馬嘴,偏巧周先生去年還展示過納粹手勢,正好給了一個「物證」。而且他年紀雖輕,卻懂得當年地下黨滲透國民黨手段,叫他支持的團隊派人去對家那邊做鬼,好勝出中大學生報內閣的選舉。儘管與者稚嫩敗事,但他們這等校園鬥爭功夫還是叫人一新耳目,來日不可限量,必將抗爭的戰場蔓延到其他地方。

套句共產黨的老話,哪裏有壓迫,就哪裏有反抗;其實反過來說一樣也通,反抗到哪裏,壓迫便跟到哪裏。所以當民主牆不能談港獨了,有人就會在課堂裏講,接下來則自然是課堂上也不許講。可是這依然不是打壓學術自由,因為港獨不在學術自由的範圍之內。另外,由於佔中已經被正式定性為港獨運動,所以事實上從來不是港獨,但卻發起佔中的戴耀廷也就是港獨了,必除之而後快。再下去,就是所有支持他的學者,所有去過雨傘運動現場的老師教授,也都有同情港獨的傾向,就算不逼學校解僱,恐怕也得他們自行劃清界限……。

港獨的範圍還很有彈性,以澳門立法會選舉中的新一代反建制派被人說是和港獨有聯繫一事來看,大概全香港的民主派也都算是港獨了。可不是嗎?就連最「大中華膠」的教協,最近也被喉舌媒體批評,指他們要為今日瀰漫校園的港獨風氣負責。然後,可能連所有批判大陸政局者(如台灣李明哲),乃至於反對有利於陸港一家親政策的意見(如反對高鐵一地兩檢),也都會惹上危害國家安全和涉嫌港獨的麻煩。

順着這些線索,限於篇幅省去中間的步驟,我不妨大膽猜測一下十年內將會陸續出現的情景:當整個香港的「常識版塊」(馬傑偉語)逐漸轉移,包括法官和律師在內的法律界人士及組織要旗幟鮮明地反對擴大化定義的港獨,自願替所謂港獨份子辯護者將會接不到工作。一切公帑資助,或者在政府場地呈示的文化藝術表演活動乃至於書籍,都要經過政審。大型企業招聘員工,必須仔細研究應聘者的政治經歷和立場(例如調查他們的社交媒體),同時限制員工的政治活動。《蘋果日報》關門大吉,因為少去了這一端,所以現在還勉強維持的主流媒體的政治光譜必將縮窄,完全倒向另一端。沒錯,還有網媒,大家還可以在facebook上頭活躍。可是誰敢保證未來香港不在防火牆內呢(前陣子澳門試驗性地斷了半天通訊工具「Telegram」的使用,或許就是為了將來更大計劃的實現)?更何況facebook急於重回中國市場,蘋果公司在中國開設iCloud數據中心,要將小小香港的互聯網運用大陸化,絕非想像中那麼困難……

原文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