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危城》給香港人的最後忠告

2020/8/26 — 16:48

《危城》戲中楊克難(劉青雲)曾說:「我哋今日跪咗,聽日可以企得翻身咩?」

《危城》戲中楊克難(劉青雲)曾說:「我哋今日跪咗,聽日可以企得翻身咩?」

【文:大福】

因為陳木勝導演的離世,大家重新關注他過往執導的電影,無奈又諷刺。

出身電視台的陳木勝,從90年代開始拍過不少膾炙人口的港產片,雖然未獲任何獎項肯定,卻是公認的中流砥柱,他的經典作品包括《衝鋒隊:怒火街頭》、《三岔口》、《保持通話》、一度為成龍轉型的《新警察故事》等等。雖然近年甚少接觸他的電影,但看到他英年早逝的消息,覺得很失落。

廣告

喜歡港產片的台灣友人此時向我推薦《危城》,說是一部反映香港時局的電影。上網才發現是2016年出品,為什麼當時會走漏眼呢?可能因為看到是合拍片就刻意略過吧?雖然影評口碑兩極,但幾乎都同意電影影射香港,所以立即找來看,看罷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影射!《危城》故事雖然發生在清末民初,主舞台「普城」卻是一個架空小鎮,名字已經令人想起「熱普城」,惹人暇思。

電影講述軍閥曹瑛的兒子少帥曹少璘(古天樂)南伐石頭城弄得血流成河,當中老師白玲(江疏影)與其學生在浪人馬鋒(彭于晏)相救後,與其他村民逃到普城。在軍隊被調到前線下,普城由保衛團團長楊克難(劉青雲)與太太(袁泉)帶領衛城。惟曹少帥翌日到普城,殊即殺害白玲與其親戚共三人。在軍隊不在下,楊克難決定以殺人之罪於翌日處決曹少帥,惟曹軍上校張亦(吳京)趕至,稱翌日攻城搶人,令普城頓時在一天間變成危城。

廣告

邪惡頭目現實是存在的

很難不將「普城」看成當下的香港:例如電影劈頭就說普城人多數不是本地人,而是走難而來定居的;又或者在軍閥割據之下,普城由平民組成的保衛團維持治安,本來人民生活安定,但南方軍隊棄城而去,北方曹瑛大軍壓境,先頭部隊卻是囂張跋扈的少帥,他一來就濫殺無辜,又四處散播恐懼,令人人心惶惶,向來安穩的「普城」立即變「危城」。

老實說,原本看到古天樂的擠眉弄眼,覺得非常不耐煩,但是一想到可能影射某位前任特首,又覺得異常真實,當然經過這幾年的洗禮,亦想到另一位「鄉黑勾結」的跳樑小丑。原來古天樂並非無的放矢地浮誇變態,少帥那種喪心病狂的猙獰,近年我們在新聞畫面上看得太多,難道古天妹在演繹的時候,參考了現實的某個人物?

正如現在看戲中的情節,總覺得能對應到2014年「雨傘運動」以後的香港,除了強權壓境的壞人嘴臉之外,「普城」內的人民面對極權入侵,各種反應亦似曾相識 — 最有錢有權的城長最快向少帥臣服,認為只要向權力表忠就能夠保住自己所有;一般平民百姓為求生存,以為只要聽話就可以保持生活不變,就算看到已有人命傷亡,仍覺得只要自己服從權威就能夠保存性命。

地獄之路由善意鋪成

「聽話」是否能夠保命?最近流傳《危城》戲中楊克難(劉青雲)與廖甲長(廖啟智)的一段對話,或者能夠提供一些省思空間:
劉:「我第一日做地保嘅時候有人同我講,做地保唔駛識好多字,但最緊要識得分是非黑白,知道乜嘢係啱,乜嘢係錯,你知唔知嗰個係邊個?嗰個就係你,我都好服你。」
廖:「但今次會死好多人㗎,為咗曹少璘,值得犧牲咁多人咩?你去問下啲鄉親父佬,問吓佢哋想點吖!唔好同佢哋講乜嘢公義,我哋淨係想平平安安,有餐安樂飯食。(廖跟著跪下)唔好為難佢哋啦!」
劉:「你以為我哋肯跪,件事就有得解決?」
廖:「跪咗先啦,保住性命緊要。」
劉:「我哋今日跪咗,聽日可以企得翻身咩?我哋嘅子子孫孫、世世代代可以抬起個頭做人咩?我哋唔係奴隸,係普城嘅主人!我哋越驚只會死得越慘。由曹少璘踏入我哋家園開始,就已經係不幸嘅事,我哋無得避㗎!係,我哋可能會死,但係人都會死㗎啦,我哋死得有價值啲,好唔好?」

「跪咗先啦」這幾年來是否很熟呢?由2016至17年政改方案叫人「袋住先」,到2020年今時今日的「臨時立法會」的留任問題,爭議的地方仍然是一樣。不能可認有此提議的人有「善意」— 為了「安居樂業」、「唔好亂」,所以就算明知是無理強權,也要麻痺自己「屈服」就能得到和諧與安定,甚至可以與當權者共享榮華富貴。

現實又有幾多個楊克難,可以清醒地知道「跪咗只會死得更慘」?就如戲中的少帥被釋放之後,仍然下令要大肆殘殺「普城」百姓,城長甚至被少帥用雞脾骨桶死,到頭來還是要靠幾個保衛團視死如歸地對抗,才能出現「夢幻」般百姓覺醒,奮起擊殺少帥的「理想」結局。

但是就算每天的新聞如何觸目驚心,《九品芝麻官》式把原告「老屈」成被告的情景真實上映,香港仍然有不少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還未燒到自己身邊,就可以嘴巴喊爭取民主公義,身體很誠實地籌劃移民,盡快逃到「安全」之地。

要主動站出來反抗?平凡人如你我都不希望自己當「爛頭卒」,只是現實是殘忍的,我們的確活在《危城》當中,至於既然無退路又可以怎麼辦?活得水深火熱的「普城」居民只能回應:這問題很難,不想答可以嗎?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