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8/15 - 9:07

危難中,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這篇文不是失敗主義,這叫房間裡的大象,明明一早在眼前,總有一天要面對。

七月中時寫過一篇文,概括學者談世界各地透過網絡動員的運動,其消亡軌迹;可能寫得不好,文章沒太多人留意。

現在是時候重新審視了。

廣告

多年來有關網絡動員與社會運動的研究,學者大致有共識,網絡平台有龐大動員力,但亦有強大的自毀能力。正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冇大台」的網絡動員有其優勢(見〈網絡協作的強烈情感動員〉一文),但有幾個大問題,很難處理*:

** 回音谷效應:人們愛處同溫層,不理會其他人的想法與態度。
** 網上討論很快掀起罵戰,對立分化很容易出現。
** 網上討論缺乏仔細商討,因為形勢瞬息萬變,很快要跳進結論。
** 不知如何處理謠言,網上資訊傳播速度極快,大家根本無暇停一停想一想。
** 網絡平台多流於發佈消息而少實際行動,多為淺薄的承擔而非深刻的交流互動。

這些網絡弊病在反送中運動開始一段時間,並不明顯,其中一個原因是國家機器及建制派礙於民意強大,未敢積極動員反撲;抗爭者強大的民意支持與實質投入,令以上問題可以靠集體智慧、每個人貢獻自己最擅長的技能去解決。

故此,從來如是,民意支持很重要,民意支持很重要,就算抗爭者之間不割席,中間派與溫和建制派的民意支持也很重要。除非現時是武裝革命,你才要鬥賤、鬥臥底、鬥分化、鬥武力、鬥殘忍、鬥講大話、鬥無人性,既然沒準備以武力取勝,只能以德服人,贏取民心,戰場從來在民意。

以上網絡動員之弊病,逐項談談:

** 回音谷問題,不篤灰不割席發展至不能接受任何批評

運動在六、七月,參與者積極落區宣傳,後來發展至地區連儂牆,警暴社區播放等,主動突破所謂「回音谷」、「同溫層」等自說自話問題。「不篤灰不割席」口號之下,初時有很多善意而有意義的意見交流,豐富整場運動;但隨著警察暴力令部分示威者的仇恨情緒一路升溫,又疲於游擊示威,落區宣傳大幅減少、多區連儂牆開始少人更新;同路人的批評,往往被視為割席。同溫層效應加上情緒高漲,出現在失控警察之中,也出現於激進示威者當中,結局往往就是看誰先犯下大錯。

** 網上討論很快掀起罵戰,若在現實世界中發生,容易予人暴民感覺

運動初期,目標單一(撤回送中法例),可以說是「順境波」,國家輿論及維穩機器被殺過措手不及,未能立刻開動,網上討論罕有地同聲同氣,較為平和。但仇恨螺旋升級,情緒爆炸,侮辱他人的網絡罵戰難免,這些群眾罵戰若發生於大街大巷,甚或幾十人圍攻一人咒罵,容易予人暴民感覺。一般人判斷事物,以畫面影像先入為主,前文後理無暇亦無心去理解。例如在機場被示威人士抓著的《環球時報》記者,我看了now新聞台的直播,這位記者開始時有類似記者用的反光衣,《環球時報》說他是去採訪,但這位記者從頭到尾沒有出示記者證,無表露記者身份(他說是為了自保),更稱自己是遊客,被制服後又大叫「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開口挑釁,不似一個正常記者所為,確實甚為可疑,似刻意搞局的苦肉計。但大眾只看到幾十人圍罵一個人的場面,觀感很差;這些都是攪局者希望做成的效果。

** 討論缺乏仔細商討,很快跳進結論

這場運動的行動細節,一早已有前線記者觀察到,其實極為混亂。網絡上的共識很空泛,亦混雜,在抗爭現場的手機訊號亦很差,不可能在網上協調。但現場的所謂商討,人多聲雜,情緒高漲。運動初期,奉行 trial and error,總之什麼都試試看,做錯決定了,市民反應差,可以修正, 自我學習,以後做得更好,但這種學習機會很奢侈,只因為林鄭及其背後黑手,初時靜觀其變不作為,才讓抗爭者有機會試練。當衝突一路升級,行動升級,再加上仇恨升級,難容理性討論,一次錯誤就足以逆轉民意。

** 謠言與假新聞充斥,進一步煽動情緒

這次危機,雙方都開動了假新聞機器,國家級中央電視台更公然造假(開槍射爆眼事件)、抗爭者亦不甘示弱,有人表明「長輩圖」不需講事實。客觀效果是:一,雙方意見更分化,每個人只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二,火上加油,進一步鼓動兩陣營的極端情緒,觸發仇恨螺旋,不斷升級;三,由於假消息滿天飛,於普通人之間亦製造一種不安與不信任的氛圍,撕裂社群關係;四,長遠而言,兩陣營將變成敵我矛盾,沒有和解可能。

本來,學者總結外地經驗,網絡動員多尚空談,少實質行動,以為講完就做完;但這個教訓似乎不適合香港,兩個月來,香港示威者行動力驚人,看來主要因為完全「冇大台」。抗爭者由想像、構思、商討、實行、宣傳、行動、檢討,全部有份出心出力出汗,參與感強、有一種 “ownership”,即是有一種強烈擁有感,比起聽大台指揮行動,每個人只是聽命而行,投入感差太遠;加上長期於戰綫上,建立了默契,手足兄弟情深義重。但是這種「情緒動員」是雙面刃,當雞蛋遇上死硬的高牆,政府繼續潑火,警察放縱施暴,黑社會出動,情感轉化成義憤。梁天琦獄中書:「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說易行難。

林鄭月娥之蠢與毒,在無事生非,她掌握權力,但闖出大禍後,多次無視解決問題的機會,倚仗警隊暴力、縱容黑社會打人,執法雙重標準,濫告暴動罪,複製無數梁天琦,眼看仇恨升級卻袖手旁觀。在林鄭月娥帶領下,香港由昇平盛世走向粉身碎骨的深淵,社會撕裂 5.0,出現無可修補的斷層。

聽說,香港人打不死,香港人很懂得應變;聽說,這場運動有極強的自我修正能力;聽說,香港是一個奇蹟,現在我們就需要一個。

 

* 參考自:Paul Mihailidis, Civic media literacies: re-imaging civic intentionality

相關文章:
從大罷工看「兄弟爬山」的矛盾
網絡協作的強力情感動員
警覺時刻:網絡動員的暗黑角力,即將來臨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