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即使香港情勢再糟,但願各位永不卻步

2018/10/14 — 11:04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資料圖片:2014年雨傘運動 金鐘佔領區

香港似乎變得愈來愈糟糕,除了政治上,這幾個月以來關於經濟前景看空的傳言更是滿天飛。譬如說美國將香港視為敵對一邊;港元標定美元難以為繼;拒發外國記者簽證將促使整條產業出走;房市賣壓來襲;港股只跟中國跌,不跟美國漲等等。其中幾項,可能引起很多人幸災樂禍,甚至包含不少香港人,因為身處香港,無論青年、邊緣人、樓奴、孩童、單身、講廣東話 … 普遍都感到壓抑。假如災難真的即將來臨,人們不就得以理所當然地盼望,災難過後的世界可能更好,反正,現在已經夠糟了。

不過,雖說如此,香港的菁英們依然有令人稱羨的薪水,是其他地方死領薪水的階層難以想像的高薪。這一直都是香港既有的矛盾,其他地方當然也存在貧富差距、分配不均等剝奪感,但是香港總能令這些矛盾擴張至極端:可以允許極端狹窄的劏房、可以壓制極端低沉的抑鬱、可以包容世界級都會的格局、可以在某些角落顯得相當本土,最厲害的是,加總這些矛盾,還能藉著文學敘事生產出許多浪漫。

這就叫做香港精神嗎?所謂精神,是要讓人得以獲得主體感的中心哲學,這賦予人們希望與未來;那麼,香港精神的內涵本來就是矛盾的嗎?這麼講太過令人匪夷所思,因為香港人千真萬確地相信著香港人,不單只有金融業高層、政客、地產商這些握有金權的香港人意氣風發,也不是只有醫師、律師、教師、建築師、公務員等生活算是優渥的香港人共享了香港人認同。如果香港精神只由矛盾構成,又要如何號召一個整體的香港?反過來說,為了不使矛盾失控,為了使香港精神在普遍的層次上得以存續,香港人不斷地想要找到團結的基礎,無論是在制度上、物質上,抑或是從一場堅決的政治行動找到一絲光芒;唯有再次團結起來,才能停止期盼災難,換句話說,等待災難這副德行太不像香港人了,香港人從來就是信仰自己無論如何都能驕傲地在危機中重生。

廣告

然而,香港精神仍有辯證的一面,她不能淪為矛盾的總合,這樣只會留下虛無;她也不能失去批判現實的正義感,否則無法信服自己。因此,怎麼樣團結,與誰團結,永遠都是爭鳴之地,這本來就是成就香港精神需要擔負的重量。

就我所見識到的香港經歷,約莫有幾個思想塑型的關鍵時刻:一是借吳叡人之語,將香港人的主體意識,由陳雲的華夷變態論中抽離出來;二是雨傘革命爆發,見證香港人肩負起共同體的忠誠與義務;三是梁天琦出現,創造了屬於青年一代的熱情與真誠;然後是旺角事件,香港人直接起身對抗國家暴力,乃至於心存愧疚。這是一種香港,即便不代表其他千萬種的香港,我以為,其中也有引發共鳴的記憶結晶,還有讓所有香港人珍視的信念泉源。

廣告

即使香港情勢再糟,但願各位永遠不要卻步。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