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來心力交瘁不是絕症

2019/11/16 — 8:54

11.12 晚 中大

11.12 晚 中大

反送中發展至今心力的耗損一直為人所關注,幾天前選了一個相對平靜的時份前往山城,過程中忽然心有所感,發現自己會因著過多的聯想和幻想換來一些心靈負擔造成耗損,因此希望書此篇以作分享。在文章開頭我必需要說明下文所說的只是一段非常非常主觀的個人經歷,這一個方式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的,大家找到自己的方式就很好,把這篇當成一篇人生大事後感便是。

每一個人耗損的原因都不太一樣,找出耗損的原因是重要的一步。

我自己是會有意無意地把腦海想像的畫面,與手機上所顯示的直播和圖片作出聯想和幻想的那一類人,那些或真或假的猜想於過往數月為自己帶來了一些不必要的心理負擔。對於這一類耗損有人提議「斷絕接收一切由傳媒及社交平台傳播的訊息」,我卻認為未必對每一個人都有用,內心「囉囉攣」事小(你估閂data易嫁?),不知道路面情況而產生的不安甚至意外事大。

廣告

這幾天中大一役,在手機中的資訊實在一次又一次的狠狠刺痛我,對於山上的同學我很自然地把他們與苦痛的符號連結,那個時刻我在充分了解行動的風險後決定前往「他們」當中,但在那個時刻的「他們」其實是自己想像當中的「他們」,媒體視角下的「他們」,甚至是一個對於自己的內心投射。

直至抵達現場親眼目睹了部份現況,當中有不少媒體報導以外苦中作樂的畫面,在更完整的運動面貌面前心情仍然沈重,但不是本來因想像而來的虛浮沈重,而是有笑有淚的積極沈重。我忽地發現人們是苦,但不是想像中,假設當中的那種苦,直至我們親自成為其中一份子的時候才能夠共享那一份心情。

廣告

當你成為其中一份子,那些想像將會自然不攻自破,那說不上是完整的實相,但至少已經不是庸人自擾而換來的那一種苦,同時亦有助充淡因著資訊爆炸而帶來的麻木感。因此在自己能夠承擔的範圍內親眼去看清楚你在乎的事,用自己獲得的一手資訊去思考去回應去宣傳去寫自己的宣言,或者可以令到一些人回復一點心靈的力量,至少我自己是這樣的一類人。

我必須再一次重申這一種方式不是保留心力的不二法門,而憑藉冷眼察見自己的心力由不勝負荷,轉化成冷靜下來的過程卻是認識自己重要的一步,這一步每一個人都值得深思。

知進退明得失,當我們越了解自己的心息對於火光紅紅、暴力畫面、男歡女愛、一片泥濘又或者哭不成聲的反應,我們便越知自己何時進何時退,在得失之間亦會比較有分寸而無需時時刻刻都成為情緒的奴隸。
 
如果整個心靈都枯乾我們便沒有說以後的能量。當社會少一個心靈的炸彈,多一個仍然保持心力的人,少了一個負一,多了一個正一,由一個本來等待拯救的傷者成為一個可以扶持其他傷者的人,這一種力量我想仍然是有其存在價值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