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年中秋涉管有雷射筆 青年自辯稱只為表演助興 辯方指警員非誠實可靠證人

2020/7/29 — 15:51

觀塘裁判法院

觀塘裁判法院

青年被指於去年中秋節晚上以雷射筆射向警車內的警員,他否認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案件今(29 日)於觀塘裁判法院續審。被告出庭作供,自辯稱當晚帶備雷射筆去觀塘海濱公園慶節,只是為了在欣賞音樂表演時,照向附近的橋墩等地方製造氣氛。辯方於結案陳詞重申,本案警員並非誠實可靠證人,更不排除其中兩名警員有「夾口供」。案件押後至 8 月 6 日裁決。

被告梁健樂(26 歲,無業),被控於去年 9 月 13 日在觀塘基業街公廁外管有一支雷射筆,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

被告:因好奇購買雷射筆 

廣告

被告今出庭作供。他指早前因為得知一名浸會大學學生因購買雷射筆而被警方拘捕,對雷射筆感到好奇,於是在案發前大約一星期,在鴨寮街購入一支雷射筆。 此後他在家中曾把玩該雷射筆,將其照向報紙及地面,但沒有任何事發生。

他指案發當晚 10 時許,他與兩名友人相約到觀塘海濱公園慶祝中秋節,期間有駐足觀看音樂表演(busking)。他當晚有攜帶一支雷射筆,並在觀看表演時照向附近的橋墩、街燈等助興,但他強調只會向死物及遠離人的地方照射。而由被告準備用以呈堂,當晚觀塘海濱公園 busking 的片段顯示,當時的確有其他市民以雷射筆作出與被告相同的行為助興。

廣告

於案發當晚約 11 時 45 分,被告與友人準備前往觀塘碼頭巴士總站候車離去前,先到旁邊的公共廁所。一輛停泊在巴士總站範圍內的衝鋒車突然急速駛向被告,有警員下車截停搜查被告,於其右邊褲袋搜出涉案雷射筆,遂作出拘捕。

控方盤問被告時,指觀賞表演助興,可使用手提電話閃光燈或螢光棒,而沒有必要使用雷射筆。被告同意使用手提電話亦是一個製造氣氛的方法。控方亦質疑被告突然將雷射筆攜帶外出並不合理,指他顯然是有意圖用以作非法用途,被告不同意。

辯方:雷射筆作光效屬合理合法用途

控方沒有結案陳詞。辯方於結案陳詞引述案例,強調法庭作出裁決前,需要考慮被告管有據稱武器的時間地點、被告有否刻意隱藏、被質問時的反應等因素。辯方指出,案發當晚是中秋節,而以雷射筆助興、製造燈光效果等,屬於合理合法的用途。

辯方續指,現場環境燈光昏暗,被告當時與衝鋒車相隔超過50米,根本未能看清車內是否有人,加上控方警員證人亦未能排除被告當時根本看不到車內情況。因此,控方難以指控被告有意圖用雷射筆傷害車內的警員。

辯方指警作供時曾翻閱記事冊 非誠實可靠證人

辯方亦指本案警員證人的供詞有多次出入,並不可靠。其中控方第一、二證人「不約而同地將口供紙入邊冇嘅內容講出嚟,又不約而同地係相似內容」,不排除兩人曾「夾口供」。此外,第二證人作供時,被發現曾在法庭外未經批准翻閱其警員記事冊後,辯稱是「因為緊張,所以拎本記事冊出嚟,睇下仲喺唔喺度」,完全是匪夷所思的說法。

控方專家的化驗結果顯示,涉案雷射筆根據國際電工委員會(IEC)標準屬於 3R 級別。根據專家證供,這個級別的雷射筆在40米外不會傷害眼睛。因此,辯方認為涉案警員報稱在與被告相隔50米外的警車內被照射,使其視力「白濛濛」,是無中生有或誇大其詞。而警員不到醫院驗傷,很可能是因為他根本沒有受傷。警員解釋當時警方與醫護稍有爭拗,所以選擇不驗傷,是強詞奪理的講法。

警疑查問前未作警誡 稱只是發洩情緒

另外,報稱受傷的警員懷疑下車後,立即衝向被告問「做咩要咁做!」。遭辯方質疑他沒有按照既定程序,先向被告施行警誡才作出查問後,再改稱當時只是發洩情緒而非查問;辯方直斥此明顯是警員掩飾他沒有跟從守則的講法。

案件押後至8月6日裁決,被告以原有條件繼續擔保。

案件編號:KTCC246/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