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年今日,我們怎會想到

2020/6/9 — 21:30

2019 年 6 月 9 日,反送中大遊行(作者攝)

2019 年 6 月 9 日,反送中大遊行(作者攝)

一年了。原來一年可以這麼漫長,原來一年可以盛載著這麼複雜的情感和記憶。

記得去年今日,我成功遊說一位政治冷感的朋友一起參加「6 月 9 日反送中大遊行」。她是個愛穩定的中年人,從來沒上過街抗議,甚至連維園六四晚會也沒出席過,而這次卻連她也覺得政府做得太過份。當天是典型的六月香港天氣,極之悶熱,怕曬怕流汗的我們很遲才從銅鑼灣起步,隨人潮抵達金鐘太古廣場時,天已全黑(是晚飯時份),但極累的我們仍興致勃勃跑上沒有汽車的正義道天橋,因為那兒是拍攝全景的最佳位置。

從天橋俯瞰金鐘道,遊行隊伍依然川流不息行進著,佔滿馬路的白衣身影,在黑夜裡顯得格外觸目,就如星星點點頑強的磷火。有救了,香港有救了,我記得當時曾這樣想。

廣告

橋上每個人都拼命用手機拍下馬路波瀾壯濶的「風景」。遠方的中國銀行大廈輪廓亮著藍光,倒影在一幢玻璃幕牆大廈上,正好成為「風景」的 backdrop。傘後沉睡了五年,這座璀璨都市終於醒來向政權怒吼「我受夠了」— 這是比什麼都好看的「風景」。

當然,6.9 那天的我們誰也不會料到抗爭竟能一直發展下去:7.1 佔領立法會、8.5 大三罷、11 月大學之戰、11.24 區選翻天;然後是武肺瘟疫令全球重新調節和中共國的關係、特朗普總統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等。去年今日,我們哪有水晶球?我們只知繼續沉默必會毁掉香港。我們的要求卑微而簡單,不過是「撤回」二字。去年今日,我們甚至沒想過這會是一場民主運動,以及將來會演化成一場獨立運動。去年今日,我們更不會想到香港人將以「難民」身份,遠走他方。去年今日,我們仍對共產黨存有一絲善念,而現在我們終明白對方是在打爛仔交,賤招盡出,一念之仁只會招至滅頂災難。

廣告

6.9 之後,我跟很多香港人一樣參與過無數遊行,有些印象都模糊了有些甚至會搞混,但 6.9 卻印象猶新。除了因為它是 2019 逆權運動的「official」起點、香港人最同仇敵愾的時刻,同時也因為一些個人的記憶:那位當日一起遊行的朋友,在往後大半年幾乎再沒碰面,因為隨著運動發展,我們的政見已無交疊空間,友誼幾乎在 6.9 那天就完結了。當時不知道,和這位朋友首次一起遊行,原來也是最後一次。自然有點不捨,但這一年和朋友「斷交」的香港人又怎會少?以往選擇朋友,鮮少留意政見異同,談得來又互相關心便足夠,然而一年後,是否「同路人」幾乎成了擇友首要條件;因為當我們所有的話題都離不開政治時,黃藍絲之間根本無法談話,只能成為陌路。

一年下來,我們像過了十年般蒼老,卻同時學懂了很多。我們經歷了無數意料之外,但最最難料的卻是我們自己的韌性與堅持。未來定必難捱,很多本來合法的事會變成罪,街頭遊行的風險亦越來越高,像 6.9 般和平的遊行恐怕已成歷史,這對很多和理非是極大考驗。但既已預了攬炒就沒得回頭。我向來是個悲觀主義者,不過看見對家現在「驚到鼻哥窿無肉」的樣子就覺世事無絕對。但願每個香港人,都不忘去年 6.9 心中那團火,以及所有的犧牲是為了什麼。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