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掉欄杆的城市

2019/12/15 — 17:4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欄杆隨惡法給拆去

車道重新貫通

廣告

視野倏忽開闊

安全島四周變為

廣告

可登陸的灘頭

 

綑在欄柱上的封條

鬆脫,搖曳如韻律操的

絲帶劃出優雅走過的姿態

讓頭上陷着子彈的雞蛋

擲飛到國外的視野

讓充滿榮光的樂韻

代拜金的老調溢滿商場

讓青蛙和豬的頭像

如雨下的異象,魚貫於街頭

訴說半載傷痛

讓傘在當矛作盾以外

兩個鈎柄相倚砌出愛心

給世界擺出比卓別靈的單杖

更摩登的時代

 

如此夢繼續堅強萎縮稜角

像一塊大滾石沿街黏起

半世紀不變的承諾碎片

只是拆掉的欄杆哪裏去了?

跑出馬路堵塞交通後哪裏去了?

回到公物的倉庫妄想復位?

還是變成了建築廢料傾倒

將門檻堆高封印選舉?還是

給運到國外成了制裁的法案?

 

拆欄的人又哪裏去了?

成了交通燈人像大隱於市?

成了抹不走恐懼的眾人

倒抽的涼氣集合呼喚林則徐

將催淚煙帶到高亢處消散

不管是否包含二噁英或山埃

成了無可疑的反縛和赤裸

成了完美模塑我們頭形

卻不能讓人成眠的枕

成了擁有兩把口的官員

都忌諱說的自由給取下後

留在高牆上的白影

成了墜落的眾星在徬徨的夜中

化成了這篇詩中追問的欄杆

設法標示秋肅與春温的分界

 

寫於15/12/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