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留之外:以欺場主義拓闊對臨立會 2.0 的想像

2020/8/20 — 17:47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 2019年5月4日,內會約兩小時處理規程問題,李慧琼兩度宣佈劃線,令民主派議員不滿,一度包圍主席台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 2019年5月4日,內會約兩小時處理規程問題,李慧琼兩度宣佈劃線,令民主派議員不滿,一度包圍主席台

【文:龍文林】

林鄭月娥以抗疫為藉口強行中止立法會選舉,使北京政府宣佈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掀起民主陣營討論留任與否,從而引起泛民與本土兩派的爭端。泛民希望留在議會爭取資源,並儘力阻擋建制陣營的惡法,希望寸土必爭;但本土派則認為議會淪喪,再留來亦沒有意思,因此希望民主陣營議員集體辭任,從而杯葛議會,希望引起國際社會關注。筆者認為在留守與杯葛之間仍有欺場主義 (Abstentionism) 可取,而坊間較少提及到,亦較少參考外國例子,故此希望拋磚引玉,希望為僵局帶來啟示。

甚麼是欺場主義

廣告

簡單而言,就是當選的議員放棄行駛議員權利與資格,並且杯葛議會的所有會議,因此亦不會出席、旁聽、發言及投票,更加不會就宣誓。採用棄權主義的政黨在世上不多,較為知名的是積極參選英國北愛爾蘭地區國會議席的新芬黨 (Sinn Féin)。該黨選英國國會議席的成員,從來不會出席任何英國國會議,也一直未能領取議員薪酬。工黨政府在 2001 年修例,允許未完成宣誓的當選人領取議員薪津,該黨成員才申報部份開銷。簡單而言,欺場主義就是「錢照袋但會唔開」。

去或留:北京的圈套

廣告

自從北京拋出臨立會 2.0 方案,不論泛民及本土派均跌入其議程設定 (Agenda Setting),完全被北京的劇本牽著鼻子走。整個民主陣營陷入「留守」與「杯葛」的兩難困局,從而挑起泛民與本土的矛盾,是典型共產黨挑動鬥爭的思維。

主張留守的泛民說辭十分漂亮,說要為香港人抵擋惡法。坦白而言,過去兩三屆中不乏認真問政的民主派議員在會議積極發言,甚至採用拉布等策略拖延惡法,實話實說有多少成功例子?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議會路線一早無路可走。在憲制上,北京早有分組點票及私人草案的機制來限制民主派議員權力,而近兩屆保皇黨強行修改議事規則,甚至指令秘書處在議會橫行無忌,都已經令民主派任何事情徒勞無功,更惶論國安法的通過大大加重了議員在議會抗爭的成本。請問在沒有選民授權的臨立會 2.0 中,議員還有認真問政的餘地嗎?還能抵擋惡法嗎?答案相當顯然,民主派議員在臨立會 2.0 中只能成為花瓶,坐在一個假扮有反對派的偽議會中替保皇黨通過的惡法貼金。

主張杯葛的本土派實際上亦無視議會所帶來的資源,不單單是龐大的金錢援助,更可享有議員探手足的特權,而有了議員身份亦會有更多傳媒的關注。錢、特權與鎂光燈三者都是目前運動仍然需要,怎能如此灑脫地拱手奉還?

再談,近日兩大陣營以民調為依歸決定去留。一旦去留兩派支持度勢鈞力敵,是否就以多數決解決問題?若果出現 51% 對 49%,是否完全方棄剩下的民意?筆者認為民主陣營應先尋求一個能取得大多數支持者同意的方案,而非單單以「數人頭」形式決定對整個陣營如此重大的議題。

跳出圈套反客為主

民主陣營實際上不應該按北京的劇本走,而是應該跳出北京圈套,並反客為主。

細心想想,「留守」與「杯葛」可以同時兼顧。民主派可以「留守職務」同時「杯葛會議」,而非全面「杯葛議會」。要明白收取議員薪津不一定代表會出席全部會議,正如許多建制派議員的出席率都特別低。透過杯葛「會議」而非杯葛「議會」的形式,從而跳出北京設下的框架,以欺場主義拓闊對臨立會 2.0 的想像。

雖然《基本法》第七十九條列明「未得到立法會主席的同意,連續三個月不出席會議而無合理解釋者」可由由立法會主席宣告其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但只要議員每三個月出席大會「打卡」,就沒有法理依據禠奪議員資格。若然北京再出手以其他原因或釋法強行禠奪反對派所有議席,民主陣營便可以令北京跌入新的議程設定,製造另一場政治風暴從而反客為主。

結語

筆者要強調上述方案並非泛民與本土「打和 Super 」的折衷方案,而是有實際議程設定,同時又合符幾個重要原則。不但走出北京框架,亦能爭取議會資源回饋運動,更加避免了多數決帶來的問題,故此希望各方勢力可以考慮上述方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