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參與新界東民主派初選 前記者何桂藍:議會須助燃抗爭,望將運動賦予她的能量還給運動

2020/6/18 — 17:12

立法會換屆選舉將於今年 9 月 6 日進行,民主派力爭議席過半「35+」,擬定於 7 月 11 及 12 日舉行全港初選。前《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今日宣布,將參與新界東的民主派初選,並開始收集市民提名。她希望透過參與議會「助燃」抗爭運動,又指過去的記者身份令她反思可以如何做得更多,終決定「除低記者證,成為抗爭者」,「與香港人同行,一起面對共同的命運」,為運動中所有「無名」的抗爭者發聲。

民主派初選的提名期為 6 月 13 日至 6 月 20 日,須獲得 100 個有效提名才可「入閘」,何桂藍今日下午近 4 時到沙田火車站收集市民提名,正式宣布參加民主派初選。

「只有反抗,才可改變香港的宿命」

廣告

何桂藍認為,如今議會的角色應是「助燃」抗爭運動,「港區國安法」來勢洶洶,民主派應不惜一切與中共周旋,「只有反抗,才可改變香港的宿命」。她指,過去議會一直吸納、消耗街頭運動的能量,但去年的運動令大家知道民眾意志的強大,而議員亦是運動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今日嘅議會唔應該拖抗爭嘅後腿,應該助燃呢場運動。」

廣告

何桂藍曾任職《立場新聞》及英國廣播公司,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多次為《立場新聞》進行直播報道,因訪問 7.1 闖入立法會示威者,及採訪元朗 7.21 事件時遭白衣人襲擊而為人熟悉,很多網民稱她為「立場姐姐」。何桂藍提到自己過去的記者身份,稱當時見證了無數香港人「最純粹的勇氣和意志」,令每個人自問「是否可付出更多?」

望將運動賦予她力量還給運動

她認為,反送中運動是一場「無名者」的運動,她希望將運動賦予她的力量還給運動,為無名者發聲:

「在這場無面目的運動之中,個人聲望是稀有資源。『立場姐姐』這個名字,唔淨止來自我,而係來自 71、721,及無數個抗爭現場奮不顧身的無名抗爭者。所以我希望,可以將這場運動賦予給我個人的能量,還給這刻運動需要的地方。即使這是一場無面目的運動,不等於抗爭者的聲音要受到重重制度阻撓,不可以進攻體制內應有的位置,實現抗爭者期望見到的政治」

「我除低記者證,係因為,希望能夠成為一個抗爭者,與香港人同行,一起面對共同的命運。」

她續指,自己會服從民主派初選的結果,全力協助民主派取得 35+。至於會否因為日前公開簽署抗爭派宣言而被取消參選資格(DQ),她相信 DQ 與否並不會因為她說過甚麼,「只係睇佢(政府)想唔想。」她表示已做好被打壓的最壞準備,現階段會盡量爭取選民支持。

何桂藍參選宣言《一息尚存 力戰不降》全文:

國安法壓境,面對來勢洶洶嘅逼害同打壓,或者最理性嘅選擇,係認命、放棄抵抗;識時務者,會笑我哋螳臂擋車,作無謂嘅抵抗同犧牲。但佢哋永遠都唔會明白,我哋前仆後繼,係因為我哋知道,反抗,先可以改變到香港嘅宿命。

面對極權,我哋的確一無所有,只能夠以我哋嘅人生、前程、甚至肉身同生命作為代價去抗衡國家機器。我哋唯一有嘅,就係其他香港人,每一個仍然未放棄嘅香港人。

痛苦將我哋連結起嚟 ,但唯有行動、抗爭嘅行動,同願意承受痛苦嘅勇氣,先令我哋即使素不相識,都願意無條件信任對方,願不計成敗代價,為大家共同嘅未來賭上一切。

香港制度崩壞、法治無存,昔日嘅繁盛都市徒剩驅殼,令我哋仍然願意奮戰嘅,正正係每一位「同呼吸,共命運」嘅香港人。

呢一場戰役將會非常漫長。每一個時刻,每一條戰線,我哋都要盡做,嘗試打開新嘅缺口、新嘅可能。

*   *   *

多年以來,呢個不民主嘅議會,都係吸納、消弭街頭運動能量嘅地方,但而家民眾嘅強大的意志,已經走在政治領袖嘅前面。議員,就同前線、後勤、家長一樣,雖然不可或缺,但其實只係呢場運動嘅其中一個崗位。

喺今時今日嘅香港,議會要去助燃場運動,唔可以再成為抗爭嘅絆腳石。國安法之下,民主派唔可以再係咁退讓,否則就會被逐個擊破,我地只可以用盡一切方法同中共周旋到底。

*   *   *

過往作為一個記錄者,我見證過抗爭嘅香港人,嗰份純粹嘅勇敢同義無反顧;呢場運動,令每一個人都要反思,自己係咪已經做盡,仲可唔可以付出更加多。

喺呢場無面目嘅運動之中,個人聲望係稀有資源。「立場姐姐」呢個名,並唔係只係嚟自我自己,而係來自七一,七二一,嗰啲奮不顧身嘅無名抗爭者。因此,我希望可以將呢場運動賦予我嘅能量,還返去呢一刻運動最需要嘅地方。

即使呢一場係一場無面目嘅運動,唔等於抗爭者真正嘅聲音,就要被重重制度阻撓,唔可以進攻體制內應有嘅位置,實現抗爭者期望見到嘅政治。

我除低記者證,係希望能夠成為一個抗爭者,同各位香港人同行,一齊面對我哋共同嘅命運。就好似七一嗰晚,喺死線前冒死衝返入會議廳嘅手足一樣。為咗每一個愛香港嘅人,為咗我哋共同嘅信念,無論前面有幾多危險同困難,就算我哋幾咁懼怕,我哋都會一齊去面對。

過去一年我哋已經畀中共、以至全世界見識到,無論點樣打壓、逼害,香港人都係唔會向極權屈服;一息尚存,我哋都絕不投降,我都會同香港人抗爭到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