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3/6 - 15:23

又要講點解要選

選唔選立法會,尤其係功能組別,依個隔一排就出現的問題又出現了。

會有依個問題,歸根究底就係兩極化心態,認為只可以行一條路線,甚至一條路線啱其他路線就係錯。筆者從來都係主張擴闊民主運動的可能性,多管齊下,互相支持,唔好諗住議會同街頭抗爭係二揀一,兩者其實可以互相照應,甚至最新加埋國際線就係三角抗爭,既可以對政權多方包圍施壓,亦可以避免揀咗一條路萬一受阻就全部人企咗喺度。可惜似乎唔多人咁諗,係都要爭個你死我活,有時爭得好似仲激烈過對抗政權咁添。

唔少人似乎認為,不同路線間係零和遊戲,人力同資源放落一條路線就會搶去另一條路線的。係咪會咁呢。講真直接參與議會同前線的人都分得幾開,而大多數市民的參與程度只係投票同間中去次遊行,亦睇唔到有捐完錢或支援其中一面就唔夠捐或支援另一面。所以我唔覺得搶資源好嚴重。何況議席本身就係一種資源,有薪金有補貼有地位有角色去做更多事,幫助抗爭者同對外國宣傳,係一種做大個餅,唔係零和遊戲。

廣告

另一層競爭係話語權的競爭。正如我上段講,轉一轉個角度,總之凡是對爭取民主有利的我地都做,唔好局限咗一定要以固定方式爭取民主,唔好只做議會,或者只做街頭,甚至只做國際,要多管齊下,唔好用競爭心態睇,應該係互補。當然依個問題仲牽涉到邊個係民主運動的主導的問題,係個人或團體利益同私心的問題,所以有啲人先爭得咁緊要。依個就好難三言兩語就化解到。只可以講,檯面上的人做乜,市民係睇在眼內的。

一個相關問題係,好多人擔心議會路線係益某一派,特別係舊飯民。唉,劉慧卿係民主黨,鄺俊宇又係民主黨;梁耀忠係議員,黃毓民又係議員;選咩人入去,入到去做乜,都係大家有份揀,大家揀肯支持抗爭的人,唔肯支持就投第個,夠多人咁做就改變到議會抗爭啦。又,如果你唔相信市民會揀啱人,咁爭取民主做咩呢。講真區議會選舉已經選咗好多素人啦,唔需要覺得選舉一定係益舊飯民囉,好多市民已經會自己分析點投㗎啦。

有人又會話,議會抗爭做咗咁多年都冇用。咁有部分係因為以前選的人有啲係冇鬼用,同埋以前都未試過議會過半,唔試吓轉做法又點知議會過半一定冇用呢?我會覺得就算係議會路線,都仲有好多嘢未真係試勻哂囉。調返轉,抗爭路線,暫時除咗刹停送中之外都好難講係有幾有效果,咁係咪唔再做呢。國際線又有幾大效果呢?總之,我覺得大家唔好咩都速食文化,仲有好多嘢未真係試過就話冇用囉。至於 DQ,中共真係再 DQ 咪正好可以拎嚟向美國告狀,或者證明議會路線係行唔通囉。

議會路線另一個問題係功能組別,有啲人話參選會合理化咗功能組別。講真我冇咩見過有市民咁諗囉。如果當選功能組別的人都猛鬧功能組別,咁點會係合理化佢呢?選咗入去的人就會想永續飯碗,係有一個誘因嘅,但咁要就睇埋外界同佢地選民施壓幾大,係咪逼到佢地繼續支持取消功能組別囉。同埋參加一個不公義的制度,由內部去改變佢,歷史上好多例子,如果用返上述邏輯,人人一入到去就放棄改變,依個做法根本唔可能。

例如,南愛爾蘭仲係英國一部分時,支持獨立的新芬黨都參選英國國會,在南愛爾蘭的選區取得壓倒性勝利後,話得到民意授權宣布獨立;印度阿甘地自己冇參選,但佢的 friend 如尼赫魯好多都有參選殖民地議會(尼赫魯佢阿爸都係議員);當然佢地都係有同街頭抗爭(甚至武裝)結合。美國的民權運動都係,馬丁路德金冇參選,但佢同民主黨合作推動修法,就係內外兩條路線一齊做的例子,有啲其他黑人領袖後來都有選國會。仲有美國獨立時都係殖民地體制內、武力起義、國際線(法國)、文宣 etc 一齊做,冇衝突。

(保險聲明:我不支持港獨。我不支持港獨。我不支持港獨。OK 繼續。)

最後,有人話選功能組別美國會唔會誤會或者唔高興。依樣真係同我定,你估美國係中共咁淨係睇一兩份報告,咁容易被誤導咩,好多專家真係分析緊㗎嘛。其次,怕誤解咪派佢地最鐘意的 Gphone 過去解話囉。第三,要明白,美國的外交政策,最主要都係由佢利益出發,如果佢地真係決定咗同中共開拖,唔會因為咩你選功能組別咁小事就改變囉。第四,真係議會過半咪直頭立法會都變成美軍帶路人囉,我估美國都樂見添,你睇美國都係咁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將反對派過半的議會當成合法政權,反對派的議長當成合法總統添。第五,美國依家只係通過咗條法,實際制裁會做幾多係未確定的,唔好將成個運動靠哂美國,自己要做好自己先。最後,咁介意同猜度美國佬諗乜,肥佬黎、李漢奸、黃 Gphone 等人肯定比你清楚美國佬諗乜,你話係咪先,如果真係想聽美國話,不如聽佢地點講?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