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 Liker.Land:https://liker.land/daybreakcloud/civic

2021/5/12 - 14:18

反修例運動警暴撮要

攝於 2019 年 6 月 12 日,警察「速龍小隊」起步衝向群眾一刻。(作者攝)

攝於 2019 年 6 月 12 日,警察「速龍小隊」起步衝向群眾一刻。(作者攝)

「最大的作惡者是他們沒有記憶可供思考,沒了記憶,也就沒有辦法制止他們。」

鄂蘭《責任與判斷》

弁言

2019 年 6 月反修例運動爆發,政府仰賴警察以武力鎮壓。親政權者歸咎「曱甴」和「黑暴」的暴力招來警察還擊。

廣告

然而爬梳運動始末,便能明白抗爭激化的前因後果:沒有警方的武力鎮壓,沒有抗爭的武力升級。運動爆發主要源於 6.9 政府拒納民意、6.12 警察武力鎮壓。政府不但沒有制裁警隊處理禍因,反而縱容警隊委過人民,導致火上加油的循環。

運動期間民眾自發設立「反送中時序歷程」與「警察濫權實錄」,前者記錄運動的每日行動;後者匯集各大媒體的警暴報道。無論民間、學者與媒體翻查資料,俱甚得力於該網站。筆者端賴「實錄」參考眾多媒體,寫下一篇未曾公開的警暴撮要。惜國安法生效,廠衛肆虐,網民擔心賈禍而關閉此網。

如今港台遭清洗,亦有傳《蘋果》和《立場》勢遭取締,歷史的記憶垂危。鄂蘭說過最大的邪惡來自「無根」:正確的記憶培養人的是非之心,不致隨波逐流,否則人就會為所欲為。她的洞察正中奧威爾在《動物農場》的寓言:兇殘的狗都是在暗中養大,從未接觸過動物與人。暴君「拿破崙」秘密豢養九隻小狗,養大後主人叫牠們咬誰就咬誰。

抹殺歷史和竄改記憶,就是要將人豢養為狗,咬仍然清醒的人,為政權看門口。是故筆者不揣冒昧,公開這篇撮要,聊勝於無,聊為日後年輕人翻查歷史的入門。謹藉拙文向《鏗鏘集》致敬,新聞是歷史的初稿,正確的記憶全賴認真的報道。

6.9

是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修例大遊行,有百萬人參加,民意向背昭明。結果換來政府於夜晚 11:00 發表聲明:「《條例草案》將於六月十二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拒絕撤回。

當晚遊行結束,留守在政府總部的群眾有見政府回應,「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開始推倒鐵馬並嘗試闖入立法會,以失敗告終,逾百人被捕。惟民眾繼續呼籲於 6.12 再掀行動,阻止法案通過。

6.12

當日民眾包圍金鐘立法會,若干示威者使用武力,衝擊警方防線及向警方擲物,當中有數塊磚頭。[1] 然而綜觀在金鐘與中環數以萬計民眾,大部分人都在和平集會,部分人即使佔據馬路,依然屬於非暴力抗爭的公民抗命。

然而不論和平與否,警方都無差別地以武力鎮壓,所使用的武力亦完全不對等地遠超人民。

當日最經典一宗事例,就是一群俗稱「速龍小隊」的武裝特警,在中環愛丁堡廣場圍毆一個手無寸鐵,只是攜帶一箱樽裝水,應該是來聲援的市民。這段由《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所拍下的影片,迄今已逾 200 萬次點撃。[2]

警方亦向「民間人權陣線」在添美道的和平集會施放催淚彈。市民在警方包圍下無處逃生,唯有爭相走避逃入中信大廈,可是人多門窄,險象環生,沒人喪生純粹僥倖。[3]

同日《香港電台》一名司機遭催淚彈擊中,一度昏迷。[4] 還有至少兩人被橡膠子彈撃倒,一人是患癌的「老吳」[5];另一人是中學老師楊子俊。後者右眼中彈,視力僅餘下 2.5%。[6]

「速龍小隊」更在追趕民眾時辱罵女性為「自由閪/豬閪」[7];警察亦以「記你老母」侮辱商業電台記者 [8];又答「叫你耶穌落嚟見我哋」譏嘲牧師。[9] 三句辱罵都在運動廣為流傳。至於故意向記者施放胡椒噴霧更是不可勝計。[10]

執法不公

隨著對立日趨尖銳,警方常被指責執法不公,每每對反政府的「黃絲」執法從嚴;對親政府的「藍絲」執法從寬。

2019.06.30 親政府「藍絲」在添馬公園舉行撐警集會,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遭「藍絲」包圍襲擊,現場雖有警員卻沒有行動。儘管林卓廷早已報案,影片亦清楚拍到施襲者相貌,但警方選擇結案無疾而終。[11]

同日一男人一度抓住《香港電台》記者,令她受驚尖叫。但警察也放行滋擾者,沒有拘捕任何人。[12]

乃後集會的「藍絲」又辱罵《立場新聞》記者並向她擲泥。她雖已報警,但警方亦謂調查無果不了了之。[13]

同類的厚此薄彼,往後依然無日無之。「黃絲」與「藍絲」屢在各區迭起糾紛,最常見於「連儂牆」。警察屢以「刑事毀壞」等罪名捉拿張貼文宣的「黃絲」,卻很少拘捕施襲的「藍絲」。[14] [15] [16] [17] [18]

隱匿委任證與警員編號

警方另一遭受詬病之處,就是在運動爆發後開始隱匿委任證和警員編號,與警方一向奉行的《警察通例》背道而馳,民眾面對警察不公乃至犯法,根本無從追究。[19]

警方聲言為免警員遭「起底」,才以「行動呼號」取代展示「警員編號」。但公眾根本不清楚所謂「行動呼號」是否真的可以追溯警員身份。

監警會在 2020.05.15 發表報告,為警方的舉措護航:「在現實情況下,若遇上極端情況,有關規定可靈活執行」;「採用特定的代碼,套用於個別人員,做法尤其見效,可以在保護警員以及向公眾問責兩者之間取得適當平衡。」[20]

報告更說「速龍小隊」的裝束不算警隊制服, 不受《警察通例》監管。[21] 結果三年以來有 772 宗指控警察毆打的投訴,只有兩宗證明屬實。[22]

批評警察就會拘捕

警方在反修例運動的另一劣行,就是肆意拘捕只是用口批評警察的人。過去即使在雨傘運動,警民關係縱然惡化,面對市民指罵,警察仍勉強保持克制。但去到反修例運動則淪落得徹底放任,只要不忿市民指罵,便輒以公權報復。

最典型的例子發生在 2019.09.02,一名年輕人隔著一條馬路質問警察「係咪跌咗良心?」完全沒有違法之嫌,警察居然發難追打,並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將他拘捕。[23] 同類事件在整場運動中屢見不鮮。[24] [25] [26]

襲擊市民

為了雷厲風行肅清各地此起彼落的抗爭,警察多次不加區別攻擊無辜市民,他們至今仍難以討回公道。警察在 2019.08.04 到將軍澳驅逐抗爭者,住在附近的陳先生被警察亂棍打至血流滿面。他因而參與司法覆核,要求防暴警與「速龍小隊」皆須交代警員編號。[27] [28]

至於另一廣為人知的事例,就是警察在 2019.09.07 於大埔墟港鐵站展開追捕,一中學生被打至流血倒地,但有線新聞拍到的片段證明他實屬無辜。[29]

7.21 和 8.31

7.21 與 8.31 是令抗爭更趨激進的兩大關鍵。前者是警方蓄意不作為,坐視黑社會流竄元朗襲擊市民 [30] [31];後者是警察為了窮追抗爭者,不惜闖進地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 [32] [33] [34]。兩件事都令公眾覺得警察公報私仇,挾怨報復。

從此公眾徹底對警察、對法治失望,認為警方乃至政府,不但不為人民服務,反而為了維持統治而不擇手段,凌駕法治,人民再無法循法律申張正義。

雖然在 7.21 前已有公民抗命乃至武力抗爭,但鮮少縱火,更未曾針對港鐵。恰恰相反,市民更將硬幣和車票堆滿出入口以方便同道,成了一時佳話。[35] 但自 7.21 後抗爭進一步升級,抗爭者開始縱火並使用汽油彈,破壞港鐵亦成為常態。[36]

插贓嫁禍

媒體多次拍攝到警員為求入罪「釘死」被捕者,涉縑插贓嫁禍。2019.08.11 有一男生被拘捕,《Now 新聞》清楚拍到警察將竹枝插入被捕者背囊 [37],被捕者亦立時向港大《學苑》申冤。[38]

在更為人熟知的 8.31 事件,警察衝入地鐵站打傷並拘捕多人,有乘客拍到「速龍小隊」特意把原在遠處的防毒面具放在被捕者身邊。[39]

2019.10.01 警察使用實彈還擊抗爭者。從有線新聞的影片可見,抗爭者本使用一條白色塑膠管,但警察視若無睹,反而撿走在其他地方的鐵棍。[40]

用橡膠子彈、催淚彈直接射人

除了前述的「老吳」和楊子俊老師,還有多人被橡膠子彈或催淚彈直接擊中要害。

在 2019.08.11 抗爭者包圍尖沙咀警署,一名戴著眼罩的少女遭警察射中眼睛而倒地 [41],儘管親建制的「藍絲」不斷在網絡謠傳少女乃遭抗爭者的彈珠射中,但評論人「書生百用」仔細翻看《Now 新聞》的直播片段,可見受傷少女倒地後,其時眼罩便卡著一枚警方的布袋彈,無從作假。[42]

2019.09.29 印尼籍記者 Veby Mega Indah 在灣仔被橡膠子彈擊中右眼,直播因中槍而腰斬。[43] 然而警方虛與委蛇,根本沒有認真調查,有賴傷者的律師團隊拾回橡膠子彈作證 [44];要求交代開槍警員身份亦遭警方拒絕。[45] 最終她要自行籌備私人檢控。[46]

此外還有很多記者、區議員、議員助理等等,都先後被橡膠子彈或催淚彈直接擊中身體。[47] [48] [49] [50] [51] [52]

私刑和侮辱

警察固然有權依法捉拿違法者,但在運動期間警察的緝拿每每夾雜私刑和羞辱。要麼在拘捕期間亂棍毆打、拳打腳踢 [53] [54] [55] [56] [57];要麼強迫被捕者下跪 [58] [59] [60] [61]。

還有兩件事因其後續發展更具象徵意義。2019.07.27 社工劉家棟在元朗以和平的方式保護群眾,警察以「阻差辦公」拘捕他,逾時枉法地羈留他 64 小時。獲釋後的他一度需戴護頸圈,申訴遭警察虐打。[62]

儘管蘇文隆裁判官承認他不曾使用武力,卻破紀錄地以「阻差辦公」罪判他入獄一年,而且即時還押,不得就上訴保釋 [63]。劉的代表律師須往高等法院申請才保釋成功。[64] 後來他的上訴雖部分得直,但仍須入獄 8 個月。

在 2019.11.18 的理大圍城戰,一名防暴警拖行被捕者,刻意用腳踩在被捕者頭上 [65],攝影師 May James 拍下此刻,成為整場運動最經典的照片之一。[66]

性暴力

整場運動不時出現性侵的申訴,警方皆以調查期間或查無實據置之不顧,但起碼有兩名女士願意挺身指控。

吳傲雪在 8.31 事件中被捕,乃後她除下面罩,當面向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披露被捕後的遭遇,包括在葵涌警署遭男警觸摸胸部。[67] [68]

另一未成年的 K 同學,則在 2019.09.25 於沙田被捕,留下創傷並曾自殺未遂,乃後在吳傲雪的協助下也願意公開指控,她在被捕後曾遭女警摸胸並羞辱。[69]

濫捕濫控

職是之故,反修例運動爆發一年來已有約 9,000 人被捕,1,800 人被控。但迄今為止定罪率未過一半,更有兩成獲撤控。[70]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辯方找到網民拍攝的影片,證明警察的指控全屬子虛,控方清楚沒有勝算而作罷。[71] 大律師李煒鍵形容「警方不夠證據或證據不準確,卻又要堅持提控。」[72]

現在眾多案件已經陸續上庭,不少法官因無法信納警員證供,或因表證不成立,裁定被告無罪。 [73] [74] [75] [76]

結語

《槍炮、病菌與鋼鐵》的作者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在新書《動盪》(Upheaval)解釋民主的好處和厥如的代價,正是反修例運動的最好寫照:

“The advantages of democratic government are numerous. In a democracy, citizens can propose and debate virtually any idea, even if the idea is initially anathema to the government then in power. Debate and protests may then reveal the idea to be the best policy, whereas in a dictatorship the idea would never have gotten debated and its virtues would never have become accepted…

Another basic advantage of democracy is that citizens know that their ideas are getting heard and debated. Even if their ideas are not adopted now, they know that they will have other opportunities to prevail in future elections. Without democracy, citizens are more likely to feel frustrated, and to conclude correctly that their only option is to resort to violence, and even to try to overthrow the government.”

[1]:〈【6.12 再定性.2】一場事先張揚的升級行動 衝擊者們:我們目標是進佔立法會〉,《立場新聞》,2019.06.18
[2]:〈當時一名男子攜着一箱水前行,突然十多名速龍成員不停向該男子使用胡椒噴霧及警棍,男子隨即痛苦倒地。〉,《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2019.06.12
[3]:〈【睇片】短片證警 6.12 狂射催淚彈夾擊中信大廈 民眾被圍無處可逃〉,《立場新聞》,2019.06.18
[4]:〈本台外判司機 612 衝突疑因催淚彈受傷引致後遺症〉,《香港電台》,2019.07.12
[5]:“20190612 Hong Kong Police Drag A Fainted Protestor”,網民拍攝片段,2019.06.12
[6]:〈【抗爭一年】6.12 右眼中槍 老師楊子俊作為傷者的愧疚〉,《立場新聞》,2020.06.06
[7]:“20190612 Hong Kong Police Humiliate Protestors”,剪輯自《立場新聞》直播,2019.06.12
[8]:〈沙田衝突期間本台記者再遭警方阻撓採訪〉,《商業電台》,2019.07.17
[9]:〈牧師引述警察 叫你耶穌落嚟見我哋〉,《香港電台》,2019.06.14
[10]:〈本刊原片曝光 白衣警衝前向記者噴胡椒噴霧〉,《壹週刊》,2019.06.25
[11]:〈6.30撐警集會遭「藍絲」圍毆 林卓廷懸紅13萬緝兇〉,《蘋果日報》,2020.03.27
[12]:〈港台工會嚴厲譴責「撐警大會」參與者滋擾本台記者採訪〉,《香港電台》,2019.06.30
[13]:〈《立場》妹妹入行即遇反送中運動ㅤ曾經滄海此刻驀然回首 緣來緣去當下奮志前頭〉,《立場新聞》,2020.05.05
[14]:〈【8.11 北角】黑衫青年行經富臨皇宮被五漢圍毆 立場記者被揮棒指嚇 港台記者遇襲 在場警員無拉人〉,《立場新聞》,2019.08.11
[15]:〈實測防暴應對白衣人打人〉,《傳真社》,2019.08.12
[16]:〈元朗連儂牆外疑遭「鄉黑」持械圍毆 傷者:肋骨被打斷 軍裝警稱「打得好」〉,《立場新聞》,2020.02.06
[17]:〈下午:藍絲貼文宣 一眾警員選擇視而不見 晚上:市民清藍絲文宣 防暴警湧至清場〉,《蘋果日報》,2020.03.21
[18]:〈數十人持械凌晨清理樂富連儂牆、襲擊市民 街坊不滿警未阻疑人離開 反帶走被襲者〉,《立場新聞》,2020.05.08
[19]:〈便衣警戴頭盔、持圓盾清場 稱執行職務毋須展示委任證〉,《立場新聞》,2019.07.08
[20]:《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第十三章,監警會網站,2020.05.15
[21]:〈監警會報告:速龍裝束非警隊制服 不受《警察通例》 規管〉,《眾新聞》,2020.05.15
[22]:〈逾770涉警毆打僅2宗證明屬實 李家超厚顏稱:反映警隊專業〉,《蘋果日報》,2019.11.20
[23]:〈問警察良心何在被毆 22歲青年頭部縫5針仍留醫〉,《蘋果日報》,2019.09.04
[24]:〈無辜少男一句「唔使咁暴力呀」 疑遭失控警扯落地毆打〉,《蘋果日報》,2019.08.25
[25]:〈罵一句「黑警」 區議員李世鴻即被捕〉,《立場新聞》,2019.09.02
[26]:〈【5.13 和你唱】警沙田拘 4 人 男子被質問「做咩講粗口」後遭制服 准以 400 元保釋〉,《立場新聞》,2020.05.14
[27]:〈【8.4 將軍澳】居民被警棍毆至頭破血流 傷者:只是落樓散步 街坊怒罵 防暴警敗走〉,《立場新聞》,2019.08.04
[28]:〈投訴興訟皆碰壁 遭警扑頭漢拒言棄〉,《明報》,2020.06.22
[29]:〈【9.7 大埔墟站男學生被警棍打】 【有線新聞翻看事發前片段】〉,《有線新聞》,2019.09.09
[30]:〈警方系統性不作為:務必廣傳的元朗黑夜紀錄片〉,《立場新聞》,2019.08.01
[31]:〈7.21 傷者披露獨家影片 親見警察視若無睹 放水縱容白衣人行兇〉,《立場新聞》,2020.04.19
[32]:〈831太子站無差別襲擊全直擊〉,《米報》,2019.09.01
[33]:〈見證警察無差別襲擊 「肯定係見人就打」 朱小姐:比元朗 721 更嚴重〉,《立場新聞》,2019.09.01
[34]:〈J 醫生:警察見人就扑 「親身感受到咩叫黑警」〉,《立場新聞》,2019.09.01
[35]:〈只期待你做好本份〉,薯伯伯,2019.09.10
[36]:〈【專訪】三個放火的少年 和理非怎樣變「火魔法師」? 武力邊緣上的抗爭〉,《立場新聞》,2019.10.14
[37]:〈【克警斷正】抗爭男哭訴遭插贓嫁禍!被制服後警插竹枝入背囊〉,《蘋果日報》,2019.08.12
[38]:〈警察疑插贓嫁禍 示威者哭訴:「個警察放支竹落我背囊啊!」〉,《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2019.08.11
[39]:〈831太子警察插贓嫁禍〉,乘客拍攝片段,2019.09.05
[40]:〈荃灣槍擊 拍到警事後檢證物情況〉,《有線新聞》,2019.10.03
[41]:〈【 8.11 尖沙咀】疑布袋彈打穿眼罩 女子血流如注送院 據報右眼球爆裂〉,《立場新聞》,2019.08.11
[42]:〈【請廣傳】高清影片證爆眼少女眼罩上有布袋彈〉,《立場新聞》,2019.08.12
[43]:Facebook 直播,《SUARA》,2019.09.29
[44]:〈中槍印尼記者代表律師:警無搜證,律師團隊 5 日後現場撿回橡膠子彈等證物〉,《立場新聞》,2019.10.09
[45]:〈右眼中槍印尼女記者擬法律追究 要求警方交出開槍警姓名被拒〉,《立場新聞》,2019.11.06
[46]:〈右眼中槍失明印尼女記者 擬循較嚴重侵害人身罪控警 並將向政府索償〉,《立場新聞》,2020.03.25,
[47]:“Firing more than 1,800 rounds of tear gas, Hong Kong police have repeatedly violated standards for safely dispersing crowds, experts said, putting protesters and bystanders in serious danger. We reviewed dozens of cases where it was used.”, The New York Times, 2019.08.18
[48]:〈【睇片】記者疑遭催淚彈擊中受傷 《大公報》記者與警爭論被制服 事後獲釋〉,《立場新聞》,2019.08.05
[49]:〈1845 時代廣場對出,一名急救員被手擲式催淚彈炸傷後背,背部大範圍燒傷,一度出現休克情況。據消息指,該中國製手擲式催淚彈燃燒溫度極高,急救員中彈時後背曾發出火光。〉,《城市廣播》,2019.11.02
[50]:〈【旺角即時】一名婆婆被催淚彈射中腳部並大量流血。〉,《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2019.10.31
[51]:〈黑警企圖謀殺記者。防暴警察離開地鐵站後立即施放催淚彈,直接恐襲記者行人。〉,網民拍攝片段,2019.09.08
[52]:〈將軍澳因慘劇成抗爭重鎮:女議助中彈倒地 一再拘救護記者 棍毆阿伯流血暈倒〉,《立場新聞》,2020.03.08
[53]:〈警方栢麗大道快速推進制服多名示威者〉,《香港電台》,2019.08.11
[54]:“Bloody arrest by undercover police in Hong Kong”,Guardian News,2019.08.12
[55]:〈屯門警員掌摑已被制服女示威者 質疑記者「搶犯」〉,《立場新聞》,2019.10.01
[56]:〈理大外示威者被制服後遭警襲擊〉,《香港電台》,2019.11.18
[57]:〈油尖旺有人堵路、擲燃燒彈 望聲援留守理大的人〉,《有線新聞》,2019.11.19
[58]:〈警員衝上天橋搜查圍觀市民 要求下跪〉,《香港獨立媒體網》,2019.08.24
[59]:〈【逆權運動】克警疑借尿遁擅闖商場!逼無辜市民跪低搜身:你哋係社會敗類〉,《蘋果日報》,2019.08.26
[60]:〈許賢(海鹽)在兆軒苑〉,網民拍攝照片,2019.10.31
[61]:〈11·2示威紀錄:港島和平集會演變警民衝突 灣仔新華社被破壞 前線警員與消防衝突〉,《端傳媒》,2019.11.02
[62]:〈727 元朗被捕社工:被制服後曾遭警腳踢 警棍打頭襲擊〉,《立場新聞》,2019.07.30
[63]:〈【被指阻警去路】社工劉家棟阻差辦公即時入獄一年 邵家臻:重判社工開壞先例〉,《眾新聞》,2020.06.17
[64]:〈阻差辦公罪成判囚一年 劉家棟坐牢一周後獲保釋激動落淚:從我官司可見司法制度的瘋狂〉,《立場新聞》,2020.06.23
[65]:〈示威者被防暴警拖行後兜頭踩〉,網民拍攝片段,2019.11.18
[66]:“An arrestee is on the ground with police stepping on his head. Siege at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lice surround the university campus after pro-democratic protesters blocked the cross-harbour tunnel and the major road outside the campus. Hong Kong protest continuous on its sixth months. A citywide strike called for started on Monday 11 November, 2019 which brought parts of Hong Kong to halt as MTR stations closed and multiple roadblocks were erected.”,May James Photography,2019.11.20
[67]:〈吳同學冇講大話,她受性侵的地點是葵涌警署〉,《立場新聞》,2019.10.11
[68]:〈寒梅不畏嚴冬 吳傲雪〉,《眾新聞》,2019.10.30
[69]:〈未成年被捕女學生:遭警揸胸、搜身時女警羞辱、頭靠下體 事後確診 PTSD 曾嘗試自殺〉,《立場新聞》,2020.06.22
[70]:〈修例約1600人被控 34人證據不足撤控 被捕者批警起訴草率 警:按警例檢控〉,《有線新聞》,2020.06.08
[71]:〈22歲女涉理大外襲警獲撤控 CCTV片揭便衣警先撞被告再自己仆倒〉,《明報》,2020.06.19
[72]:〈【抗暴一年】新晉大狀被迫快速升呢 親眼目擊警暴嘆架構已崩壞〉,《蘋果日報》,2020.06.11
[73]:〈24歲男子被控襲警罪不成立 裁判官:被襲警員非誠實可靠證人〉,《有線新聞》,2020.06.01
[74]:〈廿歲學生被控去年十一黃大仙暴動 罪名不成立〉,《Now 新聞》,2020.06.02
[75]:〈19歲男生被指拋雪糕筒阻交通 官裁表證不成立無罪釋放〉,《明報》,2020.06.17
[76]:〈【抗暴之戰】男女警員作供疑點重重 官拒接納證供裁定男生襲警罪名不成立〉,《蘋果日報》,2020.06.26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