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運動自古結盟外國勢力 困乏唯前行

2020/10/22 — 15:3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近年來,香港爭取自主的運動,在美中關係惡化、天下圍中的背景下,得到越來越多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支援。中共的回應,便是不斷攻擊香港「成為外國勢力的棋子」,施放「外國支持香港是為了私利不是為香港好」的咒語。

香港的反對運動,不少人的思想還被禁錮在反西方帝國主義的教條之中,對於這種外力介入的指控,還有很多顧忌。他們不少人,在明明得到美國和其他大國幫助時,還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和應中共的反帝國主義論調,批評幫助他們的國家和外國政治人物。

反對運動中人默認中共反外力干預的論調,很大程度與社會科學象牙塔內仍將「自主發展」與「外力介入」視作對立觀念有關。擁有這種觀念的學者,很多時候都是被政客在建國後宣傳的建國神話影響,假設獨立自強、自主發展,與排除外國干預,是同一件事情。

廣告

但只要我們看看就算是很多西方國家的革命史、立國史,便能知道這種假設的虛妄。當年美國革命一代脫英建國,有賴法國的介入與幫忙。美國革命人民的代表機構大陸議會,為了感謝法國給予他們的資助,更在 1778 年授予法王路易十六「人類權利守衛者」(Defender of the rights of mankind)的名號。法王介入美國革命,資助華盛頓建國,當然不是因為他支持革命者人人生而平等享有人權的激進理想,而只是希望法國的死敵英國在北美被打敗被拖垮。畢竟,路易十六本身也是一個暴君,後來被受到美國革命迴力鏢影響的法國人民送上了斷頭台。從某一個角度看,美國革命,很大程度是英美帝國爭奪戰的延伸。

1917 年俄國爆發二月革命,建立臨時政府,正在世界大戰中與俄交戰的德王威廉二世,為了防止俄國建立穩定的新政府,不單通過德國社民黨大舉資助包括列寧的流亡的反戰布爾什維克黨人,還在 1917 年四月準備了火車專列將列寧和他的戰友門從瑞士蘇黎世,經過德國國境,護送回俄國發動二次革命推翻臨時政府。列寧在成功建國後,也立刻向德國報恩,正式與德國簽訂割地和約退出大戰。

廣告

美國與俄國的革命建國,如果沒了法國與德國的「外國勢力干預」,根本無法成功。這些革命建國的案例,根本就是大國間競爭與戰爭的延伸。但建國一代在成功立國後,都刻意讓教科書將建國的外力介入因素抹殺掉。很多以為自己很科學卻受到這些建國神話影響的政治學者,在發展主權國家形成或革命的理論時,都被這些官方史觀帶著走,忽略了這種外力因素。

當年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當然也是外國勢力干預的結果。國民黨與共產黨政權當初建立時,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外國強權,特別是俄國,扶值的政權。但中共今天的建國大業神話,都將這些歷史抹去。中共攻擊周邊希望爭取更大自治甚至脫中建立新國家的力量,為外國勢力的棋子,說它們被外國勢力利用,好像與外國勢力連接本身便很邪惡一樣。這種對成為「外國勢力棋子」的顧忌,也深入很多反對運動的骨髓,令很多十分正常的與外國力量的聯盟與交結,都好像變成了是甚麼不見得光的骯髒事一樣。

怎樣靈活和不卑不亢地與外國力量接連,好好利用與保持人家給予的幫助,乃是古今中外任何反對運動的必要考驗。中共對付反對者,手段奸狡骯髒。香港的自主運動,如果仍將自己框限在幼童小王子般的道德潔癖之中,拒絕外力,便形同自殺,既可悲又可笑。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