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長者優先投票

2020/3/11 — 11:1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敬啟者:

本人反對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出容許高齡長者優先投票的建議。

近年來,美國不少州份出現少數族裔聚居地點的票站被相繼取消的問題,以致餘下票站於投票日大排長龍,而這個操作往往被認為是政治打壓的手段。由於美國的少數族裔大多來自低下階層,手停口停之下要抽時間去票站投票,時間成本本來就比其他人高。當他們無法在有限的時間內投票,便很可能被迫放棄其民主權利。如是者,投票的容易程度就成為操控選舉結果的一種工具。

廣告

放在香港,哪一類選民的時間成本才是最高的呢?很明顯,長者不會排第一,甚至應該排得比較後。從普遍香港人的生活經驗來看,長者的時間成本相對來說是較低而不是較高的。長者排隊的成本,不在時間,而在於舒適度;長時間在室外日曬雨淋等候,對長者來說確實會比一般人吃力。換言之,改善長者輪候期間的舒適度,才是問題的重點,選管會不應捉錯用神。現時的做法,即「讓未能長時間站立的選民坐下等候,並記下他們的輪候位置,以便在輪到他們的輪候位置時安排他們到發票櫃枱領取選票」,其實已能有效解決舒適度的問題。選管會要做的工作,是讓既有的做法得到有效落實。

相反,如果選管會容許高齡長者優先投票,從時間成本的角度來說可帶來反效果。各票站因消防要求所限,一般對入場人數有所限制。如是者,假如我們容許時間成本較低的長者優先投票,就等於使得成本較高的其他人要等候更長的時間才能投票。如果這些人當中有手停口停的低下階層,看到票站長長的人龍,很可能就會放棄投票。要求時間成本高的人犧牲,來讓時間成本低的人可以更快投票,從選管會鼓勵市民參與選舉的目標來看,明顯是本末倒置的。

廣告

如果選管會的目標是要減少所有人包括長者的輪候時間,最理想的做法當然是增加票站的數目,或尋找更寬敞的地點作為票站並增加工作人員,讓更多的市民可以同時投票,這樣所有人的輪候時間都會降低。

投票的容易程度本身極具政治含意,而且可帶來明確的政治影響。選管會處理和參與投票容易程度相關的建議時,必須慎之又慎,而免引發公眾質疑。就算選管會的建議出於良好意願,在特定處境下也有可能帶來反效果。而如果市民認為選舉不再公正,他們將更有可能選擇在制度以外發聲,後果最終由社會整體承擔。

此致
選舉管理委員會

梁啟智博士
2020年3月11日

以上回應已電郵至選管會秘書處([email protected])遞交,鼓勵各位市民也於4月7日截止日期前提交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