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恐條例」定義過寬易被濫用ㅤ遊行堵路亦可能被控

2020/3/16 — 22:0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今日警務處長鄧炳強於《明報》專訪中指出,正同律政司研究改以《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反恐條例)*,向年初發生的 3 宗爆炸品案被捕人提控。早在 2017 年立法會討論「反恐條例」的修訂,我當時作為立法會議員,曾質疑李家超提如何定義「香港恐怖主義」,並指出「反恐條例」的定義太廣。根據條例的定義,香港的「恐怖主義行為」並不必然涉及暴力行為,只要是為了威嚇政府改變其政策、堵塞主要道路,以及以推展政治或宗教主張為目的,可能已構成「恐怖主義行為」。若被警方濫用,即使是和平堵路式的「公民抗命」行動同樣可以被定義為「恐怖主義」。

當時李家超不但錯引條文,謊稱「推展政治宗教主張的行為」可獲條例豁免,亦於同一會議中聲言香港政府無權定義誰人屬「恐怖分子」,只有香港法庭才能定奪。但如今法庭未有定案,近年港共爪牙卻已蜂湧而出,多番配合親共媒體言論,大肆抹黑各類抗爭事件為「本土恐怖主義」。宏觀近年中共輿論操作,中國政府任意將異見人士抹黑為恐怖分子屢有先例,例如將新疆反抗運動扭曲成「極端恐怖分子」、「再教育營」亦美化為「遏制了恐怖活動」的「教育培訓中心」。以「反恐」為名,打壓人權為實的「國策」,未來極有可能在港實施。

如今港共政權、媒體亦正大力鼓吹所謂「本土恐怖主義」,其司馬昭之心正是以反恐之名任意剝奪異見者的人權自由,將昨日新疆成為明日香港。

廣告

*「反恐條例」於 2002 年通過, 當中對「恐怖主義行為」的定義包括:「嚴重干擾或嚴重擾亂電子系統的;或嚴重干擾或嚴重擾亂基要服務、設施或系統的」及「該行動的作出或該恐嚇的意圖是強迫特區政府或國際組織的,或是威嚇公眾人士或部分公眾人士的;及是為推展政治、宗教或思想上的主張而進行的」。即使條例有指明豁免特定行為,包括「宣揚、抗議、持異見或工業行動的過程中作出或恐嚇作出行動」。然而,有關定義過於廣泛含混,於條例通過之初,已被當時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指定義太寬,條例未能清晰介定「恐怖主義行為」與示威抗議之分別,有機會被政權濫用。

2017年「反恐條例」質詢影片

廣告

〈反恐條例的魔鬼細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