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抗運動兩周年評論】6.9 周年敬告全人類

2021/6/9 — 10:19

2019年 6.9 大遊行

2019年 6.9 大遊行

致暴政:

暴政必亡!雖然無咁快。眼下一衆大小官吏,自恃立下一九平暴之功,也許在大排人肉慶功宴,咧著嘴巴笑,「哇哈哈,咱們八九就預演過怎樣弄死青年一代,你一九算個啥」。但俗語所謂,誰笑得最後,誰笑得最好。你們不去想想,爲何八九之後,又居然冒出一九?告訴你,反抗真是子子孫孫,無窮盡也!爲什麽反抗會沒完沒了呢?暴政只知道派出更多官吏爪牙,去解決揭露問題的好人,不知道你們才是問題所在。你們,就是點金成糞、專門製造問題和製造反抗的專才呀。

致林鄭:

廣告

你…哎,原是小奴才,講多嘥氣。

敬告黃絲

廣告

香城淪陷了,但大家都做得很好!日常抗爭,勿忘初衷!更希望大家做多一步,就是圍爐。圍爐取暖,這容易。第二步就是圍爐自强,把你的親人、同事、街坊染黃。已經黃的,要自强,進行更加高級的日常抗爭。圍爐自强,就是在小圈子、鄰舍、職場,時時切磋,取長補短,分工合作,再化爲黃的業主法團、互助委員會、街坊會、工會、學生團體、女權團體、興趣小組等等。其實暴政暗暗在基層染藍了幾十年!黃絲們要急起直追呀。尤其因爲香城人慣於單幹,缺乏合群為力的習慣,所以開始會有難度。但習慣了,一起學習,共同進步,提煉分析力和判斷力,訓練出組織能力和判斷能力,然後在黑暗中,在你周圍,築起火爐,做大火爐,亮起燭光,枕戈待旦。

敬告青年

好在有你們六年來的反抗,才能一舉戳破一國兩制的謊言。這比起慢慢讓港人、讓真相悶死在魯迅所謂「絕無窗戶的鐵屋子」好太多了。有人說一九運動像是沒有刹車制的跑車。這個比喻頗爲生動。不過,被欺騙被壓制那麽多年的香城人,雖有些激動、有些過火,但不能否定其反抗是正義的。而且,青年是有權犯錯的嘛。老傢伙才沒有。有錯必不糾的暴政更不知廉恥。但因爲青年的能量大,所以無論是暴政還是野心家、煽動家、投機家,也會渾水摸魚來利用各位。如何保持清醒,提高判斷能力,有時不容易。例如,這十年來,不斷有人煽動一種「否定一切」情緒,各位請深思。我有一言贈君,不可「否定一切」,但應該「懷疑一切」,包括懷疑以上所有852隻字。兩者表面相似,實質雲泥之別!長江後浪推前浪是一定的,所以需要懷疑一切。但不可以否定一切,因爲這只會變成有破壞沒有建設,就像文革。文明需要創新,也需要承傳,所以不能否定一切。當然,承傳之外,也要去蕪存菁,所以需要有懷疑精神。但懷疑精神,也須是普世的,就是說也要適用於自己,而不是以我劃綫—我懷疑世界上的一切,但我不懷疑自己的懷疑。那不行。暴政可以亂搬龍門,真民主派不能。

其次,革命也不是簡單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暴易暴,否則只是皇朝循環,做一隻不斷踩輪盤的小白鼠。

現在大家都明白了,爭取自由民主,原非容易,需要很多系統化的知識,也需要在實踐中更新知識。趁此低潮,不如圍爐自强?

敬告曾杯葛六四紀念的黃絲

先不要罵,且聼一言。我尊重閣下的言論自由,但坦白說,當年杯葛六四紀念有點蠢。現在大家看得清楚了,當暴政消滅了香港人悼念六四的權利之時,也是香港人也失去自由之日。明明中港民主運動戚戚相關,卻有煽動家扭曲為只准二選一:「要香港就不能紀念六四!」但爲何兩者對立?既然大家都有共同敵人,爲何不可以結盟?侵侵遠在美國,連鄰國也不如,卻要萬里求好?解不通嘛。所以不少之前曾經附和這種蠢論的朋友,現在也有所反思了。你做左未?

「這有什麽關係?都過去了。」不,話不能這樣說。杯葛六四紀念,是傘運以來一連串歪風的其中一波而已,是一種專門針對所有中國人而非聚焦暴政的歪風。以此伸張香城人身份,適得其反,只會令局外人懷疑你們香港人是否有點野蠻。你沒有感覺到?因爲你當局者迷。平情而論,一九運動失敗與此無直接關係的,但這個問題,卻對於未來香港的自由非常重要。中港人民都需要廢除暴政,恢復民主。大家都有共同利益。而那種排斥所有中國人的種族主義,不止價值觀上反民主,客觀上也正符合暴政分而治之的陰謀。閣下當年看不到,不要緊,但今後要睇路行,咁啫。

敬告大愛黃絲

我還記得,傘運時國師和教主及其信徒出來無理打壓佔領者的討論會或者攤位的時候,總有勇敢好人出來話:「喂!你做乜唔俾人講野!」、「講口不講手呀,唔好拆人旗幟攤檔呀!」2019年,也總會有人出來制止過分暴力的私了,或者出來講「唔好侮辱人家」。但因爲大愛黃絲散沙一盤,所以許多過火行爲甚至歪風,都沒能制止到。長此以往,會令香港民主運動失去民心。希望大家今後更進一步,組織起來,自覺地推動民主大愛的立場。不是叫各位實踐「打你右臉,奉上左臉」,而是要努力捍衛運動内部的互相尊重、民主多元的公共空間。同時,即使是對暴政的正當自衛,也應該避免超過需要的武力,或向對手施加人身侮辱。打仗都不能殺俘虜啦。一句話,時代呼喚一種全新的民主派,就是有博愛精神的民主戰士,自覺摒棄運動中的爛仔格調。

對,黃絲需要自主組織。「吓,乜唔係一直講緊無大台無組織咩?」我有一言相贈:切忌扶得東來西又倒。社會運動從來都需要兩條腿走路,就是自發性和自覺性(組織性),兩者不可偏廢。事實上,如果沒有民陣發動 6.9 遊行或其他遊行,一九大反抗很難變成二百萬人的大運動。在淪陷時期,尤其需要圍爐自强。圍爐,就是組織化。香城人多怕被組織。但不要被組織,自主組織卻一定要。如果連自主組織也不懂得搞,如何實現民主自治?

敬告自己

也該自我懷疑一下,我究竟有無講錯?邊位讀者可以賜教?

2021 年 6 月 8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