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政府抗爭新世代的形成

2019/6/13 — 16:26

五年之內,同樣地區(立法會與政總範圍),兩次大規模佔領,這次見到的,很大部份更年輕,多得 689、777 令兩個世代的年輕人結成抗爭陣營。如果單純以「激進份子」形容,未免忽視新世代勇於反抗不公義的種子,在政府漠視民意的土壤發芽。100 萬人反對的聲音,林鄭聽而不聞,建制派視若無睹,突發的警民衝突是林鄭以共產黨的口吻說出的有組織有預謀暴亂,但是,這次事前沒有商討日,沒有信念書,沒有宣言,沒有預演,沒有大台呼籲,沒有政黨豎旗,連民陣在中信外搭起的台也像被丟棄的孤兒,何來組織?誰個預謀?

佔領初成時碰見呂秉權兄,彼此驚嘆看到的都是十來歲年輕面孔,他說恐怕如果這次再失敗,對他們的創傷更甚。我說我樂觀,這班年輕人不會。當時沒有告訴他餘下的話:因為這班年輕人是「電競新世代」!

未衝突前在佔領範圍走一圈,看到這些年輕人無需指揮,做哨兵的做哨兵,要傳話的傳話,分配物資,無需糾察,一人需要,一呼百應。退入太古廣場後,有人叫「哮喘藥」,由天橋末端傳聲傳到商場內圍,不到 10 秒藥瓶一個傳一個傳到需要的人,「有啦」回應又馬上傳開去。他們成長的養份並不來自奶粉,而是 on-line game,素未謀面的人在虛擬的戰場上互相合作,各司崗位,各展所長對付共同敵人。他們已經訓練成有種憑直覺而互相有默契的行動能耐。電競新世代的特質是:不怕輸,輸一局,反而更強,再來,一個 level 一個 level 打上去,這個 level 打不贏,轉個策略再打。他們進退有度,知道幾時攻,幾時守。那些不在現場的不停在聊天谷傳幾點幾點清場叫人呼籲他們撤退,不明白這班年輕人不需要不懂打 game 的人指指點點。是的,他們也許將對抗威權政府的戰場當作 on-line game 來打,你班老鬼用了多年那個爭取的方式,可以繼續做,但他們自己世代的未來,就讓他們用自己方法打吧。他們知道甚麼時候可以打甚麼時候不可以打。他們不是像胡志偉那樣由和理非進化到激進,他們在電競世界孕育一出來就是戰士,而且不是只懂一種打法的戰士。這個戰場失敗,會馬上轉另一種打法。你看,從佔領撤退,第二天早上就有部份人轉戰地鐵了,目的就是令政府疲於面對全面的抗爭。對他們任何訴求都不回應,這個政府已經成功將這個世代置於政權的對立面,他們將會以電競的精神,全面跟威權政府對抗,一直跟你一個 level 一個 level 打上去,而且一個 level 比一個 level 強。

廣告

議會內的抗爭雖然有進化,但從未能成功阻止會議通過惡法。昨日(6 月 12 日)民陣包圍立法會的集會未開始,這班電競新世代已經幫你包圍了阻截建制派來開會,造成的局面影響到今日(6 月 13 日)會議亦取消。

這個新世代成功為香港 buy time,香港人,你會為新一代做甚麼?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