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歧視運動還是歧視運動?

2020/6/9 — 15:09

資料圖片,來源:Gabe Pierce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Gabe Pierce @ Unsplash

美國平地一聲雷,爆發了抗議警暴殺死一名黑人,觸發了一場延至全球主要西方國家的反歧視運動,連加拿大總理也以單單膝下跪的肢體方式參與。

同樣地是遍地開花、放火、催淚氣體,但這給了香港的勇武派一道難題,如何回應呢?他們首先是採取鴕鳥政策,繼而表示香港的反政府運動不能與美國的比較,甚至對香港的聲援者謾罵。

社民連在上周日到美國領事館聲援這場反歧視運動。但他們似乎無法動員其他人參與。

廣告

筆者在 911 事件後組織到美國領事館示威,當時的政黨也不參與的,但卻來了一大群反戰的外國人,他們平常不參與香港的示威活動,但明白到事態嚴重,因而跑出來。示威吸引了一大批西方和本地媒體探訪。不知為何,他們都知道我是策劃者,只找我訪問。我說:「布殊,不要報復。」這句上了電視,記者們追問:「布殊若不採取軍事行動,可以平息美國人的民憤嗎?」

美國後來的行動 — 入侵阿富汗,入侵伊拉克,打破了中東平衡,造成歐洲現時的不可收拾的難民問題。

廣告

筆者奇怪的是,香港經歷過雨傘運動、反修例運動,其群眾動員規模遠超當年,為何在這全球性的反歧視運動中竟然不作一聲,甚至敵視呢?

這裏只能得到一個結論 — 勇武、或港獨運動是一場歧視性的運動。我們可以從當初的元朗踢篋事件中看到端倪。港獨運動建基在歧視大陸人,以歧視一個人種來發展運動就是納粹主義。一些人已開始討厭運動中的涼薄言論,尤其是對私了的不滿。

運動同時建立在無知的基礎之上,他們對外國政治無知,將外國政客生硬地套在支持中共和反對中共的範式裡,把特朗普看作救星。事實上,外國的,包括台灣,其政黨政治是多元的,中共因素只佔其一小部份,其大部份與當地政治和資產階級利益集團相關。勇武在這方面的表現讓人聯想到當年江青在審訊台上的話:「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毛主席叫我咬誰就咬誰。」

港人對美國的大型騷亂中出現搶東西的現象不了解。這是美國的固有現象,數十年前已如是,美國人視為常識。筆者年青時參加一個激進組織「革馬盟」,一位從美國回來的同志與筆者閒談時,以玩笑的口吻說:「在美國,發生暴動,首先是搶掠。」

西方大多數社會運動都是建基於一些普世價值,如法國大革命的民主、自由、公義。今次席捲全球的反警暴運動所建基的反歧視,也屬於普世價值之一。

但香港的獨派運動似乎沒有普世價值,他們不重視人權和公義,對民主的訴求似乎屬於過場式,對自由的訴求也看不到。法國革命中的自由是指尊重公民的自由,而不是「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美國的街頭衝突沒有演變成軍隊鎮壓,這是美國人的智慧,當中包括眾州長和警察能享有言論自由,表態同情示威者。目前的街頭騷亂已漸漸平息,這合乎一般運動規律。反觀香港,一場沒有普世價值作思想核心的激烈街頭運動,居然可以曠時日久,其原因有待深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