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殖工運】六七暴動對本土反殖運動之歷史與影響(三)

2020/5/8 — 10:03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製圖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製圖

【文:劉俊平】

工運的興與衰

筆者認為,上世紀 60 年代末的一連串的工運浪潮,主要為中國文化大革命政治鬥爭的伸延,結合了本土工人對於殖民地政權施政不滿和工作環境惡劣的宣洩。當時大部份工潮亦是以反殖愛國主義以及左右派工會鬥爭為主軸。加上在上世紀早期的一連串工人運動例如海員大罷工、省港大罷工、反法罷工和機工罷工等等,一連串得到勝利的罷工背景下,令到工會形勢日益向上,令到工運逐漸脫離了工人權益和工人團結。

廣告

上世紀 60 年代末的工潮只有少部份涉獵工人權益,例如早期青洲英泥工廠工潮,勞方成功在罷工後與資方達成撤回取消工人醫療福利的決定。其他工潮例如青洲英泥工廠工潮後期演變城對澳洲籍主管的種族歧視不滿,港九的士工潮和南豐紗廠的左右派工會鬥爭,以及新蒲崗人造花工潮後期的警民衝突,皆失去了工人運動和工人團結的精神,變成了對抗外來政權和文化大革命的延伸等,單純以工會作政治動員,最終令工會失去了團結工人的能力。

在六七暴動後香港工會勢力日漸向下,與其有大量政治目的以及「貪勝不知輸」,沉醉於展示罷工力量,隨意鼓動工人進行大量政治運動,最終脫離工人基本所需,而且沒有藉着政經有利條件擴大發展保持勢力壯大有關。在澳門事件的影響下,新聞導向把鬥爭的勝利歸結於毛澤東思想,亦加深了人民反殖/反英抗暴的思想。但因勞資雙方在談判過程中沒有把工潮擴大,所以能和平解決。筆者不認為工運應該完全脫離政治,工運的確需要政治成果來保障經濟成果,例如在最高工時、最低工資和集體談判權等議題上政治與工人權益的結合是必須的。

廣告

在政治議題上,工會也應適時發揮團結的影響力,配合社會運動,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波蘭團結工會。但筆者認為工會是要以工人權益為根本來團結工人,以喚醒工人對自身勞工權益的了解,繼而以此團結力量為社會議題發聲,達致公民覺醒。當年左派工會因中國共產黨作為「大台」在背後操控,過於強調毛主席思想等,隨意揮霍早年以工人權益團結起來的群眾力量,偏離了團結工人初心,單純變成了為社會運動做的罷工機器。過於煽動民族主義的工會運動,忽略了工人對自身權益的了解,失去了公民覺醒的契機。在中國共產黨此「大台」退出後,因工運意思沒有植根群眾,本土工運隨即失去方向。

要求民主自治自由、反對警察國家、反對殖民主義等政治訴求,在今天的香港,換了時空換了對象,又再一次響起。60 年前港人從不列顛帝國手中得到了短暫的民主進程,60 年後抗爭一方缺少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指揮,缺少了列寧主義中的職業革命家組織等。上世紀 60 年代香港官民衝突一單接一單,青年失業問題、工人的生活困苦、勞工法例保障欠缺和警察貪污等社會問題,最終發生了左派暴動,當中除了中國共產黨的控制組織外,同時亦有部份不滿殖民地政府施政而上街的群組。

2020 年貧富懸殊、社會資源分配不公、勞工法例追不上時代變更、警察執法不公、政府完全欠缺認受性和政制發展倒退,香港彷彿走不出對抗殖民政權的道路。追求普世價值和社會公義的香港人應該如何從歷史經驗學習,再一次在殖民者手中奪回香港?作為勞工的一方,我們應該如何在社會運動中,以工會結合群眾,喚醒大家對自身勞工權益的關注以達致公民覺醒?還記得在 2014 年傘運後,很多人認為要進軍區議會,以深耕細作的方法喚醒大家對自己社區的關注,繼而希望令大家進一步公民覺醒。2019 年反送中運動後,湧現了大量新工會,筆者希望工會以不同角度不同戰線,進行深耕細作,要喚醒對勞工權益的關注繼而進一步政治覺醒。

最後筆者亦要再次提醒,上世紀 60 年代的左派運動是受到中國共產黨的無產階級運動和馬列思想包裝影響下的「愛國」民族主義。在現今反抗中國殖民者的運動下的社運人士可作參考及經驗探討,但亦要小心以免歷史重蹈覆轍。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按:本文為會員投稿,並不代表本會立場)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