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殖工運】六七暴動對本土反殖運動之歷史與影響(二)

2020/5/7 — 14:42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製圖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製圖

【文:劉俊平】

上一篇闡述了工運的革命史、的士工潮及南豐紗廠工潮,兩宗事件勞資雙方都和平地解決了,但社會仍存在着矛盾的暗湧。

青州英泥廠工潮

廣告

幾乎同時發生的紅磡青州英泥廠工潮,早在 2 月份已發生了勞資雙方的糾紛,事件源於廠方取消了工人的醫療福利,勞方大為不滿,發起罷工,一個月後才與公司達成協議復工。

但到 4 月 29 日,上午一名澳洲籍工程師駕車返廠,竟因為檢修的貨車沒有讓路,而欲毆打修車工人,廠方致電警員到場。超過一百名工人遂封鎖廠區,進行罷工,要求資方答應多項條款。當日下午,另一名澳洲籍管工欲駕車離開工廠,與圍堵廠內的工人發生爭執。廠方再次電召警察到場,幸而事件沒有進一步惡化。

廣告

但隨着罷工持續,勞資雙方無法達成協議,廠商變成經營困難,於 5 月 4 日宣佈關廠,遣散工人。在此情況下,工人只好到港島與管理層談判,工廠亦於 6 月宣佈即將復工,並願意聘用曾經罷工的工人。

這宗工潮,引起了社會莫大的關注,左派工會組織了慰問團到場聲援,更有電影明星曾到場慰問工人,並即席在場表演。

新蒲崗人造花廠工潮

在一連串工潮事件中,新蒲崗人造花廠工潮由純粹勞資雙方的糾紛演變成反殖暴動,就是後來香港人經常聽到六七暴動的序幕。

4 月 13 日,大有街「香港人造花廠」公佈削減加班津貼,又規定如有膠花啤機損壞,負責操作的工人須停工停薪。工人不滿規定太苛刻,派代表與資方交涉,結果廠方解僱 92 名工人代表,更關閉啤機部並遣散三百多名工人。失業工人在廠外抗議無理解僱,惟廠方東主逃避,工人亦無意就此解決問題,勞工處無從入手。

5 月 6 日,工人與正在進行採訪的《明報》記者發生衝突,百餘名防暴警察到場鎮壓,護送記者離去,工人對警察投擲玻璃瓶和鐵罐,之後並阻止廠方的貨車出貨,結果有 21 名示威者被捕。後來演變成暴動,警察發射木彈和催淚彈,血案發生,逮捕了逾百人,政府宣布九龍東及中部實施宵禁,但未能平息眾人的憤怒。

之後短短數日內,暴動蔓延至黃大仙和土瓜灣,工聯會高調介入,並出動員工朋友和學生到廠外場聲援,以及號召全港工人上街大遊行示威;而警察亦多次以激烈手法鎮壓,雙方激起連場警民衝突。及後中國外交部發表支持香港居民「反英抗暴」,成立「鬥委會」等,就開始了香港人耳熟能詳的七八月左派恐怖活動,沙頭角槍戰、清風街炸彈、林彬被燒死案,等等。

比較以上各工潮,均見左派被動參與。而這次大有街工潮,究竟是親中共的工聯會聽從上頭指示早有策劃,乘機將中國的文化大革命輸入香港,試圖推翻英國殖民政府,抑或是由連場諸般社會矛盾而引發出來的工人自發行動「被騎劫」?而對於警方為何介入,社會上眾說紛紜。筆者認為後續的事件,非個人力量或團體能完全操控。當「好話」未說盡,社會矛盾未能達至臨界點,未能將政治矛盾與社會矛盾互相捆綁,更大的革命理想也是空談。筆者亦認為當時傳媒的渲染及報道頻率非常高調,在澳門事件的影響下,新聞導向把鬥爭的勝利歸結於毛澤東思想,亦加深了人民反殖/反英抗暴的思想。但因勞資雙方在談判過程中沒有把工潮擴大,所以能和平解決。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按:本文為會員投稿,並不代表本會立場)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