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專頁

2020/10/14 - 17:00

【反送中案件統計】近 600 項控罪追蹤 22% 撤控或無罪

反送中運動去年 6.9 爆發至今近 500 日,激烈衝突抗爭日常雖不再復見,但抗爭者被捕、被落案檢控,從未止息。
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已有過萬人因反送中案件被捕,超過 2,200 人被落案檢控。
對於坊間批評濫捕濫控,警方一直否認,律政司也強調,除非有合理定罪機會,否則不會檢控。但告上法庭的案件,卻出現不少「罪名不成立」的裁決、甚至律政司搞錯證據要主動撤控。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則曾反駁稱,「小部分」案件撤控,不代表濫捕濫控。
在日常的法庭報道外,《立場新聞》的「反送中案件統計」系列,持續跟進及整理審訊結果,本文追蹤 594 宗已審結的控罪,以數字尋找真相:警方、律政司是否濫控?
* * * *
594 宗已審結控罪 22% 撤控或無罪
整理審訊結果不是易事。由於目前法庭並無整存過往的案件資料,《立場》從法庭組記者及其他傳媒報道中,逐一搜集及分析與反送中相關案件,並整合出 594 項已審結控罪紀錄。結果發現截至 9 月 30 日,有 236 項控罪認罪,51 項經審訊後罪成,合共定罪比率只有 48.3% (287項),不足一半。
《立場》統計:反送中案件定罪比率(以控罪計)
註: 《立場》從傳媒報道中盡量整合所有控罪,惟與實際案件可能有差距;另有7項不計算入整體594項的總數中,其中4項屬警方申請兒童保護令,無作起訴,另3項控罪因被告承認另一較重控罪而撤銷。
大約 12.5%(75 項)控罪經審訊後被裁定罪名不成立,另有 57 項控罪是控方主動提出撤控,佔整體一成。連同「罪名不成立」,兩項合計佔整體 22% ,即大約 5 項控罪,就有一項撤控或無罪。
餘下約 29.5%(175 項)控罪,最終法庭准以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 所謂「簽保守行為」,通常是干犯輕微罪行的初犯者,控方可能會在被告同意簽保守行為(Bind-Over)下,願意不提證供起訴,即只要求被告在一段時間內遵守法紀及行為良好。
經法庭審結控罪 60% 罪名不成立
已審結的 594 項控罪當中,有兩成、即 126 項控罪因被告不認罪而進入審訊過程。
若果只計算上述經法庭審訊的控罪,罪名不成立的比率高達六成,罪成比率只有四成,反映律政司的證供質素。
126 項經審訊控罪的定罪率
罪名成立
40.5% / 51 項
罪名不成立
59.5% / 75 項
警指逾八成「承擔法律後果」 郭榮鏗質疑計算方法
過去一年,警方屢屢在社交媒體大打宣傳戰,其 Facebook 專頁多次強調已成司法程序的反送中運動被告當中,逾八成須承擔法律後果,例如 10 月初刊出的貼文,就指有 635 人已完成司法程序,並有 532 人(約 84%) 須承擔法律後果。
警方 Facebook 帖文
資料來源: 警方 Facebook 專頁
究竟甚麼是「承擔法律後果」?警方解釋,這除了包括被定罪者,亦會計及上述的簽保守行為,以及被判照顧或保護令者。不過,律政司過去年報中,其實就將「簽保守行為」視作「無罪」。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批評,警方以「須承擔法律後果」字眼,將「簽保守行為」計入,無疑是「想條數靚啲」。他認為要交代定罪情況,應只計算定罪率本身。
據警方回覆《立場》,截至 9 月 30 日,有 635 名完成司法程序人士中,實際被定罪者(即認罪及經審訊後罪成者)其實只有 314 人,即 49.4%。
警方數字:反修例有關案件定罪比率(以人數計)
經審訊後罪名成立或認罪
49.4%
警方所謂「須承擔法律後果」
84%
資料來源: 警務處回覆《立場》
參考律政司年報中公佈,裁判法院案件過去兩年的平均定罪率(計及認罪及審訊後被定罪者)約七成,反送中案件迄今為止 49.4% 的定罪率,明顯較低。不過,律政司回覆《立場》時,指反修例案件檢控數字「絕不適宜與刑事檢控科年報的定罪率相提並論」,但就未有交代兩者不能比較的原因。
事實上,警方、律政司以定罪人數作單位計算,亦未必能反映檢控實況。
因為按此統計方法,面臨多於一項控罪的被告,只要其中一項入罪,就會當作「被定罪」。例如 7.28 上環衝突案的「赴湯杜火」夫婦,雖較重的暴動罪罪名不成立,但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罪成,兩人當作「定罪」。
* * * *
《立場新聞》以控罪作統計,僅 48% 控罪被定罪;就算以警方、律政司提供的被定罪人數計,反送中運動被告的定罪率亦低於裁判法院案件的平均定罪率,這是否證實了「濫控」的說法?
49
%
警方就反修例案件
定罪率
70
%
裁判法院案件
平均定罪率
資料來源: 警務處、律政司17及18年年報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接受《立場》查詢時承認,有時案件會因為證人忘記細節、或裁判官不接受證據而脫罪,但就表示從檢控的角度而言,上述檢控數字已不錯,形容是證據質素好、起訴標準高,甚至稱律政司會為此感到高興(the DOJ will be happy with that)。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表示認同,有眾多因素可令到被告脫罪,「並不代表執法人員係出錯,或者係甚至濫用權力。」
不過,郭榮鏗認為,以上數字反映檢控質素轉差。他形容過去的檢控決定嚴謹,因此律政司不會貿然撤控,定罪率亦高,惟如今濫捕、濫控,部分案件明顯有疑點仍提告。他指許多案件,根本不應提告。
遭誣告襲警 曾被收押一個月 終撤控
律政司主動提出撤銷 50 多項控罪中,包括 26 歲維修工人孫嘉偉原被控的襲警罪。
2019 年平安夜,網民發起「和你 Sing」活動,孫嘉偉當日在尖沙嘴海港城被捕,罪名是襲警。
遭落案檢控後,他向法院兩度申請保釋被拒,遭還押一個月,他坦言,一開始在收押所時只能面對一個鐵閘,在房內思考,但出不到去,甚麼都做不到。他直至第三次申請保釋方獲法庭批准,但仍需遵從宵禁令,每周警署報到,意味失去部分人身自由。
孫嘉偉堅持自己無罪。經歷約 8 個月法庭程序,他在案件正式開審之前,才獲控方通知,從另一宗案件發現有片段證實施襲者另有其人。控方決定撤控。孫當庭獲釋。
片段來源:SocREC社會記錄頻道
他接受《立場》訪問(詳細訪問內容)憶述,警方與律政司當初僅憑警察口供,以及一條拍不到「襲擊動作」的閉路電視片段,作為檢控證據。
孫嘉偉認為,自己的案件足以反映檢控水平差劣,「(警方)完全係亂嚟,拉咗返嚟先算囉,有咩咪覺得『帶上庭啦』,交俾法庭處理」。
有殺錯冇放過囉,寧願殺錯,都唔想放過任何一個人
—獲撤銷襲警罪的孫嘉偉
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今年三月則在港台節目中表示「撤控不代表濫捕」,強調警方是有合理懷疑和證據才作拘捕。
警方回覆《立場》查詢時,亦稱警員進行拘捕、律政司決定應否檢控、乃至法庭決定被告人士的刑責時採用不一樣的標準。警方指,警員有合理懷疑就可以拘捕;律政司決定應否檢控的標準是案件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並且符合公眾利益;而法庭則只會在毫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才會裁定被告罪成。
對於孫嘉偉的案件,律政司未有正面回應,僅指會持續覆核已展開的檢控工作。而當證據不再足以確保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或繼續進行檢控不會符合社會公義,便應停止檢控。
襲警阻差辦公等 四成撤控或無罪
孫嘉偉的案件絕不是孤例。事實上,反送中運動中襲警等類型的案件,撤控及無罪比率,高於平均水平。
《立場》將已經審結的案件分成四大類,分別為(1) 藏有攻擊性武器及禁制物品、(2) 阻差辦公及襲警等有關警員執行職務、(3) 擾亂公眾秩序、非法集結、暴動等 ,以及 (4) 損壞財物。
此四大類控罪已佔全部控罪的 84%,其他未歸類的控罪涉及傷人、未能出示身分證、侮辱國旗、張貼招貼或海報等。
案件分類罪成比率(以控罪計)
已審結的控罪中,有 97 項與警員執行職務有關,包括襲警、拒捕、阻差辦公等,當中高達四成都是撤控或裁定無罪。(見上圖)
而與警員職務相關的控罪(如襲警、阻差辦公),很大程度取決警察證人的作供。惟至今已有最少 44 名警員的證供,分別在 34 宗案件中不獲法官接納,部分作供警員更被裁判官嚴辭斥責,指警員大話冚大話、狡辯、信口開河、前後矛盾、非正當執行職務。
與警員相關的控罪(如襲警、阻差辦公)
在已審結案件中,有逾 200 項控罪與藏有攻擊性武器及禁制物品有關,逾 70 項是最高刑罰為判囚 3 年的「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分別涉及雷射筆、索帶、𠝹刀、伸縮警棍等。當中有 10 人被判囚,刑期為 5 星期至 2 年不等。其中一名地產經理,因藏有 48 條索帶而被判監逾 5 個月。
過去多在社運案件中檢控的暴動、非法集結、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等涉及公眾秩序的已審結控罪,亦有近 100 項。
當中,最高刑罰為監禁 10 年的暴動罪,截至 9 月 30 日,有 4 人認罪罪成,1 人經審訊後罪名成立,但亦有另外 5 人經審訊後罪名不成立 — 法官郭啟安更在「赴湯杜火」的 7.28 上環衝突案中,指法庭判案須「寧縱毋枉」,批評控方完全倚賴環境證供舉證。
至於縱火及損壞財物類方面,最高可判監禁 10 年的刑事毀壞及企圖刑事毀壞有 89 項, 11 人最終罪成被判囚,刑期由 3 星期至 3 年10 個月不等;而最高為終身監禁的縱火及企圖縱火則有 5 宗審結,5 人均認罪罪成,2 人判囚,2 人判感化令,1 人入勞教中心。
* * * *
本文只統計已審結的 594 宗控罪,有大量案件至今仍未進入審訊程序,有暴動案審訊已排期至 2021 年處理。
換言之,至少有超過 1,600 名反送中案件被告,將會在法院面臨審訊;另外律政司已就部分罪名不成立的案件提出上訴。
對整場反送中運動的清算與檢控,仍在進行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