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運動」的「民意逆轉」

2019/7/28 — 15:51

【文:侯鎮安,旅英港人,自由撰稿人】

2019 年 6 月 9 日香港有一百萬人上街參與「反送中大遊行」,反送中運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至今已快將兩個月,期間發生過無數次集會、遊行和衝突;近日,開始多人講到「民意逆轉」這四個字,但對「民意逆轉」這四個字作進一步解釋者甚少;究竟什麼民意逆轉?怎樣逆轉?對「反送中運動」有多少影響,似乎仍是一片空白,所以筆者嘗試一抒己見,以填補這片空白!

筆者先把這場運動牽涉的所有正反民意臚列如下:

正民意

反民意

民意A+:政府有錯。

民意B+:政府有錯,寸步不讓,死不悔改。

民意C+:政府應該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民意D+:政府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民意E+:政府應該撤回暴動定義。

民意F+:政府應該撤回所有抗爭者控罪。

民意G+:政府應該追究警隊濫權。

民意H+:政府應該立即實行雙普選。

民意I+:政府應該徹查警黑勾結。

民意J+:政府應該徹查元朗暴動。

民意K+:警察濫權,警察失職。

民意A-:政府冇錯。

民意B-:政府有錯,值得原諒。

民意C-:政府不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暫緩已可以。

民意D-:政府不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民意E-:政府不用撤回暴動定義。

民意F-:政府不用撤回所有抗爭者控罪。

民意G-:政府不用追究警隊濫權。

民意H-:政府不用立即實行雙普選。

民意I-:政府不用徹查警黑勾結。

民意J-:政府不用徹查元朗暴動。

民意K-:警察冇濫權,警察冇失職。

正民意為現時的主流民意,佔大多數,以 + 代表。反民意為現時的非主流民意,佔少數,以 - 代表。

廣告

「民意逆轉」就即是持正民意的人大量減少,令反民意變成主流民意。

上述十一個民意會逆轉的機會都不盡相同,那麼;哪個民意最易逆轉呢?筆者認為,以現時情況,民意 A+ 和民意 D+ 都是較堅實的,會逆轉的機會不大。民意 B+ 和民意 C+ 都是較不穩定的,相對容易逆轉。其他民意會逆轉的機會則屬中等。

廣告

很不幸,最容易逆轉的民意 B+ 和民意 C+,同時亦是對「反送中運動」成敗最有決定性影響的民意。因為表面上,這兩個民意都是「反送中運動」的初心,初心被動搖,民意就會兵敗如山倒,政府面對的壓力就會大減,自然會喪失主動改革和改善施政作風的動力。其次,初心被動搖,其他逆轉機會屬中等的民意,包括民意H+:「政府應該立即實行雙普選」,也會變得容易逆轉,希望能夠藉此「反送中運動」,令原本不公平的制度變得公平的機會亦會大減。

那麼,這場運動,怎樣才算是成功?怎樣才算是失敗?香港政府答應示威者的全部訴求就是成功嗎?相反,香港政府對示威者的任何一個訴求都不答應,就是失敗嗎?恕筆者不敢苟同!
表面上,「反送中運動」是因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而產生,但實際上,「《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只是催化劑、導火線,真正起因是社會存在已久的深層次矛盾,基本制度上的長期不公平;所以,就算政府答應示威者的全部訴求,深層次矛盾未消除,制度長期不公平未解決,「反送中運動」也不算是成功!

由於這次運動源於林鄭政府多次強行修例和強行通過惡法,不理會民意的行事作風,如果這次運動能夠令林鄭政府放棄這種作風,就算是「小成功」!

由於林鄭政府可以不理會民意是因為立法會的組成欠公平,未能代表民意,如果這次運動能夠令立法會立即進行改革,全體議員由一人一票普選產生,就算是「中成功」!

如果這次運動除了令林鄭政府改善作風外,除了促成立法會普選外,還能令林鄭政府增加更多民主元素,例如:普選特首,就特定議題能夠一人一票全民投票表態,作為民意調查、民意之本,甚至用「公投」來做決策,就算是「大成功」了!

所以,香港政府最後答應示威者多少個訴求,並不重要;最重要是「反送中運動」喚醒了多少人,戴耀廷的「風雲計劃」有多少人響應,反對派們是否依然各自為政、未能團結、互相爭鬥,才是「反送中運動」成敗的關鍵!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會成功嗎?按筆者對成功的定義,就要放長雙眼,用一年、兩年、甚至數年的時間來觀察和證明,才能得到結論。香港人,勿氣餒,繼續努力!加油吧!

2019.7.2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