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9/6/19 - 18:42

「反送中」— 呢件事好青春

一夫當關,以身檔防暴。

一夫當關,以身檔防暴。

記於 6 月 12 日晚上:

I tried to move towards CITIC which is closer to the Legco.
The air at the bridge was stuffy while the protestors said the police just managed to fire the teargas.
Stunned.
Then someone ran towards us and cried: “run! run!”
I couldn’t see anything but all of a sudden a troop of armed police.
My heart was throbbing and I was damn scared.
We are just ordinary people and we were scared.
We lost our direction and I thought we would be trapped at the bridge. 
I looked around and spotted an entrance towards that Far East Finance Centre while the security guards were trying to close the gate.
I escaped, shamefully.
I wish it were just a battlefield of whichever online games.

那天在灣仔完成另一採訪,就打算步行過金鐘。當時,身上只有一部相機,天真地想憑一口劍橋(老人院)英語口音扮外媒,循中信大廈繞道走進政總,找些故事報道。
當時,港灣道排滿了警車,街上空無一人,有如空城計般,不敢妄進,想起 4 日前(6 月 9 日)的遊行路線,我取軒尼詩道,後由金鐘廊轉上行人天橋。
未到天橋,空氣是混濁的,而且刺激眼睛,此前我是知道剛發放了催涙彈。
只是沒想到,才走過一半路,突然冒出一排防暴,令橋上的人都驚呼。
當時,我實在惶恐非常,因為看不見退路。
有的高呼循一條可直通港鐵站口的樓梯逃,但望下去,那處根本就是防暴集中地,也是我後來在對面拍上「一夫當關」那照片的位置。
今天回想,假如那天只是和平集會,那防暴列陣,情理不容,狗屁不通。

廣告

莫說我手無寸鐵,得個樣臭串,就算有 Captain America 的身手,也擋不住布袋彈啦,更何況我身驅瘦小,一撞就彈開。
當晚回到家,就在想,還能做甚麼呢?
我只懂採訪和寫稿,就只好循這方向想。
適逢有機構社工需要法律意見,幸得蕭雲兄穿針引線,總算在 6.16 前做了一件微小的事。

義務律師建議兩重點:「我無嘢講」和踢保。
「反送中」被捕懶人包之「我無嘢講」

6 月 15 日
15:00 林鄭見記者宣布暫緩修例,但不撤回。
21:00 他一躍而下,送院不治

6 月 16 日
民陣宣布 200 萬 +1 參與遊行

望著黃紙鶴,我想起當天的小黃傘

望著黃紙鶴,我想起當天的小黃傘

我想過去 7 天,大部分香港人都百感交雜。
在他躍下的位置流連,讀著他在 banner 寫的句語,好想好想知道他躍下之前的心情。
在現場,那種被人群包圍的温度和汗臭,感覺實在得難以言喻。

那刻,我覺得香港人口也不算很老化呀,舉目盡是廿歳前後的男女,還有許多靚仔靚女。
盡管他們未必有細讀《逃犯條例》修訂的細節,未必 100 % 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們又熱又焗行了幾小時,大概就是要捍衛香港的自由,大概就是要向敗壞的政府說不。
我想說:「那是全城年輕人走上街叫妳唔好再自 hi。」

未及了解,可以一讀「懶人包」,並歡迎廣傳:
反《逃犯條例》修訂懶人包

當晚是短短幾天,第 3 次走到 2014 年的佔領區,再到連儂牆,再看中環璀璨夜色作 backdrop。有種舊地重遊的感傷。
那牆上的留言、那人群,置身其中,是讓自己成長、思考、學習的適逢其會。
在網絡主導的年代,許多作者都擁抱自由自主,發文表達對事件的看法,除了周保松教授、蕭雲兄等撰文必讀,還有 Pazu 薯伯伯金成史兄和許多位。

6 月 16 日 20:29
政府發新聞稿ㅤ林鄭道歉

這種道歉跟用 WhatsApp 短訊說分手同樣 cheapy。
撰文這刻,有消息說,林鄭下午 4 時再會傳媒,宣布撤回草案。等著瞧。
(後記:6 月 18 日記者會只是帶記者遊了 45 分鐘花園。)

不過,市民訴求有五,缺一不可:
1. 撤回修訂條例 RETRACT NOT SUSPEND 
2. 收回暴動定性 DISTURBANCE NOT RIOT
3. 徹查開槍責任 INVESTIGATE police brutality
4. 特首一哥下台 OUT Carrie Lam Stephen Lo 
5. 釋放被捕義士 FREE all arrested protesters

撤回修訂條例,不是暫緩

撤回修訂條例,不是暫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