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抵抗黑警暴力大全

2019/6/21 — 23:52

特首林鄭呼籲眾人循正式渠道投訴,但香港的監警機制可謂是無牙老虎。若要響應特首呼籲,首先要掌握投訴及追究警方的獨門獨笈,終身受用。

警方機制 CAPO 及 IPCC

市民首先可以在警方架構下的警察投訴科作出投訴,經警方內部調查,交由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核查報告。但監警會既沒有獨立調查的權力,也沒有獨立作出處分或刑事檢控的權力。

廣告

儘管如此,如果你有相應的投訴,把你所經歷的事件紀錄在案,並保留所有相關證據。投訴人除了透過警察投訴科,更要確保嚴重的事件被歸類為「須匯報案件」,不要只寫信給警務署署長,或容許警方拖延案件至不了了之。如有任何疑問,可透過網頁或警署查詢。

司法覆核

廣告

催淚彈與橡膠子彈本身雖不屬致命武器,但仍可造成嚴重身體傷害,尤其是其無差別攻擊的性質,極易誤傷無辜者,如沒有嚴謹指引規範其使用,極可能構成過份武力、酷刑或殘忍、 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參見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問題特別報告員2012年的報告(聯合國文件編號 A/72/178)。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第36號一般性意見》第14段亦表明,政府要嚴謹及獨立測試及監管該等武器,及限於受合適訓練的人員使用,以及受國際標準所管制。「成員國若非傷害較低的手法失效,不應在人群管制的情況下使用橡膠子彈,尤其是涉及和平示威權的情況下。」

根據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如Abdullah Yaşa v Turkey, App No 44827/08 (ECtHR, 2nd Section, 16 July 2013)、Kılıcı v Turkey, App No 32738/11 (ECtHR, 2nd Section, 27 November 2018) 等,警方向示威者不當使用催淚彈及橡膠子彈(包括對示威者頭部直射),構成酷刑或不人道對待,違反人權。同樣地,警察身上沒有可供辨識身份的號碼或證件,等同隱藏犯罪分子的身份,令市民追究濫權無門,違反人權法下政府必須詳細調查警察暴行的責任: Hristovi v Bulgaria, App No 42697/05 (ECtHR 11 October 2011)。

政府在使用可致命武力時有沒有指引、指引是否過於寬鬆及事後的調查工作也會反映權利有沒有得到尊重。警方只可以與維持公共秩序及公眾安全等理由下使用合理及相稱的武力,以及合適的監管機制及訓練制度。

一般來說,司法覆核的門檻包括對申請人身份、濟助要求、具體挑戰政策及政府決定,絕不容易,詳情還需交由律師處理。

民事索償

一般來說,警員對於他身旁的市民有合理的謹慎責任,即法律上要求警員要以合理地避免預料會損害其他人的作為。而香港政府作為警員的僱主,對於僱員在執行職務時的行為有轉承責任(vicarious liability)。

當然如果你是直接受到警員襲擊,申索的理由則是警員故意或疏忽地向你施襲(assault)。另外,假如有警員蓄意及惡意濫用其職權,申索人亦可考慮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作民事提告(Misfeasance in public office)。

申索人至少需要證明兩大事項。第一、有警員在執行職務時的行為導致你受傷,而這行為沒合法基礎。你必須有明確紀錄此事經過(如相片、影片或人證物證)(參見CHUN SANG PLASTICS COMPANY LIMITED訴警務署署長等[2018] HKCFI 661)。第二、醫生驗證證明你受傷的嚴重程度,而可提供醫療報告、醫生紙、排版、精神科醫生報告。雖然我們明白大家恐慌,心理及精神受損一般不受理,除非由醫生證明是創傷後遺或抑鬱等疾病。

在賠償方面,申索人主要可依賴兩大賠償要求:一、痛苦賠償(PSLA),是按受傷程度及案例累積而來的賠償標準。以一般交通事故或跌倒意外令傷者拉親(稱為whiplash injury、軟組織受傷)為例,受傷者視乎傷勢可要求賠償5萬元至8萬元不等(如LIU YUK LIN案[2018] HKDC 1558中,傷者跣低6級樓梯擦到頸及面部,法庭判以75000元的痛苦賠償)。

二、懲罰性賠償。法庭有酌情權準許比原定賠償更高的賠償,針對被告人的欺壓及侮辱行為,以示懲罰;或如原告人尊嚴受損、感冒犯等,法庭亦可考慮批準此項申索;兩者二擇其一。這金額主要根據案例及視乎案件嚴重性。

其他償賠包括(如有病假)申索人的薪金損失、實報實銷的醫療費用等。要留意,此文不是法律意見,每個個案均不一樣,如有任何疑問,應向律師諮詢詳細意見。

在此方面,著名的案件有七警案曾健超向警務處提告(DCPI2268/2017),媒體報導稱他指他被襲擊受傷、施予酷刑及違反香港人權法,賠償應主要包括痛苦賠償及懲罰性賠償,相信可達數十萬元。

另外,黃之鋒就在小額錢債審裁處提出過訴訟(HCSA29/2018),指警方不必要地對他上手銬,包括人身侵害及聲譽受損各2萬元,以及5,000元懲罰性賠償。雖然他被判敗訴,但敗訴的理由是法律上,法庭認為沒有拘捕的情況下警方依然有權用上手銬。

 

法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