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送中:莫名其妙的政府取態

2019/8/16 — 14:30

【文:貓奴】

內地官媒或香港的藍媒,不知是有意扭曲還是真心誤信,他們經常說香港的勇武派背後有人指使,例如羅冠聰、黃之鋒、泛民、黎智英等人。我想他們及相信這種說法的人,真的没接觸或留意過香港的政治生態。

前線勇武派和和理非派(和平理性非暴力)之間本來就水火不容,別說什麼指揮不指揮了,說實在連煽動/被煽動的關係都不可能,前線勇武派戲稱和理非為「飯民」,和理非心中起初也不滿前線勇武派的衝動行為。(雙方吵架、謾罵、割?的歷史事件,多不勝數)現在形成「不割?」的情況,源於政府一開始不願意回應和理非的訴求,一百萬二百萬人上街,都不願撤回條例,從而令很多人即使不同意,也轉而同情衝擊行為(同情不代表同意)。其實政府有太多次機會去扭轉情況,但它死也不說「撤回」,令人莫名其妙。

廣告

可能很多人會說條例已死,為什麼仍然衝擊。先不論政府憲報「送中」條例仍在,警隊過去兩個月不依規則的暴力執法行為(如果你認為他們不暴力没違規,我真的無話可說),已把事情由「送中」引伸到全港市民對法治的關注,藍方的人常說示威者犯法,黃方的人則說警察犯法。藍方的人會很擔心示威者違法的行為越來越嚴重,影響社會安寧。黃方的人也會很擔心,因為香港惟一的執法部隊自己不守法,這對法治的影響更嚴重。所以理應是警察先更正行為,再依法依規執法,才能不引起爭議。而當然,有人又會說,太多不守法的示威者了,「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法」。正如發哥在《寒戰 2》所講「即使在非常時期,警隊也不能用非常手法」,我想不必多說。示威人數多,是源自政府及警隊高層的不明是非,至少至今為止,政府及警隊也没為一系列不依指引的執法(有些是違法)行為道歉,就連政務司司長,代為道歉也遭痛罵。試問這種態度如何解決問題了?

明明政府誠懇「撤回」條例、就執法時出現的違規行為道歉,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糾正施政及執法問題,就能解決問題。但當政者明顯不願意用和平理性的方法解決,反而把事情定性為「港獨」、「勾結外國勢力」,然後包裝剪輯,挑動國人的情緒,從而將暴力鎮壓合理化,這種方式到底對誰有好處?說到「港獨」,香港所謂的「獨派」其實不是政府和中央日夜提示他們存在,他們的論說基本上無人問津,支持者寥寥無幾。香港的主權在中國,且有解放軍駐守,說香港在搞獨立,又是莫名其妙。

廣告

中央及政府處理反送中事件強調「港獨」、「外國勢力」,乃至將運動的推手定為傳統的民主派人士,態度強硬,的確令人莫名其妙。過去中共的統戰手段,都以「打擊主要敵人,團結次要敵人」、「拉一派,打一派」為方略。2008 年剛冒起的積極民主派社民連在立法會贏得三席,最終於 2010 年聯同公民黨推行「五區公投」運動,意圖壓迫中央就政改問題讓步,至少取消立法會所有功能組別議席。當時傳統的民主派如民主黨、民協、街工均反對運動,最終 2012 年的選舉方案中央接納民主黨方案,增加了五席所位超級區議會的立法會議席。當時明顯採用拉攏傳統民主派,打擊新興民主派的方針。

上文都提及過,和理非和勇武派之間水火不容,為什麼今次不採用固有的統戰方略,早一點拉籠和理非派,打擊勇武派?反而將和理非派的黃之鋒、羅冠聰,甚至比現在和理非更和理非的李柱銘、陳方安生等人,描繪成事件推手,「勾結外國勢力」的主犯?我認為原因有二。第一是香港政局的自身變化,2016 年立法會選舉,傳統的和理非民主派均以少壯成員接班,例如民主黨的尹兆堅、許智峯、林卓廷、鄺俊宇;公民黨的譚文豪、楊岳橋、郭榮鏗等,這些接班人較為同情勇武派的立場,且也採用較為積極的方式維權抗爭,雖然他們不會演化為勇武派,但要像 2012 拉攏民主黨般拉攏他們,也不太可能。

第二,是內地的政局改變,胡温時代的中國,貪腐問題可說路人皆知。自 2012 年、2013 習近平相繼接任黨總書記及國家主席,為了實現他強國救黨的偉業,收集權力,打擊貪腐,連周永康、徐才厚都能懲治,成效立竿見影,但同時為了防止貪腐也要收集權力,加強意識形態的掌控。所以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希望全國黨員幹部,以習思想為依歸,嚴格律己,謹從中央。但香港的特殊性,卻使這願望難以實行,香港市民及反對派主要崇尚西方的自由、法治和人權價值,即使是政府官員、商界、建制派議員,當中不少也崇尙這套價值系統。就這此反送中事件,在中央嚴令以前,建制派議員田北辰、自由黨主席鍾國斌,以致代表香港商界的香港總商會,先後發文要求政府回應訴求,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就是反對警察濫權的變奏。昨天博文社(外媒,但專門報導中共獨家消息,推測為江派人士所辦)出了一篇急電,透路北戴河會議中共領導人如何研判香港問題,當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知情者透露,香港問題不意外是北戴河的主要議題,最高層把香港「動亂」當建國 70 年的「大考」看待,任何內部不同聲音都被視為「妥協」和「不忠誠」,嚴令要求無論如何國慶前「徹底解決」。對解決的方式,高層傾向於讓香港局勢失控,以便「介入」。對內,則煽動民族情緒。

觀乎政府最近一系列的行為與此急電內容有一點重合,就是政府不容許有不同聲音,只能強硬。而各方勢力也似乎的確想樣香港局勢失控,荃灣有刀手砍黑衫示威者,北角有福建幫追打途人,均為明證。而內地官媒及香港藍媒則不斷說香港的示威活動與「港獨」、「外國勢力」有關,且有「恐怖主義苗頭」,要想「介入」香港而又不被國際追究,最好的理由就是分離主義和恐怖主義,而打擊分離主義的有力武器就是愛國主義。我們都曾看到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的運動,連歐盟也不便聲援,就明白將示威人士打成「港獨」的威力。至此我才明白,中央為什麼要把傳統和理非領袖與勇武綑綁,明顯就是想借「介入」之機,將意識形態敵人,一網打盡。

但似乎這一招出現了瓶頸。首先,是港府和警隊,在新聞自由的香港社會中,難以配合「港獨」論和「恐怖主義論」,所以我們没有看到香港的官方發佈會集中以此評擊示威活動。其次,多方勢力希望示威者失控,可惜所謂勇武派,最勇也不過如此,他們連打砸燒搶都未做到,人數也不多,甚至圍毆符先生,也没有致命傷,那中央實在難以「介入」。第三,香港的建制力量乃至警隊,也未能如內地一樣,黨指揮槍,如果希望香港失控,中央方便介入的劇本為真,而所有政府部門歸依中央指示,則警方没理由反對遊行,財政司亦不會派糖。這到底是國家機器下,人性在縫隙中展現,還是中央希望自己與港府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則不得而知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