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取消資格的資格

2019/12/21 — 14:22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

昨天有舊生回校探訪,我一走出電梯便碰上兩位十二年前坐在我一年級班房的孩子。眼前的他們,當然已經不再是小孩子,而是兩位比我高大、即將上大學的高中生。可能是職業病的緣故,我一下子就記起他們當年在音樂課蹦蹦跳跳的模樣。

他倆一見到我便叫了聲:「Ms Yu!」然後我們擁抱了一下。其中一位很驚訝我一看見她便能直喊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辦到的,十二年間,教過無數學生,有些學生的名字與往事特別難忘。

他們似乎好高興見到我,嚷著仍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唱過的歌,還即席唱了幾句一首來自非洲的童謠。聽著聽著,有一點感動。十二年間,他們經歷過多少科目與新知識的洗禮、還有那無數測驗考試與生活的高山低谷,一首無關痛癢的非洲童謠竟然安然無恙地被儲存在孩子地記憶裏。

廣告

不管如何無關痛癢,都是我教他們唱的。

這當然沒有甚麼好誇,因為教學乃教師日常。我只想說明一件事實:雖然孩子長大了,不再坐在自己的課室,我還是他們的老師,因為我教過的東西經歷了時間的洗禮,繼續逗留在他們的生命裏,與此同時,對老師的印象也順理成章地留下了。

廣告

不要天真以為,獲得老師這名份是從領取教師註冊證的一刻開始。老師這個資格是日復日、年復年紮紮實實地儲蓄回來的,所以那絕對是一個超越證書及制度的資格。我們用心教導孩子的事情,不論是雞毛蒜皮還是驚天動地,只要被記住了便不能逆轉。老師在大家生命裏的角色,是不可能被一些不關事的無知人士說褫奪便被褫奪。我知道不只因為看到自己學生的反應,而是因為自己也是這樣尊敬兒時的老師。

所以,請不要去意圖製造恐慌,事實上我們會繼續心安理得,因為知道根本沒有人有取消老師資格的資格。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