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口部抗爭】霸氣不失回應親戚問答懶人包暨理論核彈

2019/8/23 — 17:51

好青年荼毒室製圖

好青年荼毒室製圖

哲學從口部,有理便可折服人;悊學也從心部,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口部戰神。

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荼毒室曰:「我好想拗啊?無計咋。」

亂世除了世道亂,人心亦亂,黑說成白,白又說成黑,有時就連我們自己也被弄得糊塗。

相信大家一定聽過以下的說話:

「咁唔中意香港咪走囉,做乜留低搞事?」

「平日成日話警察,有事唔好搵警察啊!」

「一定有外國勢力支持啦,成日想反中亂港!」

「示威者唔暴力嘅,又唔見你話佢哋?」

「警察使用武力維持治安,天經地義喎。」

「你哋而家係用民主做口號嚟行獨裁!」

荼毒室念眾生,我哋出山救港,特意寫了幾個回應,供諸君享用,啱使拎去使,唔啱使大家傾吓偈,討論討論。大家過時過節,唔怕見到親戚。

問答文字集合連結

歡迎任何人討論或轉載

#可能會持續更新
#諗到啲咩常見論點要駁歡迎留言

問:口講民主,但自己卻肆意以民主之名行不合作運動,影響他人生活!以民主為口號,行獨裁之實!

廣告

答:
一、要先搞清楚誰才是不民主的獨裁者。沒錯,不合作運動的確會影響他人生活,例如交通。在這個意義下,這些運動都是「不包容」而「不民主」的。但是,它之所以會出現,正正是整個香港政制的「不民主」。現在特首由小圈子選舉,林鄭月娥只得可笑的 777 票,立法會又被畸型的功能組別與分組點票騎劫,大量零票議員,享有不合乎比例的政治權力。整個政府的構成都不合乎民主精神,以致大量不獲市民同意的議案獲通過,例如興建高鐵、興建機場三跑。真正不民主而騎劫市民意願的,正正是香港政府。這種騎劫更是持續且有系統。在這個脈絡下,不合作運動這種「不民主」的手段,也只是達到真正的民主所帶來的必然之惡。如其指摘不合作的市民,何不指摘從不合作的政府呢?

二、社會運動的確會導致損失,但我們必須要搞清楚這些既得利益本來是否合乎公義的。例如因「收成期」而聞名的陳健波議員。他批評搞事者搞亂香港,破壞了他的「收成期」。先撇開這種想法何等自私,這種想法更大的問題是他誤以為自己獲得的一切皆正當,是應得的。但他自身就正正是零票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享受了不正當的政治權力。所以,我們要問那些正值「收成期」的既得利益者,他們的利益,究竟是否源於香港這個不公義不民主的制度呢?如是,因社會運動而使他們利益受損,又有何問題?

廣告

問:成班暴徒一定係外國勢力煽動啦!咁多外國人係現場,仲想抵賴?

答:
一、外國勢力論最大問題就是證據不足。真建制派一直指控整場運動有大台,有外國勢力,但根本從來都沒有提出過證據,或者所謂的理據,全部都低智得可笑。例如民建聯的蔣麗芸曾說一位在現場的外國 YouTuber 在現場指揮,而蔣議員所謂的指揮暗號,竟然只是摸肚抓癢。更何況,香港有 8% 非華裔人口,在抗爭現場出現非華裔港人,實是平常不過。所以所謂「外藉人士」的出現證明外國勢力的存在,只可說貽笑大方;新民黨的葉劉淑儀又曾說示威者懂得用連登、Telegram 等軟件,肯定有外國勢力指揮。但這些軟件根本人人都可以用,蔣麗芸和葉劉願意學的話,大概幾個小時便學得懂。由此可見,這些外國勢力的所謂證據都十分低智。

二、如果真有外國勢力,中共及港共政權才是真正的外國勢力。例如,林鄭的家人都是英國藉、指揮 6.12 鎮壓的是兩位英國警官。要數外國勢力的話,真想問一句:共產主義難道是中國思想嗎?

三、看看歷史,這種污名化社會運動的做法,其實俯拾皆是。有如在白色恐怖時期的臺灣,「共匪就在你身邊」一說此起彼落。又例如,共產黨早期也常說日寇蔣賊。若然外國勢力都在抗爭中有地位的話,為什麼 1949 年之前的社會運動都是愛國運動,1949 年之後的都是外國煽動呢?歷史為何會如此巧合?

四、最後,如果一個地方的基本人權自由遭嚴重侵害,向國際社會求援其實也是合宜之舉。所以尋求外國政府和國際組織援助向中國政府施壓,與一般所謂有外國勢力煽動並不相同。中共認可的國父孫中山當年為了反清,就長期在外,尋求外國支持;中共自己為了反帝國主義,當年也求援於外國,可說是同一道理。

問:咁唔鍾意香港你咪走囉,做咩有係度搞事?

答:
一、同理,香港係好多人搞事㗎啦,咁唔鍾意你咪走囉。

二、提出和面對問題怎麼會是搞事?如果搞事是指搞亂香港,那真正搞事的人是政府,是政府的惡劣處理方法令得香港污煙瘴氣。

三、家裡有事,當然要守護家園,二話不說離家出走,留下亂局,才是不負責任。

四、承上,有許多人不是走不了,而是不想走,因為太愛這個地方才不願意走。

五、最後,事實上的確可能有很多人對於香港變成這樣覺得心灰意冷,忍不下去,要離開,但你想離開就能離開?並不是每個人想移民就可以移民。守護香港是他們的唯一選項。

問:為甚麼平時就鬧警察黑警,有事又要找警察保護?

答:
一、如果批評了警察就不能找警察,那之前警察不滿醫生,是否有病不要去醫院?警察不滿學校教師,說他們教壞學生,老師是否可以叫他們的子女不要上學?

二、批評警察是指出他們工作上做得不對的地方,但這根本一分不減警察保護市民的責任。難道老闆指出你工作上犯錯之處後,之後老闆就不能再叫你工作?難道你媽指出你沒負家庭責任後,你之後就沒責任孝順父母?

三、更重要的是,警察的性質和其他商業機構不同。落街食飯,間餐廳唔啱食,可以鬧完個大廚就以後唔食。但給警察痛毆濫捕,市民沒法找另一個合法組織保護自己。

警隊並非一般商業組織,而是唯一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的組織。警隊唯一可以使用武力的條件,就是保護市民。換言之,只因為警隊使用武力能保護市民,我們才給他壟斷武力的權利。

而個多月來的一連串事件,由 6 月 9 日警察毆打和濫捕示威者,到 7 月 21 日晚在元朗和 8 月 5 日在北角和荃灣警方縱容黑社會襲擊市民,我們批評警察,原則只得一個:一個團體如果沒有好好履行自己理應要負的責任,失職就已經值得指責,而警方違背自己的職責,用過份武力攻擊示威者,甚或刻意不保護有危險的示威者,就更值得指責。因為我們容許警察合法使用武力,是讓他們來保護市民,而現在警察用武力卻是來傷害市民、或縱容傷害市民的人,警黑合作,這種做法,警察根本對不起法律給他們使用武力的權利,根本對不起自己手上的手槍!

所以說,如果有人還是覺得罵警察後就不能找警察保護,那這人要麼沒智力,要麼沒良心,又或者兩樣皆無。

問:示威者縱火、扔燃燒彈、使用弓箭丫叉是事實。為何黃屍只會譴責警察暴力,又不譴責示威者暴力呢?這不是偏頗是什麼?

答:
一、警察擁有的是精良的殺人武器,這兩個月使用的暴力已殘害了很多香港市民,有些更造成永久殘障,亦有很多只是無辜路過的婦孺受害。警察的暴力與示威者的暴力,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二、要看這些暴力所帶來的客觀效果。示威者的暴力是要抗暴政,抗惡法。警察的暴力是要維護政權。如果這個政權是不義的,警察的暴力就是維護不義。譴責警察暴力,同時也是在譴責政權不義。譴責示威者暴力,同時也是在維護不義。「總之暴力就是錯,無差別譴責一切暴力」就是昧於此客觀事實。

三、最重要的是,高牆的暴力是實質暴力(精良武器)與制度暴力的結合。警察行使實質暴力之後,便可以躲在制度之後不用負上任何代價。在制度之外譴責他們,已是公民最基本要做的事。至於雞蛋的所謂暴力,自有高牆用制度暴力把他們輾碎,又何需你譴責呢?監察公民的,是政權,不是公民。公民要監察的,是政權,不是公民。

問:警察以武制暴,維持秩序,不是天經地義嗎?

答:
一、警察真的是以武制「暴」嗎?警方使用武力必須合乎比例。究竟抗爭者有多「暴」呢?以 6.12 為例,各種新聞片段及影片所見,6.12 的抗爭活動絕大多數以非暴力形式進行(有大量暴力的話,政府與 CCTVB 豈會不大肆宣傳?),反而警方失控的畫面卻數之不盡,甚至出動橡膠子彈與布袋彈等致命武器,朝向示威者的頭部發射。這些都是在抗爭者武力升級之前發生的。後來,警方更多次向民居發射催淚彈。所以,我們批評警察,不是批評他們使用武力,而是「濫」暴!

二、警察的武力口說用以維持秩序,但他們卻是最不守秩序的一群。在室內發射明確寫明只能在室外使用的催淚彈、多次往頭部開槍、攻擊記者醫護人員、妨礙被捕人士見律師……所以,我們不是批評警察維持秩序,而是批評他們不守秩序!

三、秩序何價?警察自以為其暴力有神聖的目的:「維持秩序」。但曾經的社會秩序迫使黑人做奴隸、送猶太人入毒氣室、禁止女人讀書,這都是當時的法紀。合法不一定合理,違法不一定違理。如果這個政權是不義的,警察的暴力就只是在助紂為虐。

四、這究竟是誰的秩序?為什麼要守這個所謂秩序,為什麼是警察有權拿著槍炮要求我們守秩序?香港不是民主社會,整個政府與警察都沒有人民授權,你憑什麼拿著槍要我們跪下?

問:警察只係打份工啫,點解要對佢地日鬧夜鬧?

答:
一、我們批評警察其中一點正正便是他們沒有打好警察這份工!警察的職責護市民,而不是按個人喜好使用武力。7.21,8.5,8.11 元朗、荃灣與北角出現暴徒時,警察究竟有沒有打好份工?

二、大量片段顯示,警察根本不是因工作需要被迫使用武力,而是主動攻擊示威者,甚至以此為樂!例如 6.12 清場後,有片段顯示警察竟然拍手大合照。這真的只是打份工的表現嗎?

三、平庸之惡。人類悲劇往往不是大奸大惡的人造成的,而是以「我打份工姐」為名而助紂為虐的人造成的。納粹士兵也「只是」在打份工,聽從上級命令去層殺猶太人。他們也不想的。但沒有這些士兵,豈有納粹悲劇?

 

好青年荼毒室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