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想繼續作惡,唯有阻止惡行被報導

2020/9/24 — 13:27

2020 年 9 月 23 日,PSHK、米報、啤梨晚報等逾 30 媒體聯署,批評警篩選傳媒違《基本法》,表明繼續採訪。

2020 年 9 月 23 日,PSHK、米報、啤梨晚報等逾 30 媒體聯署,批評警篩選傳媒違《基本法》,表明繼續採訪。

《癩子防人知生瘡》

歹心思為惡,恃權頻作非。
露械藏證件,戴罩遮畫皮。
隨時揮警棍,順手舉橙旗,
胡椒兜面噴,粗口滿天飛。
惡形兼惡相,賊眼也賊眉,
拉人且隨意,檢控甚兒戲。
為官如作賊,當差可亂嚟。
施暴無後果,示威惹官非。
卑劣是忠誠,下流方勇毅,
無恥成德行,善惡已迷離。
人民無懼畏,記者有相機。
通例唔使理,篤爆要審批,
記者要攞牌,爛仔唔使證。
但笑無証者,此舉太可鄙。
無証可發牌,無証惡晒有牌微?
是警還是匪,作惡多端亂是非?

《無証差人》

只恐眾眼認尊容,一身裝備扮威風。
記者求真須認證,無証差人任逞兇。

根據《警察通例》,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的時候必須出示委任證,這些都是清清楚楚寫明的。這個做法行之有效,警隊及政府高層多年來從來都未有推翻過這個說法,但自從去年開始,警察便自己一再自行調整這個說法。首先就是當《警察通例》根本不存在,拒絕出示委任證。後來,就說只要穿上了警察制服便無需出示委任證。再後來,有警隊的指揮官直接向在場的記者說「我話佢係警察佢哋就係警察」,把警察是否警察變得越來越幫會味了。後來,警察就索性靜悄悄的修改了《警察通例》,無需諮詢,也不理會市民的反應,總之把警察的行為變成完全沒有規範,把不正常的做法變成正常。這個過程基本上就是一個警隊專業淪落的過程。

警察有先進的武備,可以執行公權力,可以合法動用武力,他們打人可以 100 條理由,任何人只要反抗,就是襲警,權力其實十分不對等。因此,作出規範,要求警務人員出示委任證,是整個社會走向理性及文明的標誌。警務人員執行職務,必須向社會交代,也要受到社會的監察,而傳媒扮演的監督角色便十分重要。

廣告

警隊不斷違反各種的相關規定,明顯只是希望迴避投訴。近期已經不只一次,上到法庭的警察也承認識認不到自己的同袍,更何況一般市民?因此,現在去看過去一年多的投訴警察數字,根本不能作準。可能只及實際情況的千分之一,總之只是冰山一角,因為根本就是投訴無門。沒有識認,市民不知道是那一個或那些警員不守規矩,這本身已經很有問題,遲早都必須撥亂反正。

個別警員可以因此而廻避被投訴,但警隊的作為仍然看在市民眼裏,可以被攝影記者及新聞記者看見,記録,報道。就算不知道是誰,警隊整體都要為自己的集團性行為負責,香港政府也要對此作出追究,否則便是失職,而這種失職已經持續一年多了。過去很多重大的警察暴力事件都是透過在場的記者及攝影記者盡忠職守而得以暴露的。而警隊的醜行就因此留下了記錄,也公諸於世。

廣告

記者因而在各個事發現場被警察騷擾,被警察針對,警察對個別傳媒的記者一些民間記者也不斷以各種理由來留難。這些全部都看在巿民眼裏,公道自在人心,不容否認。

所謂用新聞處的清單去識別某些傳媒機構及記者才可以留在現場採訪,警察提出這個做法的動機昭然若揭。根本就是另一個迴避責任的意圖,好讓警察的胡作非為不被揭發,也是希望警察警隊所作的種種醜行,不致暴露於影像中或記者的文字記錄中。不去改善自己的行為,不去扭轉自己的錯誤,而只希望自己的行為及錯誤不被認知,不致被確認,這些就是典型的流氓作風了。作為警察也不知道堂堂正正,還算是什麼警察?

以政府新聞處用以發佈通告的清單作為確認傳媒機構的依據,這個說法相當荒謬。香港記者協會其他傳媒機構組織已經清楚指出了。政府過去在自己的新聞發布會中,也刻意去排除某些他們認為對政府不友善的傳媒,而這些做法已經說明了今天這個做法背後的動機和意念。政府心目中不友善的傳媒,當時就是那些勇於揭發真相,講真話,不只作政府宣傳喉舌,不只宣傳阿爺想法的那種傳媒了!

這種以官方確認來對記者及傳媒機構作歧視性對待,做法其實很可恥,也不符合新聞自由的原則。也說明了這個政府的觀念正在與現代文明的觀念背馳。而且,只要對社會發展的大形勢有一點點認識,便應該不會不知道,不單在香港,在全世界都有越來越多以獨立身份作報道的自由記者及個體戶式的記者;小本經營,不一定定期出稿出紙,而是對事態發展、社會事件、及對互聯網上的反應更敏銳的網媒,已經成為當下傳媒發展的一個特色,他們的重要性也越來越明顯。政府及警方現在要千方百計對排斥的也正是他們。

政府自己也知道要更廣泛利用互聯網。而互聯網、各種資訊平台及社交平台,也在不斷蓬勃發展。這正是推動了資訊及知識的流通,社會也更透明。一個具有文明視野的政府,就更加應該知道要時時刻刻依法辦事,要保證公權力的行使能夠通過公眾的驗證。資訊的需求越來越大,因而也有更多人可以不依附任何傳媒機構,以獨立身份來作新聞評論及報道。

這種發展及轉變,是資訊及知識型社會的發展特色。政府自己也知道香港要推動資訊科技的發展,相關的政策局及局長都設立了,又不時標榜要推動香港向知識型社會方向轉型。可是這個政府根本就是觀念貧乏,變成了只懂口頭上說好龍的葉公,或者只是根本無法適應現代文明的文盲。要在一個資訊社會或知識型社會蒙蔽人民,想人民只做蠢蛋,只想新世代接受洗腦,有這種想法的人,正是最愚昧,是不斷在拖社會發展後頭腿的絆腳石。在香今天的香港,這些人全部做了高官,或者做了警察!

外交部駐港公署就此發表的聲明,其實是向市民確認了政權要把大陸那一套監控新聞的做法移植到香港。那份聲明用上了文革時代的鬥爭語言和邏輯,與香港社會仍然殘存的現代文明觀念相距何止十萬八千里。所謂要「必須嚴格遵守中國和香港特區法律」簡直就是胡言亂語不知所云,可能根本已經忘記了有《基本法》這回事!香港政府有什麼法律可以限制傳媒的採訪?有那一條大陸的法例可以規定香港的新聞記者及傳媒要「自覺接受法律監督」?納入了基本法的附件未?

其實跟政權及其代理人或者警察講這些可能都再沒有什麼意義,因為所謂「接受監督」,「遵守法律」都只是想限制市民的知情權而已,不想市民知道真相,不想醜行暴露而已。現在只是講不出道理,也提不出依據,就胡亂把一些歪理堆砌及抬出來!

這正好提醒大家,必須繼續活在真實,明辨什麼傳媒才是可信,也必須繼續支持採訪自由、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及發表自由。可以想像,政權會繼續千方百計,用盡一切可卑的手段來掩飾自己的種種醜行惡行,因為現在這個政權,除了繼續作惡獻醜之外,已經再沒有其他處理問題的想像力了!但就算能夠阻止醜行惡行被報道,就可以掩飾真相嗎?就可以防止政權的惡行被揭發嗎?

在文革那個時代,還出了一個「紅色新聞兵」李振盛先生,後來還出現了大量的「揭發文學」!在今天的香港,今天的社會,每一個人其實都可以是紅色新聞兵。要防止被揭發,最佳的方法就是不要做一些需要防止被揭發的醜行惡行。靠惡、靠拋口號、靠扣政治帽子、靠提出一些子虛烏有的所謂法律,根本是不會有效的!歷史早有例證!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