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忠奸 沒有中間

2020/12/5 — 15:27

潘焯鴻(資料圖片)

潘焯鴻(資料圖片)

這星期天氣轉冷,從之前以區議員身份到監獄探訪得知的情況,由間隔設備到衣物被單,懲教處對在囚人士的保暖措施一直不足。一想到剛被判刑的周庭、之鋒和朗彥,以及未經審訊就要還押多月的 70 歲老人黎智英,還有一眾在囚的手足義人,寒風中心情更是難受。

有很多朋友都特別心疼周庭,控罪是誣告,判刑在砌詞,路人皆見極權是如何迫害這樣一個 23 歲的女子。所以在網上對於周庭不公道的評論,不少街坊也很上心。日前就有街坊拿來手機要我看,問著「這個人不是自己人嗎?為何這樣抽水?」我說:「他參選立法會,但沒有參加民主派的初選,何來是同路人呢?」那個人,叫潘焯鴻。

廣告

潘焯鴻說:「我認為周庭早應該離港讀書、豐盛人生。然後在合適時回港服務香港人。」這不是風涼話嗎?周庭今年剛在浸大畢業,本身已準備到日本北海道大學,但礙於疫情無法成行。緊接在 8 月她因國安法被捕,警方要求 20 萬元保釋金和扣起護照。請問她如何離港享受豐盛人生?

他又同時「特別指明」,說「許智峯的行為並不光明正大、沒有對自己的決定和行為承擔,根本不配用宏大理想去包裝」,同日政府兩度發聲明譴責許智峯流亡丹麥是「逃避罪責」,潘焯鴻可謂緊跟隊形。他續說:「我遇上不少現在生活艱難的年輕人,我們每一個初心想香港好的人都應該撫心自問,首先,抗爭是否要自毀?」689 在去年區選前夕,也忽然「關心」勇武抗爭的年輕人,不以「黑暴」相稱,指泛民沒有一個政客去理大救援,是泛民背棄呢勇武派呢。事實上許智峯就在暴軍圍城之際,身處理大校園之內,警方恐嚇他再不走就告他暴動,他依然不為所動。而潘焯鴻就只識講許智峯在立法會「掟屎」,卻不提有幾多次他在衝突現場,隻身擋在警暴面前,身負九項莫須有的罪責。

廣告

潘焯鴻聲言要選進立法會「打契弟」,但似乎支持民主的香港人,卻成為了他口中的「契弟」,好讓他「只打契弟,唔打大佬」。而他背後還舉着「希望聯盟」的招牌,試問在是非善惡需要作出抉擇的大時代,還想做忠奸不分的「中間派」,那是為個人升官發財的希望而契合的聯盟,還是與欺騙和妄言結成的聯盟,在義人受迫害的當下,大家可以看得清楚。

發表意見